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落叶璟上

第五章 回忆

落叶璟上 王小童 5108 2017-03-06 22:31:44

  这一边的落地窗前,严季璟手里拿着一杯红酒,回忆着他要走的前几天,他对落年做的一切,他至今都忘不了落年看着他的那个表情。

  接到从美国来的电话以后,严季璟知道自己不得不走了,他不走,也会有人来带他走,甚至连他们住的小房子也会一起消失。

  他记得母亲那时候重病去世时和他说,他的父亲在美国,那是第一次那么详细的听母亲讲了她和父亲的事情。

  他父母结婚时还是在校的大学生,可是父亲要出国留学,不得不与母亲分开。经过两三年的分居生活,父亲在美国向母亲提出离婚。后来,他在那边又再婚了,而母亲也早已在父亲选择出国的那一刻心灰意冷,没有告诉父亲有季璟的存在,可是后来她知道她得病了,而且永远都治不好了,她放心不下儿子,她希望儿子在这世上还可以有一个至亲的人可以在她不在的时候,照顾她的儿子,于是在季璟上大学以后,母亲又再度辗转与季璟的父亲联系上了,季璟的父亲当时也是非常吃惊,并且觉得亏欠了季璟母亲太多太多,答应一定会好好照顾儿子,毕竟那是他的亲骨肉。并答应在她过世之前让季璟一直留在自己母亲身边。

  当然,季璟的母亲只讲了前面她和季璟父亲相识到为什么要离婚的事情,没有讲他父亲答应的事情和他们之间的约定,所以后面的事情是季璟不知道的,他们约定在季璟母亲过世后,季璟就必须随父亲回美国,在美国深造,季璟的父亲虽然在美国结婚了,但只有一个小女儿还没有成年,当得知自己有个儿子的时候,他就决定一定要把儿子带回自己身边。

  季璟的母亲之所以没有告诉儿子后面的事情,是因为她也知道儿子是和落年在一起的,她生病住院时是落年一直帮助季璟在医院照顾她,两人的感情之深,她不是不知道,她也是喜欢落年的,就好像自己的女儿一样,她也知道落年是苦命的孩子,但落年在这世上除了他父亲还有姑姑,而他的季璟没了她就再也没谁可以依靠,她只能选择自私和残忍,残忍的将他们拆散。

  季璟母亲有生之年最后的那几天,落年一直陪着季璟,他哭她也跟着哭,有时候,看见季璟一个人坐在那里无助又失落,她就过去抱着他,什么都不说,她说:“无论如何我都会在你身边。不要怕,我们一起撑着。”当初父亲不在时候,季璟为她所做的,她也可以做到。

  几天之后,噩耗终于来了,医生为季璟母亲做了最后的检查,摇了摇头说出了这世界上最绝望的一句话:“对不起,我们尽力了,请节哀顺变。”季璟像疯了一样抓着母亲的床:”妈……!妈……你醒醒,求求你,醒醒!妈……我的妈妈,啊……啊……!”落年死命的拉住季璟,泪水早已经模糊了她的双眼,阿姨生前对她的好,她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她的心和季璟一样的痛:“季璟……!季璟……你别这样,让阿姨安心的走吧……季璟!季璟……起来……”

  三天之后,办完了葬礼。他们两个把老家的房子卖了,那里已经没有他们的亲人,以后回去,也只能看看土里的人了。一起回到了他们的小屋,生活照旧,他们两说好了要一直在一起,要努力让两个人的生活过的更好。

  那以后,两个年轻的人比以前更加努力的活着。

  可就在丧礼过去一个星期,季璟就接到了父亲助理的电话。

  那天落年打工还没回来,电话铃响了,季璟看到是一个陌生号码,带着疑问接了起来:“喂,你好。”

  “您好,是严季璟先生吧。我是美国秋实华贸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的法律顾问凯瑞,我是您父亲严城杰的助理,是这样的,依据您父亲和你母亲在世时的约定,你必须在你母亲过世后,来美国与你的父亲一起生活,您在这里的学校我们已经帮您联系好了,您的父亲严总希望你可以尽快办好手续过来。”

  严季璟拿着电话的手有些颤抖,他不可置信地质问对方,“你说什么,我哪里来的父亲,就算他是我父亲,他和我母亲的约定我并不知情,所以我为什么要凭你的一句话就去美国?”

  “是这样的,严先生现在不在美国,他说他回国后会亲自和你说,所以请您在一个星期内迅速办理好相关的手续,前往美国纽约。”

  “不,我不去,我不知道什么约定。”

  “您的父亲让我和您说,如果你不去纽约,他会亲自帮你办理在国内学校的退学手续,还有您的那位女朋友的,据我所知,你们现在所住的房子,是在南市的方格丽大街的一个小区,对吧?还有,您可以去看看您母亲的遗嘱。在南戈丁律师事务所存放,本来应该在您母亲过世后就给您的,但您的母亲生前嘱咐,在她刚去世时,不要告诉您她写过遗嘱。”

  “不,什么遗嘱,你们怎么可以……”严季璟依然是不敢相信,电话里面说的都是真的。

  “好,严季璟先生,我应该交代的都已经交代清楚,若果您暂时没办法来美国,我会向严总请示,但我奉劝您还是不要和你的父亲作对比较好。您的父亲也是为了您好。”对方挂了电话。

  挂掉电话的严季璟脑袋里一片空白,在地上坐了好久,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忽然他想到遗嘱,他要找到遗嘱,看看妈妈究竟说了些什么!

