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痞子总裁赖上来如意扣

第八章

痞子总裁赖上来如意扣 风笔青 2036 2015-01-02 20:38:03

  生活里有一个知心朋友会能让人忘掉烦恼,比如瑶瑶,她就是武艺的开心果。

两个人又在包间里坐了一会,肖瑶便拉着武艺来到外面的大厅里。这时大厅里正在跳钢管舞,跳舞的女子穿得低胸露背,跳得正起劲,音乐此时正是劲爆时,台下的人们有的也跟着疯狂起来,跳着,喊着,热闹非凡,喧嚣不已。

武艺对这样的热闹非常反感,她本来就不喜欢这样的地方,甚至很少来,要不是瑶瑶的再三催促,她此刻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武艺不耐的蹙起眉头,对着肖瑶说道:“瑶瑶,要不你在这在玩会儿?我就先回去了。”

肖瑶伸手挽住武艺的胳膊,“这可不行,要走一起走,再玩会吧,我哥可是说了要来接我的,顺便再送你回家。”

“那好吧”她向来对瑶瑶的要求无法拒绝“不过,只一会儿,要不然我就走了。”

“好好好,听你的,这样总行了吧?咱们去那边坐吧?再叫点喝的。”

武艺松开瑶瑶的手,“你先去吧,我去下洗手间。”

“好,我在那边等你。”

“嗯”

武艺转身往洗手间走去。

从洗手间出来往大厅里走时,碰到了孙俪,也就是孙建国的女儿,武艺打算擦身而过,谁知对方却不放过她。

“这不是武艺吗?你来这里可是稀客,就是不知道你在这酒吧看上了谁?或者说已经找好了金主?我好心奉劝你一句,可别学你那当小三的妈一样,最后落得早死的下场。”尖酸刻薄的话语与孙俪此时的打扮毫不相衬。

武艺对她的话置若罔闻继续往前走,胳膊却被孙俪拽住了,“怎么?心虚了?还是怕别人知道你是私生女?有一个做小三的妈。”

武艺把孙俪的手拿开举起来,看着她卑夷的说道:“你也就会逞这点口舌之快,希望你下次见到我的时候能来点实质性的伤害,这样也许我会看得起你。”

说完话,把她的手放开,转身就走。

孙俪被武艺攥着的手腕疼得厉害,又被她一下了甩开,不由得气急攻心,对着武艺的后背就猛推了下。

武艺不妨她会在后面动手脚,差一点没摔倒在地上,可还是趔趄了几步扶住一边的石柱子才站稳身形,尽管这样手上还是被摩擦的起了皮,还隐隐的有血迹透出来。

她对着孙俪一步步的走去,唇角却勾起嘲讽的笑,“这就是你的本事?太小儿科了,要不要我来教教你,比如,让她倾家荡产,让她一辈子看人眼色过日子,或者,让她死。”

虽然这些话武艺是笑着说的,音调柔和轻缓,却让孙俪莫名的恐惧,她随着武艺脚步的跟进,不由自主的后退着,口里慌乱的说着:“你要、、干什么、、、?就你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人,我还怕你、、不成,就凭你?”

“是呢,就凭我,所以不要再来招惹我,要是我失去理智的话,我都不知道自己会怎么做。”

“说大话也得有本事不是?就你,想要你死,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这话出自孙俪的口,武艺一点也不意外,孙俪在家里的娇惯程度武艺也有所耳闻。

“是吗?原来死就这么简单,啊,对了、、、、、、”武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

“武艺,你怎么这么慢?我担心你就过来看看。”欧阳希晨悠闲的从拐角漫步走来,一身米色的休闲装看起来随意自然,淡淡的微笑却痞性十足,边说着话边对着武艺走过来,神情温润如玉,眸光宠溺关怀,仿佛眼里心里只有她一人。

走到武艺的面前,牵起她的手,温柔的问:“好了没有?是不是可以走了?”说完话,就像是才看到孙俪一样,“她是谁?你的朋友吗?”

武艺抽回手,神情平淡,“不是,一个无关的路人而已。”

欧阳希晨忽视武艺的排斥,又伸手握住她的手,手上的力道不容武艺拒绝,耐心温柔地说道:“即是路人不要理她就是了,咱们走吧,他们都等着你呢。”

“等一下,我和她的话还没说完呢。”武艺使劲抽回自己的手,回转身盯着孙俪,一字一句的说道:“关于死的话题,是不是就像是我妈的车祸一样,无声无息,查无证据,嗯?”

孙俪惊惧非常,又心理慌乱,“武艺,你胡说什么?不要以为你有了靠山就胡言乱语,要是他知道你是个私生女还有个不堪的妈当小三、、、、、、”

“闭嘴,武艺是我的女朋友,信不信你再说一句武艺的是非,我就掐断你的脖子?”欧阳希晨身体里隐藏的暴力因子被孙俪口无遮拦的话牵引出来,他这火发得有点莫名其妙,武艺也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待反应过来忙把欧阳希晨的手掰开。

“你不要这么粗暴,我的事让我自己解决,不好吗?”武艺放下欧阳希晨的手,看着他问道,眼神里的倔强祈求让欧阳希晨恼怒的心瞬间柔软下来。

他把武艺一缕散落下来的头发轻柔的掖在耳后,再看了下她受伤的手,眼神一暗温柔地说道:“好吧,我等你,记得,不要在让自己受伤。”

武艺点点头,回头直视着孙俪笑着说道:“我武艺从不需要靠山,依靠自己才会理直气壮,你还有你的家人不要再来招惹我,要不然就试试看,谁倒霉还不一定呢。”

武艺的这份自负和骄傲让欧阳希晨暗中鼓掌,那是他从没见过的,就像是开在白雪中的梅,孤傲清冷,令人心动。她微笑起来嘴角上翘,眼里星光璀璨,让他炫目。

武艺说完话转身就走,欧阳希晨赶紧跟上去,贴近她身边小声说道:“死丫头,我好歹也帮了你一把,连声谢谢都没有,看来咱俩是彼此彼此。”

武艺看了欧阳希晨一眼,摇摇头,“我和你不一样,你是不需要帮助,我是不想要帮助。”

“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

地位的悬殊,身份的差别,会遭受到区别对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