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痞子总裁赖上来如意扣

第五章

痞子总裁赖上来如意扣 风笔青 2028 2015-01-02 20:38:02

  这点心有这么好吃吗?他怎么不知道。随手招来一个服务员,手指着靠窗的那桌,让服务员上一桌和那边一样的东西。

服务员神情恭敬的把黑咖啡和点心放好,低头问道:“老板,还有吩咐吗?”原来欧阳希晨是这间咖啡屋的老板。

欧阳希晨并没有搭腔,挥挥手叫服务员下去了。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并没有加糖的咖啡苦的要命,这么苦的咖啡她怎么喝得下去?别看欧阳希晨开着这间咖啡屋,咖啡并不是他的爱好,喝茶才是他的习惯,这里只是一个令他放松自己的地方而已。

看了对面一眼,只见对方神情悠然的喝着咖啡吃着点心,一脸的轻松舒适。

就这样武艺自在悠闲的的品着咖啡,欣赏着外面的喧嚣,殊不知这样的她也成了有心人眼里一道独特的靓丽风景。

突然而来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惬意,拿起手机一看是瑶瑶的打来的,摁下接听键去,“瑶瑶,这个时间打电话来给我,该不会是请我吃饭吧?”

“武艺,咱俩还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我还没吃饭呢,过来陪我吃个饭吧,我快饿死了。”

“拜托,你看现在都几点了?还没吃饭?要是让你的父母大人和你亲爱的哥哥知道了还不心疼死,你赶紧找个地吃饭吧,我就不过去陪你了,我今天有任务。”

“任务?什么任务?就你那懒散的样子还能有什么任务?说出来让我给你参谋参谋。”

“孙建国给我介绍了个对象,在今天相亲。”

“现在?”光听声音武艺就能想像到瑶瑶诧异的表情。

“对,就是现在,而且听孙建国的语气对方的条件还不错。”武艺的语气松散平缓,就像是当事人不是她一样,她只是在客观的叙述一件事。

“你在哪里?我过去陪你、、、、、、”

在电话里听见瑶瑶翻找车钥匙的声音,武艺忙阻止她,“瑶瑶,你别急,先听我说,你先去吃个饭填饱肚子,我这没事,不就是相个亲吗?怎么你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我能不急嘛?我替我哥着急,我哥这个人就是太君子了。还有那个孙建国,怎么就一直阴魂不散呢,太招人烦了。”

“瑶瑶,话题可扯远了,我相亲关你哥什么事?你不要胡说,赶紧吃饭吧,我挂了。”

“武艺你别挂,我话还没说完呢,我只是替你生气,替你不值罢了,你怎么就有那么一个自私自利,唯利是图的父亲呢 ?还整天想利用你替他谋取利益。”有孙建国这样的一个父亲真是武艺的不幸,就像是武艺说的那样,现在的她只是一个打工人员就被孙建国无所不用其极的拿来利用,要是知道武艺有服装设计才能还不被扒层皮?肖瑶想到这些就替武艺抱不平,感到愤恨,这也是武艺不愿让人知道她是设计师的原因吧?

“父亲?他配吗?瑶瑶,你就安心的吃饭吧,凡是和孙建国沾边的人,不管他是多优秀的一个大好青年,我都和他绝缘,我可不想平白的替他谋取利益、、、、、、”

武艺正说着话,感到有一道身影挡在自己面前,抬头打量一眼,对方冲她礼貌又不失温和的一笑。

“武艺?武艺?怎么不说话了?”手机那头传来瑶瑶焦急的声音。

武艺用手捂着手机小声的说道:“瑶瑶,可能是正主来了,我挂电话了,回头联系。”

武艺放下手机站起身来,“不好意思,刚才在和朋友通电话,请问你是?”

李子仪的嘴角勾起微笑,她还真是让人意外,口里说着不好意思,神情却是理所当然又无辜的样子,忍不住调侃道:“你是武艺吧?我就是你说的那个正主,李子仪。”看着桌上吃的所剩不多的东西,“看样子好像是我来晚了?”

很有意思的一个人,武艺露出微笑,“不晚,时间刚刚好,我无所事事所以就在这打发时间了,请坐。”

“请问,你、、、、、、?”武艺。

“请问,你、、、、、、?”李子仪。

相同的话语让两个人相视一笑,李子仪伸出手做出请的手势,笑着说道:”女士优先,你先说。”

武艺笑笑,“我是想问,你要喝什么咖啡?”

李子仪笑着说道:“拿铁,你呢?”

“黑咖啡,谢谢。”

“你刚才已经喝了一杯了吧?”李子仪眉头微皱“咖啡喝多了不好,来杯奶茶怎么样?”这样一个细心体贴的让人,显示出他良好的君子风度。

“好”武艺随意的说道。

李子仪手里搅动着才送上来的咖啡,眼神打量着武艺,她的笑容亲和舒适,给人的感觉却是要拒人千里之外。

“你在敷衍我?”看似问话实则是肯定句。

武艺抬头好奇的问道:“怎么这样说?难道我的表情流露出不认真?不耐烦?”

李子仪手指着头,“感觉,你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在敷衍,或着说是走过场?而且、、、、、、”李子仪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我无意中听到了你刚才的谈话,好像我还没上场就被你三振出局了,这样对我不公平吧?”

“公平?”武艺眨眨眼睛,觉得不可思议,“李大经理,你和我一个女孩子讲公平,不觉得好笑吗?你和孙建国交易的时候,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还是说我的想法不重要?只是我能问一下吗?你们俩是互惠互利,还是孙建国有求于你?我总有知情权吧?”

在她如此轻松平和的语气下说出这么犀利的话语,尤其还咄咄逼人,让李子怡惊诧,眉头不自知的皱了起来,疑惑的问道:“我想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这只是一个平常的相亲而已,或者说你和孙建国有误会?”

“误会?应该说是有仇吧。”

“有仇?什么仇?”

“杀母之仇算不算?”

“真的?”李子仪一脸的不相信,他震惊于武艺的态度,如此平和地说着父母的的恩仇,仿佛置身世外她似看客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