  出租车停在了南戈丁律师事务所门口,严季璟下了车,找到了南戈丁律师。

  “南律师,您好,我是严季璟,我母亲赵韩英生前是否在您这里立过一份遗嘱?”

  “你就是严季璟,请坐,是的,您的母亲生前在我这里立了一份给你遗嘱,依据她生前的嘱托,要等你过来,我才给你看这份遗嘱,既然你来了,请稍等一下,我去给你拿。”

  严季璟坐在律师事务所的沙发上,内心五味杂陈,到底母亲会和他说些什么,他不能让落年一个人留在这儿。

  “久等了。这就是你母亲的遗嘱,你看一下吧。”南戈丁把一份文件递到严季璟手上。

  “这份遗嘱是您母亲亲手写的,存放在我们这儿,她早就知道自己病情加重,所以提前很早就立了遗嘱。”

  严季璟怀着忐忑的心情打开了这份他直到今天才知道的遗嘱。

  我最爱的儿子季璟:

  当你看到它的时候,或许妈妈已经离开你很久了,我是多么希望,你可以晚一点再看到它。

  首先请你原谅妈妈的自私。

  第一个原谅,请原谅我这么早就离开了你。

  第二个原谅,请原谅妈妈残忍的让你和你心爱的小落年分开,妈妈是喜欢落年的,也心疼她,可是妈妈作为一个母亲,更放不下的还是自己的儿子,你应该已经知道我和你父亲的约定了,季璟,你必须去美国,这是妈妈最后的一个心愿,只有你生活的好,妈妈才能安心的离开,我不能想象你没有亲人的日子,你们还小,你们还在上大学,也许你们可以照顾自己了,可是未来的前途呢?该怎么办?有你的父亲,他会好好的帮助你,让你更好的完成学业,去更大的地方深造。

  还有很多很多的话想和你说,来不及了,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想你一起做,也来不及了,未来的路妈妈不能陪你了,你自己一定要坚强,最后一次听妈妈的话,好吗?请你一定要完成妈妈的这个心愿,一定要好好的去美国生活。

  爱你的妈妈赵韩英

  xxxx年x月x日

  拿着遗嘱从事务所出来,严季璟浑浑噩噩的走了很多路,周围的一切都离他那么遥远,他不敢回家,他无法面对落年,他不能不去完成妈妈心愿,无论从法律的角度还是道德伦理的角度,更多的是他对母亲的爱和母亲对他的爱,母亲为他付出了那么多,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辜负了她的遗愿。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点,落年在沙发上看电视,可眼睛虽看着电视,目光却并没有焦点,看到严季璟进门的那一刻,她又生气又惊喜,“你去哪儿了?电话也不接,我很担心你啊,你知不知道!?”

  “我就是出去散散心,没什么。”严季璟没有看落年,直接走向了洗手间,他怕他会忍不住冲过去抱住她。

  “散心?那叫我和你一起去嘛,你今天不用打工,也不说在家等等我,严季璟你过分了哟,这么久以来,第一次不接我电话……”严季璟背对着落年,他没看见落年假装责备他欢快语气的背后,是多么害怕和失落的表情。

  “我就是调成震动了,没有听见。”

  “季璟,你怎么了?心情不好吗?我知道阿姨走了,也许你还没有从里面走出来,我会陪着你的。”落年说完,从身后抱住季璟。

  心比刀割还疼,落年越是如此,他越是不忍心,该怎么办,到底要他怎么办!

  严季璟拉开落年的手,“好了,太晚了,我们早点睡吧,你明天一大早不是还有课吗?”

  “对哦,那咱们早点睡吧。”

  床上,落年看着背对着她的严季璟并没有想要转过身来的意思,于是自己也背过去,闭上了眼睛,没有季璟的拥抱,整个晚上都是那么没有安全感,落年实在太累了,蜷缩起来就睡着了,严季璟听见落年逐渐加深的呼吸,转过身来抱住了落年,这样的睡姿太让人心疼了,情不自禁的想要去保护她,让他如何忍心对她冷淡,他本想就这样对落年冷淡一些,这样在他离开的时候,或许落年会不那么依赖他,不那么想他吧。

  持续几天的日子里,严季璟每天都是白天强装着对落年非常冷淡,也不再等她回家吃饭,只是在晚上落年熟睡后才抱紧她。

  他的这些举动也被落年深深的看在了心里,落年可以感觉到每晚季璟是抱紧她的,可是到了早晨又躲着她,等她走了他才走,晚上回来也是他先睡了,他和她几乎进入了零交流的状态。

