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痞子总裁赖上来如意扣

第四十三章

痞子总裁赖上来如意扣 风笔青 2041 2015-02-09 16:29:50

  欧阳希晨发觉武艺看得他出神,不禁莞尔,笑着问道:“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很好看?”武艺正看的出神,欧阳希晨的话让她乱了心神,说出的话也语无论次。

“是很好看,、、、不是、、、我哪有看你,你不要乱说话。”武艺说出的话有点强词夺理的味道,因被说中心事脸上红晕又起,懊恼又慌乱的转脸看向车外的雨景。

欧阳希晨笑出声来,武艺一直都是冷静淡然的,即使在大众场合面对孙俪的挑衅神情也没有多大变化,像这样的话不成句还从来没有过,这说明武艺的心乱了,面对他的感情她心里也有了波动。

车开到了小区的停车场,欧阳希晨看着神游天外的武艺,喊了声:“武艺”

武艺回过神来看向欧阳希晨,他的眸子里映出她的面容“怎么了?”

欧阳希晨的神情非常认真,看着武艺姣好的容颜,慢慢的郑重的说道:“武艺,我爱你。”

这么神圣的三个字从欧阳希晨的嘴里突然的说出来,声音带着磁性就像是有魔力一样,让武艺的神情有瞬间的恍惚,她不敢看他深情宠溺的眼神,车里一片寂静,静的武艺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她的脑海里一片混乱,身体里有两个小人在做争论,一个高兴的叫嚣着答应他,他将是你一辈子的依靠。一个却在强烈地反驳,这种事还是要慎重的好,这是一辈子的大事,千万要想清楚。

武艺想到了逃避,车里的空气让她紧张,她下意识地想要打开车门出去。

欧阳希晨一直专注的注视着武艺的表情,看出了她内心里的挣扎,发现了她想要逃避的举动,出手拦住了她的动作。

拨感无奈的说道:“等一下,外面还在下雨,我的后背箱里有雨伞,我去拿伞过来再走,行吗?”

武艺点点头,欧阳希晨打开车门出去了。

在电梯里,武艺看着半边身子都淋湿的欧阳希晨,再看看一身清爽的自己,皱眉说道:“其实你不用这样的,你的衣服都淋湿了。”

欧阳希晨明白武艺的意思,这样对她好会让她心里有负担,真是一个固执又感情吝啬的人,既不想接受别人的感情,又不愿投入自己的感情,这个难缠又磨人的丫头,还真是让他头疼……

在义捐慈善会场上,武艺和欧阳希晨两个人走了以后,看热闹的人们也都散开了,珠宝首饰展示会也将要开始了,都各自去自己的座位上等待。

程昱本来还想要把武艺介绍给他妈认识,谁知道还没有走近武艺他们,就看见了刚才的一幕。他也调查过武艺,知道她小时候过得不如意,却没有想到是这样的艰难。

一个才几岁的小女孩被一关几天不说,还被送到过孤儿院里,这样的生活不知她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光想想就让他觉得心痛难受。那是她的亲生母亲吗?就连后妈也不会这样的吧?

等等,后妈?想到武艺和妈妈相似的容颜,还有他对武艺莫名的亲近感,他的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他看向身边的妈妈,小心地问道:“妈,你觉得那个叫武艺的女孩儿怎么样?”

闵雅看着儿子认真小心的神情,不由得蹙起眉头,他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就是太深沉了些,整天板着个脸。也是,他一直把妹妹的丢失当成他的过失,直到现在还在寻找,只要有一点线索就不放过,只是希望有多大失望就会有多深。

这才养成他这样深沉寡言的性格,对终身大事也不热衷,还扬言不找到妹妹就不找女朋友。现在却对这个武艺这么热衷,她已经不止一次的从儿子的口中听到这个名字了,这意味着什么她最清楚了,看来有必要和儿子好好谈谈了。

闵雅没有回答儿子的问题,看向刚才武艺他们坐的地方,对儿子说道:“咱们到那边坐下说吧。”

“好”程昱回道。

服务员早已把这里收拾干净,人们也都去了首饰展示会厅,现在这里很清静,很适合谈话。

闵雅坐下后,想到那个叫武艺的女孩儿坚韧倔强的样子,慢慢的说道:“武艺很好,尽管生活对她并不青睐,但她还是很坚强乐观,妈虽然没有和她接触过,也很喜欢这样的女孩子,因为她值得让人疼惜,爱护。”

语毕,闵雅看向儿子认真的说:“但她不适合你,你一定看出来了,希晨对武艺的感情,他是认真的,你也知道希晨的性格,他是那种只要认定就不会放手的人。你要是有这心思就赶紧收回来,不说到时候两家的关系就会破裂,就是你和希晨的关系也很难维持。”

程昱讶然,他妈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程昱笑着说道:“妈,你误会了,我对武艺没有那样的想法,我只是想问你,有没有觉得她很熟悉,想要亲近,就像是对亲人的那种?”

“是啊,很熟悉,刚才一见到她,就觉得亲近一点也不感到陌生……”话还没有说完,恍然得问:“你这话什么意思?为什么这么说?”

“妈,从我第一次见到武艺就有那种熟悉的感觉,觉得她就是我丢失妹妹。”

“怎么可能?她有爸妈的?她……”闵雅说到这里顿时哑然,有那样对待孩子的爸妈吗?就连一个外人都不如吧?

闵雅抓紧儿子的手,紧张地问道:“你是说他是你妹妹?你、、、有什么、、证据、、吗?”说出的话都带着颤音,紧盯着儿子的眼睛,希望得到肯定的答复。

闵雅的手紧握着儿子的手腕,由于神情过度紧张,手指甲都陷入程昱的肉里。

程昱对于手腕上穿来的疼痛并不在意,而是母亲的过度紧张让他蹙起眉头,看来母亲对妹妹的丢失并不像她说的那样不介怀,而是放在了心里怕他难过而已。

程昱现在有点后悔再还没有任何依据的情况下,仅凭自己的感觉就把这事告诉母亲,没有人比他还明白那种失望的滋味,极大的落差感会让人很难接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