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痞子总裁赖上来如意扣

第五十章

痞子总裁赖上来如意扣 风笔青 2028 2015-07-15 21:41:20

  说完话,海迪端起一边的茶水喝了一口,然后恍然的继续说道:“原来是这样啊,她是怕以后孙建国一家人对她纠缠不清,以她的出身来要挟她,所以她就先发制人了。也难为武艺了,摊上这样的一家人,不过她的设计才能和应变能力倒是很好,反应灵敏真是令人佩服。”

欧阳希晨惫懒的靠在椅子上,听着海迪对武艺的推崇,脸上的神情愉悦张扬,就像是夸的是他一样。海迪见不得他这样自得飞扬的嘚瑟样,撞了一下严敏的胳膊,示意他看向欧阳希晨。

严敏是一个严谨沉默的人,和海迪的性格正好相反,对海迪的动作也只是温和的笑了下 。“希晨,我昨天带着瘦子三去了刘火焰的雅丽公司,已经给了他们警告和通知,希望他们会有所收敛。”

欧阳希晨摇摇头,无所谓的说道:“这个刘火焰嚣张跋扈成不了气候,雅丽公司在他的经营下倒是越来越走下坡路了,他要是再有什么动作的话,就等着雅丽公司关门吧。”

严敏点点头赞同欧阳希晨的看法,“刘火焰不值一提,倒是他的哥哥刘重焰是个人物,鑫辉地产在他的手里倒是增值不少。刘重焰也很会做人,和刘火焰到是两个极端。”

海迪不在乎地说道:“刘重焰和咱们是井水不犯河水,没多大关系,只要不犯到咱们头上就随他去。”

欧阳希晨并没有对此发表看法,而是坐直身子看着海迪问道:“海迪,你对米兰的梦雅公司了解多少?梦雅的少东家你认识吗?”

“米兰的梦雅公司?少东家大概叫桑尼吧?怎么了?”海迪不解的问道。

欧阳希晨有点意外,本来是随口一问,没想到海迪真认识桑尼。“桑尼真个人怎么样?”

“桑尼?” 海迪在脑海里想了下桑尼这个人,也只是个模糊记忆,“对桑尼这个人还真是不熟,不过他家的公司倒是在米兰上了排名榜,尤其是桑尼的父亲既是公司的总裁又是知名设计师,在米兰可以说是一个传奇的人物。有什么事吗?你怎么突然想起问他呢?还是咱们公司想要和梦雅合作?”

“暂时还没有合作意向,不过打好关系倒是有必要,梦雅的少东家来了咱们C市,晚上我做东介绍你们认识一下,听说桑尼也是个首饰设计师,海迪你可要和他好好交流探讨一番才是。”欧阳希晨缓缓的说着,眼眸里有一闪而过的算计光芒,狡黠而快速令人不易察觉。

严敏可是个有敏锐感知力的人,对欧阳希晨的腹黑可是知至甚深,他并没有提醒海迪,只是笑着拍怕海迪的肩膀站起身说道:“我就不去凑热闹了,公司的事交给我,你们玩的尽兴些就是。”

两个人对严敏的工作狂风格早已习以为常,所以也不爱说什么客气话,等严敏走了以后海迪好奇的问欧阳希晨,“你是怎么认识桑尼的?什么时候认识的?我怎么不知道?”

欧阳希晨摇摇手指头,说道:“不是我认识桑尼而是武艺,他们不仅认识而且还很要好,早上是我和武艺接的桑尼。”

“是吗?她怎么和桑尼认识的?”海迪疑惑的问道。

“武艺在米兰上过三年的服装设计,梦雅公司不是开着家服装设计培训学院吗?武艺就是在梦雅学习的服装设计。”

海迪想了一下思索着说道:“照你这样的说法武艺应该留在梦雅公司吧?毕竟她的设计天赋还很有塑造性,梦雅也应该尽力挽留而是不会把她拒之门外吧?”

是啊!如果不是事出意外的话,现在的武艺应该已经是米兰的著名服装设计师了。世事难料,如果是那样的话他也就不会认识武艺了,这还真是冥冥中自有定数,欧阳希晨侥幸的想着。

“武艺在梦雅学院学习服装设计将近三年的时候,她的妈妈在C市出了车祸,她不得已才中途退学又回来了。等她妈妈的事告一段落以后,武艺也没有选择回去米兰继续学习,而是开了一家手工制艺的小店。”不过,是金子总会发光的,现在的武艺已经崭露锋芒了,欧阳希晨相信武艺会在服装界占一席之地的。

海迪惋惜的叹口气,感叹的说道:“武艺还真是不容易,命运对她的历练应该够多了吧,说到这我都有些佩服她了,她的生活态度一直是不屈不挠,坚强挺拔,这样的人想不成功都难。”

欧阳希晨没有说话而是想起武艺的生活态度来,就像是海迪说的一样,她还真是坚强的让人佩服,不管生活给予了她什么,她都是勇敢的接受,坚强的面对,凭着一颗坚忍的心一路走到现在。

欧阳希晨相信这只是武艺的开始,前面的路会越来越宽,她一定会走向成功。

成功总是比较青睐勇敢坚韧的人,而武艺就是这样的人。

* * * * * *

夏日的夜晚降临,凉风清爽宜人,华灯初夏,总会看见三三两两的人们漫步在林荫小道上,静郁而舒爽。

皇朝酒吧里面的喧闹和外面的静郁形成鲜明地对比,武艺一走进酒吧大厅就对这热闹有一股不舒服的感觉,让她不自禁的蹙起眉头,不过看身边的桑尼很有兴致的样子,就只是笑了下并没有说话,毕竟今天桑尼才是主角,他们只是陪客而已。

一直注意着武艺的欧阳希晨看出了她的不舒服,紧张地问道:“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武艺摇摇头,“没有,挺好的,只是这里太热闹了些。”

“这也没办法,桑尼想要来这里,咱们总的满足他的要求吧。”欧阳希晨不着声色的抹黑桑尼。

“希晨,你倒好,把我们早早地叫来了这里,你却迟到了,这一会儿得罚你酒。”海迪走到欧阳希晨面前捶了他一下子,夸张的说道。

“这可不赖我,我和武艺很早就去接的桑尼,谁知路上塞车,这不就来晚了。”欧阳希晨摊开手无奈的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