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金凤凰

雅室柔情暖人心

金凤凰 北京学派 2639 2016-10-15 08:52:00

  自从夏晓慧在北京的几大医院调查后,让她好几天都闷闷不乐。也思考着:作为首都北京的医患关系都不乐观,那全国,全世界的大多数地区的患者那就更加不乐观了。要想改变这一切,就算是一点点,那就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了。

约翰·格兰特见到她消沉的样子,只能给她助威,传达正能量的话题来改变她的心态。同时,一对恋人好像也少了许多幽默,更谈不上热恋的情人,那一点点的甜言蜜语了。

夏晓慧站在酒店房间的窗台边,望着楼下面来来往往的人群。她总在想:在这人群中,又有多少人为健康;特别是那垂危病人为了重获生机。为了治疗一外患者,要给家人要带来多少的艰辛和疲惫。她眼望天空,长长地叹了叹气!

“钟博士,你好!我近日去了一趟医院,太伤感!!”夏晓慧很失望,拿着手机伤心地说道。

“怎么了?你上医院去做什么了?”钟明珠博士还没有听出她的意思,好奇地问道。

“还能为什么啊?还不是为了你的专利技术,善行天下的事!”

“哦!明白了,你到医院做调查去了。”

“是啊!我只想去体验一下,这让我加大的信心。”

“你是第一次去,我是医学专家,可以说,我天天可以见到你看见的感人事迹。”

“是啊!我终于明白了,你为什么这样急迫地要在中国生产药品了。”

“明白就好,这个世界能真正理解我的,就是你了。”

“你和胰岛素的发现者,开创糖尿病治疗的新纪元的F。G。班廷一样伟大,你们无私的奉献精神,真让人敬仰!”夏晓慧对钟博士的义举非常的佩服,不停地赞美道。

“你就不要客气了,你也一样的伟大,华人的骄傲!”钟明珠也很欣赏她,并以她为荣。

“好的!那我们就来做一件影响世界的大事吧!”

“好的!我相信我们的能量,一定会照耀世界的!”

两位志同道合的同路人,一对人生价值取向相同的女中豪杰。只要她们一联手,我相信世界真的就是她们的了。

笔者认为:在这整个的社会里,也要有千千万万的她们存在,世界就真的无限精彩,充满活力了。

夏晓慧放下手中的手机,她好像又从怀疑中找到了对事业的憧憬。她穿着黑色的针织长外套,玫瑰红的吊带背心。从窗台边迈着优雅的步子,缓缓地向男友身边走去。

约翰·格兰特端着红酒,坐在沙发上,看着心爱的恋人向他走来。在柔弱的水晶吊灯和台灯的光感中,她更加的楚楚动人,让他想入非非。

“亲爱的!你真美!”约翰·格兰特向她举了一下酒杯,温情地说道。

夏晓慧只是微微的笑了笑,走到他的面前,然后坐在你的腿上。她接过男友手中的红酒,先闻了闻红酒的酒香,再品了一小口,闲着眼睛,轻轻地说道:“Honey!真香!”

“Honey!你今天非常漂亮。” 约翰·格兰特用手摸着她的脸蛋,微笑地说道。

“是吗?难道我平时就不漂亮吗?”

“不!不!平时也很漂亮!。”约翰·格兰特急忙回答道,低着头又去吻了一下她的香唇,

夏晓慧笑了笑,调皮地说道:“那还差不多!”

“你是中国版的南丁格尔,尽管你不是护士,但你要做的确是影响世界医学的大事,你很了不起!”约翰·格兰特把脸帖在她的脸上,温馨地在她耳边说道。

“你不要夸了!路漫漫,前面还有很多的困难需要去攻关,难啊!”

