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金凤凰

昔日闰密已远去

金凤凰 北京学派 2551 2016-09-21 17:18:51

  夏晓慧在夏威夷拜访了爱国华侨李灵爱后,她又去了珍珠港参观亚利桑那纪念馆,她站在亚利桑那号战舰上就在想,这个影响第二次世界大战格局的港口,尽管离中国很远,但它的命运确与中国抗战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从1941年日本偷袭珍珠港后,这个港口就成了加强联合国军联盟的导火线了,其历史与战略价值还真是不可估量。

夏晓慧在纪念馆内浏览了许多影片、图片、文件资料后,让她得出一个概念:也再次证明了一个不守诚信,没有道义的军事强国是多么的恐怖。这种恐惧影响着世界,也影响着本国的人民。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夏晓慧在展厅里看了看手表,她立刻走出纪念馆,在停车场搭乘轿车直接往飞机场奔腾而去,她在沿海的车上欣赏夏威夷的海景风光,遥远海面上的各种帆船、油轮,甚至航空母舰。

没有多久,夏晓慧乘车就来到了火奴鲁鲁国际机场,她看了看航班情况后,知道了上海朋友还有20分钟就可以见面了,她非常的高兴,甚至激动,必定有好几年没有见面了,她现在怎么样了?

夏晓慧在出机口等人的同时,她给约翰·格兰特打了个电话,把这边的具体情况都告诉了他,还关心的说道:“这几天我不在华盛顿,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听见了吗?”

“听见了!亲爱的,我爱你!”约翰·格兰特在华盛顿那边亲切地说道。

夏晓慧做了个飞吻表情,甜蜜地回答道“约翰,我也爱你!”

“我也是,晓慧,我爱你!晚上再聊,你好好接机吧。”约翰·格兰特估计时间要到了,提示她一下。

夏晓慧马上也想起飞机是应该到了,她急忙说道:“好的,亲爱的,我接机了!”

夏晓慧说完就挂了电话,她马上在手机里再次看了看照片,又聚精会神看着出口的每一个人,但她始终没有看见朋友的到来。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早出来了?不会的,绝对不会的。她正在想的时候,突然就在她不近处有人叫她的名字,她随着声音看过去,这女的是谁啊?难道是她?不会吧,相容相差也太远了吧。

她非常尴尬,过去还是不过去,万一我们接机的人中有我的重名怎么办,她左右为难。正在困惑之时,那个女好像想起了什么,她主动地走了过来,笑哈哈地对夏晓慧说道:“怎么了?不认识我了?”

夏晓慧这一下子知道她是谁了,也笑了起来说道:“哦!我知道你是谁,绍大姐,你辛苦!辛苦!”

绍大姐客气地说道:“不怪你,不怪你,可能是我的变化太大了。”

夏晓慧看了看他,心想整容也整得太利害了吧,不注意还认为她是韩国人了。怎么办,还是赞美她一番吧。她最后热情地说道:“这下可认识了,你真棒!越来越美了!”

绍大姐听到她的赞美,心里更是美滋滋的,她转身对后面那个男人说道:“你瞧!妹妹都说美,你真是不知道什么是美的人。”

没等夏晓慧说话,绍大姐急忙拉着她又说道:“他就是老周,我们一起来的,另外几个朋友从北京起飞,大概晚上才到。”

“哦!是姐夫哥啊!欢迎你!欢迎你!”夏晓慧客气地说道,向前与他握了下手。

姐夫哥在握手的时候,眼睛紧紧地看着她,笑着说道:“夏小姐好漂亮!很荣幸!很荣幸!”

