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痞子总裁赖上来如意扣

第二十八章

痞子总裁赖上来如意扣 风笔青 2022 2015-01-15 15:22:18

  三个人的目标达成一致,由欧阳希晨开车往阳光孤儿院出发。

在车里肖瑶兴奋地和武艺说着话,“武艺,我这次给他们带了好多的零食还有玩具,小优看到了一定会很高兴,还有小欢和乐乐,我都想他们了,也不知道他们想不想我?”

“他们都很想你呢,我上次去的时候他们还要我代他们向你问好呢,还说要谢谢你送给他们的东西。”

肖瑶撇撇嘴,不满的说道:“什么话,他们这是区别对待,分明就是把你当做自己人,把我看做是客人,这帮小鬼看我见到他们不给他们教训。”

武艺笑着没说话,肖瑶很喜欢孤儿院里的孩子们,每次去都会和孩子们玩到一块儿,小优他们也喜欢肖瑶。肖瑶大方好动人又活泼,只要她去了孤儿院,那里就会笑声一片。

只是肖瑶的工作不稳定,她是一名新闻记者,常常跟着新闻出任务,有一次在外面呆了一个多月,手机信号不是太好,有时都联系不上她,家里急得不行,回来后非逼着她换工作,免得家里跟着她担心。最后还是拗不过肖瑶对工作的热情,还有她对自己有身手的信心,家里只好妥协,也包括她的大哥肖季东,这个一向对妹子爱护有加的好大哥,在肖瑶对他威逼利诱甚至还许诺要帮着他追武艺的情况下,他才同意了她继续这份工作。

欧阳希晨一边开着车,一边留心着后面坐着的两个人的谈话。肖瑶话多灵活,武艺恬静安然,一般都是肖瑶再说,武艺只是温柔的倾听,只要时不时的给与回应,两个人的谈话就不会中断,还会让人觉得温馨和谐,其乐无比。

他怎么有种自己被忽略的感觉呢?这个认知让欧阳希晨出声打断了她俩的谈话,“你们两个经常去阳光孤儿院吗?”

“当然,不过是武艺经常去,我就只是偶尔去一下啦,和武艺的爱心是不能比的。”肖瑶的最大优点就是待人坦率真诚,毫不矫揉造作,和她相处会让人觉得心里舒服,这也是武艺会和她成为好朋友的原因。

一路上说着话很快就到了阳光孤儿院,汽车在孤儿院的门口停了下来,武艺和肖瑶都拿着各自的大背包从车里下来。

武艺抬头看向大门上题着阳关孤儿院的金色牌匾,还是和小时候一样,这几个字还是一路既往的让她觉得安心温暖。是的温暖,她在这家孤儿院里享受到了家的温暖,这里有人陪伴,有人玩耍,她不再是一个人孤零零的被关在家里,独自生活。

在她不只是七岁还是六岁的时候,被她的妈妈武翘领着来到这家孤儿院,说她有事要忙让她在这里住一段日子,说她忙完后就来接她回去,把她拜托给院长后就匆匆走人了。

在孤儿院里,她觉得生活得很好,院长经常用一种疼惜怜悯的神情看着她,对她也特别优待关照,其实不用这样,她在孤儿院的生活是真的开心。

她的妈妈武翘染上了赌瘾,经常夜不归宿,甚至有时三四天不着家,她一个人在家里也会害怕,会恐惧,会哭、、、、、、只是后来就变成了习惯,变得坚强,变得坚韧,变得不再流眼泪。

眼泪是软弱的象征,它会让不在意你的人嘲笑,会让在意你的人心疼。

欧阳希晨从车上下来,见武艺看着阳光孤儿院的牌匾有点失神,整个人笼罩着淡淡的哀伤,神情里却还带着微微的笑意,这样的武艺让他觉得心疼,心脏就像是被人敲击了一样,狠狠的揪在一起,心疼的无以复加。

他上前把武艺手里的包拿在自己的手里,牵起她的手往里走:“走吧,来了不往里走在门口站着干什么,我可是初次来孤儿院,一会儿你可要负责给我介绍小朋友们认识。”

“好啊”武艺应了声就随着欧阳希晨往里走去。

“喂,还有我呢。”肖瑶赶紧跟上走在武艺的旁边,一边还不忘跟欧阳希晨斗嘴:“欧阳大总裁,你也太没有君子风度了吧?我好歹也是一名美女,你怎么就不帮我拿包呢?”

“就你?听程昱说你在出任务时可是比他的手下还彪悍,一个包在你的手里还不是小意思。”

“你听程局说的?他是怎么说我的?说来听听。”肖瑶一下子转到欧阳希晨的身边,兴趣十足的问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再说告诉你对我有什么好处?”

“你是欧阳大总裁没错吧?你怎么和女孩子计较呢?太不男人了吧?”

……

“院长,这是给你做的南瓜饼,知道你爱吃这个,就给你做了些。”武艺从包里拿出自己晚上做的南瓜饼,放到桌上。

院长有五十多岁,戴着一副眼镜,非常和善利落的一个人,对孤儿院里的孩子们很好,孤儿院里的孩子们都叫她院长妈妈。

“小艺,你每次来还给我带东西,下次可不要这样了,把你自己照顾好就是对我最好的礼物了,你看你都瘦了,女孩子吃饭时就要多吃点,这样才健康,可不要光顾着美就不吃东西。”院长拉着武艺的手关心的说着话,就像是对自己的孩子一样。

她也是真心疼爱武艺,这个孩子才来的时候,没有对妈妈离开的哭闹不舍,她只是安然的接受着这个事实,在孤儿院里每天都笑吟吟的,和孩子们相处的也好,有时还会照顾比她小的孩子,在孤儿院里听话,认真,开心的生活着。

这让院长对她更为照顾,武艺的听话让她心疼,武艺的笑让她心酸。她明明有爸爸妈妈,却被时不时的丢在孤儿院里任其生活,而武艺也接受这个现实,并且接受的还很高兴。

“院长?院长……”

武艺的喊声让院长回过神来,“哎,武艺,怎么了?”

“没什么,院长,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还是孤儿院里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有事你一定要和我说,不然我会担心的,院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