“应该是乐观的,你们做的都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全世界都会支持你们的。”

“但愿吧!”夏晓慧也希望她办的公益事业,能得到更多人的支持,但她还是不完全地相信这一切。

“我明天就要回美国了,以后的事就要靠你自己了。”约翰·格兰特用口唇亲了亲她的脸蛋,很不情愿地说道。

“亲爱的!你就回去吧,华盛顿的事也需要你去打理,你放心,中国的事我会处理好的。”夏晓慧放下酒杯,两手紧紧地抱着男友,安慰道。

“我相信你的能力,你的成功,受恩惠的也是你的祖国!”

“你理解就好!我可以两手空空,但不灭的是我的人生追求!”

“我非常欣赏你的豪言壮语,我爱你!”约翰·格兰特说完,两手紧紧抱住她的头,热吻心上的人儿。

“是吗?”夏晓慧说着,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爱情”这个词汇,在词语中主要是指情侣之间的感情,解释起来非常的简单。但在生活中,“爱情”确是丰富多彩的。

印度著名文学家泰戈尔对爱情:你若爱她,让你的爱像阳光一样包围她,并且给她自由。

莎士比亚也说过:爱情不是花荫下的甜言,不是桃花源中的密语,不是轻绵的眼泪,更不是死硬的强迫,爱情是建立在共同的基础上的。

当代作家席慕容的爱情观:爱,原来是没有名字的,在相遇之前等待的,就是它的名字。

要在古今中外的文化中,找到与“爱情”相关的语录,相当于打造一座新的万里长城。“爱情”的可贵在于真情、忠诚与包容;它不只是甜言蜜语,海誓山盟。它更有可能在平平淡淡,毫无生机的生活中考验一对情人心扉。

在首都国际机场,夏晓慧和男友约翰·格兰特,还有好友张文辉、秘书杜雅宣一起来机场的候机室。

约翰·格兰特先走到张文辉和秘书的面前,先伸出手向他们一一握手,并非常感激地说道:“非常感谢张总,杜秘这一段时间的精心安排,欢迎你们以后常来美国旅游!”

“就不要客气了!晓慧都是我许多年的好朋友,而且,我们也算最好的朋友了,就不要见外了!”张文辉先看了看夏晓慧,然后看着他痛快地说道。

“好!都不客气了,你以后一定带张总,还有杜秘书来美国,我们一定好好款待!”约翰·格兰特看着夏晓慧,真诚地说道。

“好的!知道了,以后有机会的。”夏晓慧看了看张总,然后,微笑地向男友说道。

“就是,就不要客气了,欢迎约翰先生经常来我公司做客。”张文辉看着约翰·格兰特,再次地邀请道。

这时,从广播里传出女播音员的声音:“飞往华盛顿杜勒斯机场的CA7203航班,马上检票了,请旅客准备好行李。。。。。。”

夏晓慧微笑地对张总、杜秘亲切地说道:“今天太辛苦你们了,马上检票了。”

“都是最好的朋友,你太客气了,那你们先去检票吧。”张文辉点了点头,微笑地回答。

“好的!那就后会有期了!” 约翰·格兰特给张总和杜秘都点了点头,然后微笑地说道。

夏晓慧提着手提包,男友拉着旅行箱,两人手接着手向检票口走去。在分别的时候,男友用左手轻轻地抱了一下她,温情说道:“亲爱的!你要保重,方便时我会经常来中国看望你。”

“你放心吧!约翰,我爱你!”夏晓慧尽管表面看起很坚强,但从内心里是非常的依依不舍,强女也需要爱人的呵护的。

“我理解你!你不用说了,我爱你!”约翰·格兰特理解她此时的情感,但为了梦想,只好放弃暂时的分离了。

飞机在北京的上空向太平洋的方向飞去,此时的夏晓慧坐在张文辉的车上闷闷不乐,听着轿车音箱里汪明荃演唱《万水千山总是情》,眼泪不由自主地在眼角中排徊。

她好想哭出来,但看看车里的张总和杜秘,她强忍了下来。还不时地面带微笑,看着车窗外的大千世界。望着远处的天空,那紫云中好像有了男友的影子,看着她在微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