夏晓慧又看了看时间,对绍大姐说道:“我们还是先回宾馆吧,晚上再来接他们。”

“好的!那我们就走吧。”说道,他们就拉着旅游箱离开的飞机场。

来到宾馆都已经是下午3时了,他们把东西放到宾馆后,来到附近的中国餐馆,服务生拿来点菜篿非常礼貌地说道:“欢迎你们来本餐馆就餐,有什么需要请指示。”

“好的,我们点好菜单后通知你。”夏晓慧很客气,微笑地说道。

等服务生走后,姐夫哥拿起菜单就选了很多的菜,要了一瓶拉菲红酒,一瓶茅台酒。夏晓慧本来想告诉他没有必要点那么多东西,但看姐夫哥的一身土豪之气,也不想让大家都尴尬,只好不说话了。

餐馆的速度还算快,没有多久,好酒好菜就上桌了。姐夫哥就准备来一支红烟,夏晓慧马上指了指禁烟标志。他收起了烟,生气地说道:“什么鬼地方,连烟都抽不了。”

绍大姐在旁边看了看姐夫哥,不客气地说道:“不抽烟要死吗?待会多吃菜!”

“是啊!女人爱美又是什么啊?”姐夫哥对绍大姐非常反感,也想讽刺她一下。

绍大姐这时很生气,狠狠地恨他一下,大声地说道:“我爱美又怎么了,天天到韩国又怎么了,你管得着吗?”

姐夫哥此时也更生气了,但不知为什么,他很快就保持镇静的模样,笑着对她们说道:“什么都不说了,我们喝酒吧!”

姐夫哥话刚说完,一瓶拉菲红酒就把三个杯子倒得满满的,夏晓慧非常吃惊,心想红酒怎么这样个倒法,少见。土豪就是土豪,难改本来面目;她又不好说,只好笑着说道:“我不喝酒,你倒这么多干什么?”

“一杯还多?还真是少见?”姐夫哥一下子更有英雄气概了,真把自己真的当大哥了。

绍大姐这时也发话了,生气的说道:“妹子又不喝酒,你给她倒那么多干什么?”

“你怎么知道她不喝酒?俗话说:女人自带三分酒,哈!哈!”姐夫哥越说越来劲,边说边笑了起来。

夏晓慧也知道一些姐夫哥的一些传奇,今日一见还真是不一般土豪,心起:中国财富落到这种人的手里也太没品味了,今晚无论如何也不与他喝一滴酒,让这种人永远的得意忘形,就将是自己灵魂中永远的一种痛。夏晓慧想了想,然后对他说道:“我不能喝酒,我会皮肤过敏的。”

“不会吧!夏小姐。”姐夫哥不信,疑问道。

“好的,你需不需要我给你出一份医院报告?”夏晓慧想尽快把此事解决了,拿出最后的杀手锏。

“那就算了!你就喝其它的吧!”姐夫哥从相互的对话中明白,眼前的这个女人难以对付,但他又认为老子天下第一,金钱能解决一切难事。他异想天开的要找机会,让她屈服。

饭桌上的时间非常的快,当他们进入餐馆时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这时的两瓶酒也喝得干干静静,菜还有很多没有吃。这时姐夫哥浑浑噩噩在位子上大叫:“买单!买单!”

夏晓慧看到姐夫哥的鲁莽言行非常不快,怕他出太多的洋相,立刻轻轻地说道:“声音小点!帐我已经结了,我们走吧。”

“怎么!你结了,谁叫你去结的,这不是打大哥的脸吗?”姐夫哥的豪言壮语引起了全餐馆的人关注。还真的,爆发户就是爆发户,连说话,做事都有爆发的感觉,真好玩。夏晓慧想:这样的爆发户看样子还真需要在炉子里回回炉,找找导师,学习一下什么才是真正人生价值,什么是真正的人生品味。

在回宾馆的路上,姐夫哥也是左拐右拐地走到了自己的房间。而自从韩国整容回来的大姐,只要别人说她漂亮,她就感觉自己真的是公主了,金凤凰了。虚假美貌的富婆当然不会心痛毫无品味的男人,所以,姐夫哥醉酒后连滚带爬的行走也属正常了。

夏晓慧非常失望,心想:这人到底怎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