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痞子总裁赖上来如意扣

第十章

痞子总裁赖上来如意扣 风笔青 2049 2015-01-02 20:38:03

  是呀,自己哪来的无名火,而且还发的莫名其妙,欧阳希晨虽说行为嚣张霸道了点,但对自己还挺友好的,武艺压下自己莫名的情绪,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我刚才有点失态,谢谢你的关心,送就不必了,前面就是站牌,我先走了。”

欧阳希晨并没有松开握着武艺的手,双目炯炯的看着她,“你就这样排斥朋友的关心?拒绝朋友的帮助?为什么不坦然接受呢?”

是啊,为什么呢?

接受帮助会让人产生依赖,有依赖就会想要依靠。

她只是习惯了一个人,一个人生活,一个人面对,面对所有的事。这种朋友以外的关心让她无所适从,让她不知该如何应对。

欧阳希晨见武艺沉默下来,神情有点无措,或者应该说是深思,他却感觉到她神情里有一丝淡淡的忧伤。

欧阳希晨握着武艺的手来到车门前,让她先坐在里面,自己再坐上去关上车门,示意司机开车。

见司机并没有动作,不由得蹙起眉头沉静的说道:“开车。”

司机回过神来,“额、、、好。”这是他的总裁没错吧?刚才总裁的表情太让人惊粟了,让他不敢置信。总裁对女人一向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少有别的表情,对这个武艺却是温柔和熙,小心呵护。对,就是小心呵护,感觉就像是捧在手心里的珠宝一样,看来总裁是对这个武艺动心了,这可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要不要把这件事报告给太太知道呢?太太可是对这个总裁儿子的婚事操碎了心。

不管司机如何的纠结,汽车照常的向前行驶,欧阳希晨看着已经恢复神情的武艺,关心的问:“你的手没事吗?真的不用上医院?”

武艺微微一笑,“小伤而已,家里有药,谢谢你。”

欧阳希晨微皱眉头,对武艺的客气疏离无奈,“到哪儿?

武艺抬头疑惑的看向欧阳希晨,问道:”什么?”

欧阳希晨懒散的靠向后背,说话随意,“我说,送你回家,你总的告诉我你家在哪儿吧?”

“丽北路,丽北小区。”

“听到了吧?阿志。”欧阳希晨问。

“听到了,总裁。”

司机的大声回答让武艺吓了一跳,她看向欧阳希晨,奇怪这个司机的大声。

欧阳希晨瞪了阿志一眼,对武艺解释:“他叫阿志,以前当过兵,所以说话习惯了大声。”

武艺点点头没有说话,转头看向车窗外的夜景,照明的路灯被一点点的晃过,就像是走马灯似得,闪亮而耀眼,让人心生憧憬向往,觉得后面还有更美好的景致在等着你,想要一直走下去。

到了小区门口,武艺从车上下来,看着走过来的欧阳希晨,“谢谢你,”

欧阳希晨把手伸出来,“你的手机拿出来。”

“拿手机干什么?”武艺口里问着话还是把手机拿了出来。

欧阳希晨拿过武艺手里的手机,把自己的号码拨了出去,等自己的手机响了以后,又把手机还给武艺。

武艺气的直瞪欧阳希晨“你这人怎么这样?太嚣张了,这是我的手机。”说着话,就要把他的号码删除。

欧阳希晨摁住她的手“一个号码而已,你这么着急删除干什么?”

武艺不理睬他,继续摁着手里的手机。

欧阳希晨挑挑眉,挑衅道:“你怕我?”

“我为什么要怕你?”

“我有车有房,有财有貌,你怕和我接触多了会爱上我,是不是?”

欧阳希晨看着武艺,双目璀璨而幽深。

听到他的话后,武艺的嘴角翘了起来,紧接着延伸到双眼,就连双眸都带上了笑意,整个人看起来神情飞扬,光彩耀人。

武艺笑着真诚的道谢:“谢谢你。”

看到武艺飞扬的笑容,欧阳希晨放松了神情,“可算是笑了,也不枉我自夸一回,不过说真的,我的条件不差,作为交往对象,你不妨考虑一下。”

“作为朋友呢,倒是可以相交,交往对象就免了。”武艺挥挥手,往小区里走去。

“为什么?”欧阳希晨在后面大声地问。

“因为我是独身主义者。”

回到别墅里,欧阳希晨下车前对阿志吩咐:“让强子查一下武艺,越详细越好,记得不要让武艺知道,明天中午给我消息。”

强子是退伍军人,是他培养的暗门的头,黑白两道通吃,像这种查消息的事对强子来说是小菜一碟。

洗过澡后,欧阳希晨反常的没有看公司的报告,而是来到卧室躺在床上,想起武艺。她对自己受伤的手的不在乎,对奚落她那些话的无视,说出妈妈出车祸时的平淡,面对关心她的人的疏离。

到底是什么样的成长经历造就她这样的性格?待人清爽阳光,对接近她的人又平淡疏离,就像是一个蚕蛹一样,把自己紧紧的包裹在里面,谨防外界的伤害,或者说怕自己受到伤害?

手机铃声在这时响了起来,欧阳希晨拿起手机一看,是程昱的号码,“这时候打来有事吗?”

“没事,看你回来没有?”

欧阳希晨坐起身来,“你少来,我还不知道你,说吧,是什么事?”

对方沉默了一会,“那个武艺,你是认真的吗?”

欧阳希晨站起身,来回走动着惊奇地问:“你什么意思,你不觉得你这话有点反常吗?”

“你看到她有没有觉得她很面熟?”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程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里夹着香烟,沉思的说道:“我今天一见到武艺就觉得她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直到回来我才恍然,她长得像我妈妈,她的眉眼,还有嘴巴,尤其是眼睛,特别像,你不觉得吗?”

“我看你寻找你妹妹寻的魔怔了吧?一个才出生的婴孩儿,长大后会是什么样谁知道呢。再说都二十多年了,你还不想放弃找她吗?你当时也才几岁,就算有错这二十多年的寻找也够了,不要再让她影响你的生活。”欧阳希晨不忍的劝解着程昱。

一个失误,导致他活在愧疚自责里,到底是谁的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