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金凤凰

医院之患寒人心

金凤凰 北京学派 2474 2016-10-08 12:29:02

  早就听朋友讲过北京医院的种种传奇,当夏晓慧为筹办药品企业做前期市场调查时,让她终于体会到了这个二千万人口的都市里,尽管这里聚集了军队、政府、中外合资等诸多等级的医院,并且具备国内最高档次的众多医院,但在那浩浩荡荡的几十万外地来就医的患者,确让北京的医院成为了世界上最繁忙的医院之一。

夏晓慧对北京医院的人流量不感兴趣,她主要想了解一下药品的相关情况。为以后在中国投产的钟明珠博士的专利药品,寻找市场份额,药品的公益价格作为参考,为投资的价值取向打好基础。

夏晓慧在某大学附属医院的挂号室前站着,看着那长长的挂号队伍,还真是令她感叹。这里的人太多了,个个都充满一种焦虑与不快,而且,这里天南地北的人都有,就像一个小小的“联合国”。

这时一位中年妇女走了过来,弯着腰轻轻地问:“女士!你需要挂号吗?我这里有专家号。”

夏晓慧看了看她一眼,很礼貌地回答道:“我不需要,谢谢!”

“喂!我给你说,你今天排到明天也挂不上专家号,我不收你高价,我只要八百元。”那妇女东张西望,神秘兮兮又说道。

夏晓慧又看了看她,然后表现出有点不高兴的样子,对她说道:“我真的不须要。”

那妇女看到夏晓慧生气的样子,确认找错了对象,她正要转身而去的时候。从大门外又进来了很多来挂号的人,她马上又去问一个背着小孩的中年男子,经过几次的讨价还价之后,终于以六百元的价格出手,那男子拿着专家号背着小孩,就急急忙忙地向二楼的内科跑去。

夏晓慧最后看到了好多这种方式购专家号的交易,她在想: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医院里的号贩子?太不可思议了。

等了一会,夏晓慧看了看手表。她然后坐车到了另一家部队医院的大门前,拿起手机在通话中说道:“胡院长!我已经到医院了。”

“哦!夏女士,你快上来吧。”“胡院长在电话中客气地说道。

夏晓慧回答道:“好的!我马上就上来 。”

夏晓慧走到医院的办公大楼,在五楼敲响了院长办公室的门。这时,从室内传来祥和的声音:“请进!”

夏晓慧推开大门,只见一位中青年男人戴着眼镜,穿着军医服装,正在聚精会神的看报表。她脚步放得很轻,落落大方走了进去。

胡院长听见脚步声抬起头,看见她的到来,马上站了起来,走到办公桌前面热情与她握手,微笑地说道:“欢迎你!欢迎夏女士来我院做客!”

夏晓慧也非常客气地说道:“前来看望你!我非常的高兴。”

“你就不要客气了,钟明珠博士经常谈到你,你很了不起!佩服!佩服!”胡院长首先就来了一个赞美,微笑地说道。

夏晓慧听见他的赞美之词,非常平静地说道:“胡院长言过了,你才是医学界最有名的一把刀,一把救人的手术刀!”

“都不客气了,你先座座,我给你泡茶。”胡院长说着,就给她泡上了一杯四川竹叶青茶。

夏晓慧先品了一口,对胡院长感激地说道:“谢谢胡院长的茶,让我又回到了CD的感觉。”

“哦!你老家是CD的,难怪长得水灵灵的,还真是巴蜀出美女啊。”胡院长几句家常的语言,让谈话的气氛一下子就随和了起来。

夏晓慧听了他讲的话一下子就笑了起来,接着说道:“胡院长很幽默,做你下属的医生好有福气。”

“那里!那里!部队医院的要求也是非常严,但对客人和患者就必须是微笑,要有慈爱的精神。”胡院长说完后,回到办公椅上座下。

夏晓慧又喝了一口茶,然后说道:“胡院长!我今天来主要是了解一下药品的情况,想尽早地把钟博士的专利在中国投产。”

胡院长听完她的想法后,对她说道:“钟博士以前给我讲过这事,我首先敬佩你们的爱国热情;我国每年用进口药非常的多,一般与国产效果差不多的药要贵好多倍。”

夏晓慧听得非常仔细,重要的地方还作了记录,她接着问道:“我想问问,比如说国外高科技药品的情况又是如何?”

胡院长想了想,很忧愁地说道:“说道高科技药品,那就更伤感了;比如说一支成本几十元的药品,进口药出售就要好几百,甚至上千,上万,使得很多患者要用一个家庭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经济来为他们不间断的服药。”

夏晓慧听了胡院长说的话,非常的焦虑,她长长的叹了口气,对他说道:“我以前也了解过这些,所以,钟博士想把她的专利在中国投产,我非常的支持。”

“钟博士是一个非常爱国的科学家,我知道好几家外国财团都想要她的专利,但她都拒绝了。”胡院长用特别敬意的口气,对她说道。

夏晓慧这时才笑了笑,愉快地说道:“这也是你胡院长骄傲,你们同学的骄傲啊!”

夏晓慧在院长办公室聊了很久后,她走出办公大楼。当她要到医院停车场的时候,又看见了在挂号室里买专家号的男子。他穿着工地上班的服装,满脸皱纹上显示出无耐的表情,他身体特别的干瘦,精神状态也非常的疲惫。他背着孩子,手提许多药品,而那背上的孩子确一点精神都没有,头部也靠在父亲的背上。

夏晓慧看着这凄凉的父子,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她走过去关怀地问道:“你的孩子是什么病?”

那男子看了看她,用嘶哑的声音回答道:“小孩得的是肿瘤。”

夏晓慧用手轻轻地摸了摸孩子的脸,看着这个老实的农民工,又关怀地问道:“哦!那发现肿瘤有多长时间了?”

“有半年了,为了这孩子,我们家三代人借钱也无法让他好好就医。”男子说道,眼泪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掉了下来。

夏晓慧此时也很伤心,泪水也在眼内里转,但她还是强忍了下来,继续问道:“这个我知道,难为你们了。”

“我听医生说,孩子主要用的是一种进口药,一支就是万元以上,太难以想象了。”男子擦了擦眼泪,凄凉地说道。

夏晓慧想这进口药的确害人,不知要让多少患者家庭闻风丧胆;但是,没有这进口药又治不了疗疾病。这太矛盾了,她不忍心再问下去了,没有必要再给这男子增加更多不好情绪。她从手提包里拿出二千元钱,对男子说道:“大爷!你也是需要帮助的一群人,我给你拿点钱,为孩子治病吧。”

“太感谢你了,谢谢!我只有四十八岁。”男子不停地向她敬礼,很感激地说道。

夏晓慧此时感到特别的尴尬,马上微笑地说道:“对不起!大哥,我眼力太差了。”

“没有什么,谢谢你了!我们天天在太阳下施工,四十多岁就变成老头了。”男子对她笑着地说道,还给她不停敬礼。

夏晓慧点了点头说道:“也是的,那太辛苦你们了!”

夏晓慧在医院的所见所闻,让她深深地体会到,一定要尽快地把钟博士的专利投入生产,造福千千万万的患者家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