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痞子总裁赖上来如意扣

第三十章

痞子总裁赖上来如意扣 风笔青 2029 2015-01-19 15:29:35

  欧阳希晨想起刚才院长说的话,武艺在孤儿院里一直都是笑眯眯的,从没有见她哭过。别的孩子都是哭着进孤儿院笑着被人接出去,武艺则正好相反,她被她妈妈接回去的时候,非常不情愿,她还私下找院长问她可不可以留在孤儿院。

院长看出这孩子不想回去,可她只是一个孤儿院的院长,武艺的监护权是她的妈妈,她对武艺也是有心无力啊!这孩子许是看出她的无奈,默然的接受事实安静的跟着她妈妈走了。

院长还说有一次武艺才来孤儿院的时候,她不小心看到武艺身上的青紫,问她是怎么弄的,她只是轻淡的说自己不小心碰的。

欧阳希晨想起院长说起此事时的愤怒,武艺身上的青紫哪儿是碰的,分明就是用手掐的。他当时的震惊更甚院长,甚至在心里闪过一个念头,武翘是她的亲生妈妈吗?如果是为何会如此对待武艺?就算是领养的也不会这样吧?

他的愤怒无处发泄,替武艺心痛,替武艺打抱不平,他当时的内心就像是万马奔腾,想要宣泄,想要见到武艺,想要安抚她、、、、、、

现在他远远的看着她,她巧笑嫣然的和孩子们一起说笑着,她没有怨恨,没有不满,她只是努力坚韧的快乐生活着。

当一个人的内心足够强大的时候,任何困苦和磨难都会在它面前退缩,无所遁形。

欧阳希晨在见到武艺的时候,他的心里就已经平静下来,这样的她过得很快乐,很满足,这样就足够了,武艺过去的人生他没有参与,现在和将来他一定会和武艺共同面对,让她幸福。

武艺和欧阳希晨走在孤儿院后面的小道上,旁边是孤儿院里种的各种菜,长势很好枝叶泛绿茂盛。武艺从菜地里摘了两根黄瓜,递了一根给欧阳希晨,然后她用手帕把黄瓜上的刺摩擦干净,就这样吃了起来。

欧阳希晨依样学样的把黄瓜擦干净也吃了起来,还别说清脆爽口很好吃,比他吃过的人和水果都好吃。“你对这里很熟悉,也很亲切。”欧阳希晨说道。

“是啊,这里很好人多又热闹,院长也很好待人很亲切。”武艺边走边说。

“你很喜欢小孩子,那个叫嘟嘟的的小男孩有几岁?”

“有三岁多吧?他是半夜被放到孤儿院门口的,当孤儿院里的员工把他抱回来的时候,他的嘴唇都是青紫的,送到医院检查说是有先天性的心脏病,要精心照顾调理才会长大。”武艺缓缓的说着,神情有些微的嘲讽。

欧阳希晨蹙起眉头,看着武艺担忧的问:“嘟嘟现在呢?他的身体怎么样?有治好的可能吗?”

武艺摇摇头,“他现在很好,只要不做过激的运动他就没事,嘟嘟很听话也很乖巧,孤儿院里的人都喜欢他。他的身体要长大才能承受做手术的风险,现在只能这样。”

欧阳希晨握住武艺的手,希望以此来给她力量,安抚道:“你别担心,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嘟嘟一定会没事的。”

武艺笑了笑说:“我没事,其实我到觉得嘟嘟是幸运的 ,他的妈妈或许有苦衷也说不定,要不然不会把他放在孤儿院的门口。在孤儿院里他生活的很快乐,孤儿院里的人都很爱他,喜欢他,在这样一个大家庭里他不会孤单,也不会觉得自己是被抛弃的。”

武艺在孤儿院里呆了一天,和孩子们玩乐,和他们一起干活,还教他们学编织东西,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武艺他们要走的时候,孩子们都依依不舍,尤其是嘟嘟抱着武艺不撒手。

在武艺和嘟嘟说好下次来的时间后,又许诺给他带好些东西才勉强放手。坐在回去的车里,肖瑶见武艺情绪有点低落,便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你别这样,等下个礼拜天我们再来就是了,反正离得又不远随时都可以来看嘟嘟。”

“我没事,只是不舍的嘟嘟罢了,有时我在想我还是比较适合在孤儿院工作,那里热闹氛围又好,在那里也不错,可以天天和嘟嘟在一起。”

“那可不行,你的设计师才能不就被埋没了,你还是这样好,想他们了就去孤儿院看看,我有空的话也可以陪你去,这样多好。”

武艺听了肖瑶的话后笑了,”我只是说说而已,再说我就算在孤儿院工作也可以做设计师,这两项又不矛盾,你这么急干什么?”

“没什么,你去孤儿院那离我不就远了,哪有这样方便,而且还可以随时吃到你做的美食。”肖瑶姐妹好的说着,一点也不见外。

说完又想起一事,问道:“武艺,听我哥说你要参加这次的义捐活动,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这还有假。”

肖瑶高兴地一拍手,说道:“太好了,你早该这样,做事哪有你这样低调的,明明有设计才华却低调的不让人知道,要我说就该高调做事,愤然崛起,让孙俪一家人不敢再小瞧你,把他们狠狠的踩在脚底下。”

武艺好笑的按住了肖瑶手舞足蹈的手,“低调有低调的好处,高调有高调的麻烦,你这么高兴干什么?”

肖瑶说道:“我就是看不惯孙俪一家人势利面孔,时不时的来找你麻烦,还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要是你在义捐慈善会上露脸的话,不知道他们一家人会是什么表情?可不要吃太难看了。”

武艺悠悠的说道:“那样的话,他们只会变本加厉的缠着我,来败坏我的名声找我的麻烦,不管怎样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到时再随机应变吧。”

“不会的”欧阳希晨突然的说了话。

“什么?”肖瑶。

“你说什么?”武艺。

欧阳希晨肯定地说:“我是说孙建国他们一家人在不敢找你的麻烦,你放心好了。”

武艺看着欧阳希晨问:“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欧阳希晨坦荡的说道:“也没做什么,只是给了他们一个警告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