  有一天落年实在受不了了,而那天也是严季璟决定去美国的前一天。那晚,落年好不容易等到严季璟回来,看到他一进门,落年就去拉他到沙发上坐下,“我们谈谈吧。”

  “谈什么?”严季璟不敢看落年的眼睛。

  “你这几天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总是躲着我?这让我很担心也很害怕,有什么事情,我希望我们可以开诚布公的说出来。”

  “没什么事情,我也没有躲着你,只是这两天我的课表调整了,所以和你的时间对不上吧……”其实他这几天都在办出国手续,程序复杂,所以父亲给了他一些时间,可是当决定要走的那一刻,严季璟反而希望手续办的快一些,再快一些,现在的每天对他都是一种折磨,可他又矛盾了,他又希望签证护照等等可以永远都办不下来,他可以不要去美国,这样他就能每天看见他的落年了。

  “是这样吗?季璟,我为什么觉得你离我那么遥远……”落年看着严季璟的眼睛。她用双手捧起他的脸,让他也正视着她,“季璟,告诉我到底怎么了?嗯?”

  严季璟强忍着眼泪,“落年,真的没什么,我只是太累了。”

  “累吗?累了就休息一下啊,是不是压力太大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嘿嘿,这样吧,让你的小落年给你捶捶背好吗?我很厉害的。”说着落年就坐到严季璟背后一下一下给他捶背。

  “落年,不用……我……”严季璟心痛欲裂了,这样的落年他是第一次看见,以前她都是耍耍赖而已,每次说要给严季璟按摩捶背都不过是说说,到了要做的时候就赖皮,不给他锤。

  可是今天的落年锤的很认真,很认真,捶着捶着眼泪就掉了下来,严季璟一把抱住落年,让落年坐到他腿上,看着落年说:“好了好了,别捶了……”

  “季璟,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吧?告诉我啊。”落年抱着严季璟的脸,努力的在严季璟的脸上寻找一个答案,还带着泪珠的表情是那么慌张无措,这么多年,她太笃定了,笃定严季璟要陪她一辈子的,可是这些天她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惶恐,她好害怕季璟会离开她,她实在是太爱他了,爱到每一滴血液里。

  严季璟再也忍不住了,他紧紧的抱着落年,他也哭了,“落年,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落年看着他,努力向他寻求答案的那个眼神深深的刺痛了他,他没想到落年爱他爱的可以放下自己的自尊去祈求他不要离开,如果可以,他又何尝想要离开,叫他怎么舍得,这样的落年,这样的他,他们的爱太深了,一旦有一方离开必定是一次沉重的伤害,对任何一方来说都是要命之痛。

  那一晚他们吻了很久,爱了很久,痴缠耳语,落年和他说了很多话,他应和着,他多希望明天不要来,时光就定格在这儿,让相爱的人永远不要有分离的一天。

  还是来了,季璟送落年去了学校,回来便开始收拾东西,他撒谎骗落年说今天的课取消了,所以他会在家等落年回来,他不知道该怎么和落年告别,没办法告别,只能不告而别。

  可是他那天没有想到,落年上课时碰见了他的同学,知道了其实那天严继璟是有一天的课程的。落念就像有预感一般,好像要发生大事了,疯了一样的冲回家,家里空荡荡的,她想起来,门口停了一辆黑色轿车,她冲出去,看见严季璟在那里搬东西,“季璟!严季璟,你要去哪儿,为什么不说一声你就要丢下我走了。”

  看到落年的那一刹那,严季璟非常吃惊:“落年,你怎么回来了?”

  落年哭了,“告诉我!你要去哪?”她打着严季璟,“你说啊!”

  严季璟抱住落年:“落年对不起,我必须要去美国,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答应我,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我不!严季璟,为什么你说都不和我说一声,你不要走不要走好不好……啊……季璟!季璟!”落年被严季璟甩开,上了车,他不能回头了。

  “落年,对不起,不要追了,我不得不去……落年,落年……原谅我……”车后座严季璟狠狠地打了自己一耳光,他听见落年在后面追着他,但他不能回头,他不可以给落年留下希望。

  “季璟……不要走……啊!”落年因为追车太急狠狠摔在地上,双脚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她用力地喊用力的哭,她多希望,这一切都不过是梦一场。

  ……

  严季璟喝下最后一口酒,彻夜无眠的他,早晨直接收拾行李去了机场,他要坐最早的飞机去意大利和意大利那边的分厂谈续约合同,他也想尽早去尽早赶回来,这边的人他好不容易找到,他放不下她。

  “九点五十飞往意大利罗马的旅客请到三号登机口准备登机。”

  这边,落年带着一晚的碎梦醒过来,枕头已经被泪水浸湿,好漫长的一晚,好久的一个梦,心好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