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落叶璟上

第三章 严季璟,你怎么来了

落叶璟上 王小童 4457 2017-03-06 22:31:25

  那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淋湿了落年的心,也淋坏了她的身体,感冒如期而至,那天淋完雨回来,虽然洗了热水澡,但落年知道自己的抵抗力有多么不堪一击,早晨起来拖着沉重的身体,热了一杯牛奶,就着感冒药一股脑全部下肚后,给韩梅打了电话,请了假,便躺回床上,沉沉睡去,现在的她不能依靠任何人,所以感冒了她会按时吃药,会认真的休息,让自己尽快好起来。

  从十九岁那年开始,她就清楚地告诉自己,她要比任何人都更努力拼命的活着,要活的很好很好。唯独严季璟在的时候,她才敢不那么紧绷,他在,她才得以卸下那些沉重的包袱。而后来,似乎老天爷注定要让她一个人承受一次又一次突如其来的变故,就连她最熟悉的爱人也要离开她……

  那时候父亲刚刚去世,叶落年马上要考大学了,从小她就比别的小孩坚强许多,当姑姑决定让落年跟着她们生活的时候,落年拒绝了,她说她已经成年了,可以照顾好自己。

  父亲在的时候,即使缺失了那么多年的母爱,落年还是活的很快乐。父亲给她的爱,不比任何一个孩子少,甚至比他们更多。而且,她不想离开可以看得到严季璟的地方。至于她的母亲,早在生下落年后不久就离开了她,去寻找她心心念念的初恋了。落年只是从父亲与母亲仅有的一张结婚照上知道母亲长什么样子。

  严季璟和她一样,是单亲家庭的孩子,不同的是他随母亲,她随父亲,两家是邻居。他们俩从小就在一起玩耍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严季璟小时候并不怕同学笑他们是小情侣,他还大胆的拉起落年的手,说:“叶落年,将来是要嫁给我的!”说这话时脸上神采奕奕的。

  落年总会甩开他的手说:“严季璟,你有毛病啊,让你瞎说,让你瞎说!”

  严季璟在前面跑,落年在后面追,一路闹回家,然后笑呵呵的道别:“落年,一会儿一起写作业呀!”

  “不要。”

  结果还是一起写。

  他们两个就那样一路相互陪伴着长大,像亲人,像朋友,像恋人,但严季璟一直到高考完,确定了和落年考到一所大学,才和落年正式表白。

  那天季璟的妈妈为了庆祝两个人考上了好大学,特意做了一桌子菜叫落年过去吃,两个人一起从季璟家吃过饭到落年家看电视,这是落年父亲去世后,严季璟养成的习惯,每天去落年家,陪她到该睡觉了,他才回家,她知道落年嘴上不说,其实一个人待在那座空荡荡的房间里,是孤独而害怕的。

  电视剧正演到男女主角要接吻了,落年感觉很不好意思,于是准备起身去倒杯水,刚起身,拿着杯子的手,被另一只手抓住了,她转头,带着一脸疑惑看着严季璟,“干嘛,你也要喝?”

  严季璟站起来,这时候的他比落年已经高出许多,落年看他的时候头要微仰着,眼睛忽闪忽闪的显得格外大而明亮,家里只开了沙发旁边的一盏地灯,微暗的橘色灯光照着两个人的侧脸,他低头看她,她仰头,“落年,我们在一起吧。”

  落年的眼睛里闪着点点的光圈,那么惊讶又有些欣喜,最后嘴角微扬,“哈哈哈,严季璟,你吃错药啦……。”

  “没有,我今天很确定,我吃对了,叶落年,我们在一起吧。”落年的笑停在嘴边,严季璟捧起她的脸,吻了下去,没有再给落年说下去的机会。

  这一睡就睡到了下午,落年还是听到了敲门声才起来,吃了药以后,已经不像早晨那么难受,单穿着睡裙还有点儿冷,披了块羊毛披肩去开门,从门厅的可视电话上,她看到了熟悉的一个身影,正背对着门的方向在打电话,这时候,落年的手机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叶落年的心跳的很快,她很害怕,她怕接起电话听到的是她心里所想的那个声音,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接了起来,“喂……你好……。”

  “叶落年,我在门口,按了好久的门铃,为什么不开?”落年盯着可视电话屏幕,那个人转过来望着门的方向,脸上的表情很严肃,似乎有点儿生气,他转过来的时候,落年惊了一下,明知道他在外面是看不到她的,还是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我……你怎么来了?”

  “多年不见了,我来看看老朋友。”

  老朋友……

  “哦……”落年在心里苦笑,是啊,是很老很老的朋友了。

  “嗯……”严季璟感觉嗓子有些哑,清了清嗓子,“你在家吧?韩梅和我说,你请假了,然后告诉了我你的地址。你……不打算开门让我进去吗?”他其实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他和她只有一门之隔,落年,有多久没叫过她的名字了。

  落年的手放在门把上,迟疑了一下,似是下定了一个决心,该面对的总要面对,有些事情选择逃避不过是自己和自己兜圈子罢了,最终还是要回到起点。不如就让那些被搁浅的时间和记忆统统都过来吧,不管是悲是喜,她都接受。

  门打开的那一刹那,严季璟的瞳孔似是放大了一点,有光从他的眼睛里折射出来,他看着落年,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但表情依然是保持了平静,落年看了他一眼,对他说了句:“进来吧。”没在理他,便转身便进了屋子,从鞋柜里拿出一双备用的拖鞋放在了门口。

  严季璟停了停,随着落年进了屋,家里的摆设很精致,几乎一尘不染,是落年最喜欢的装修风格。灰色和白色的纱质落地窗帘随着微风安静的摇曳,家里有淡淡的熏香味道,应该是以前她常常说的熏香蜡烛,香味很清淡,很舒服,总体的格调是素色的,但是很暖,大体都是白色、灰色、茶色、原木色组成,其间落年放了一些饰品,一面装饰墙上做了书架,放了一些书和小小的艺术品,虽然简单,但每一件艺术品都与家里的整体风格浑然一体。

  “你先在这里坐一下,我去给你倒水,喝咖啡可以吧。”说完就转身走去了厨房,完全没有给严季璟说话的机会。

  “我喝……”严季璟的话被硬生生的阻拦了,望着落年的背影,表情僵硬。本来不想喝咖啡的,天天喝咖啡的他,现在只想要一杯冒着热气的柠檬水……

  坐在沙发上的严继璟摸了摸沙发靠背感觉很舒服,他情不自禁的放下了所有的疲惫,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享受这一刻的美好,有多少年了,没有过这么熟悉的感觉,全透明的异形玻璃茶几,被擦得透亮,脚下踩着的地毯很软,是白色的毛地毯,拖鞋是落年喜欢的卡其色布艺拖鞋,刚才看见落年穿着一双和他一模一样的,他的这双是新的,看来是家里平常很少来客人,他是第一个来她家的男人吗?严季璟暗自揣测。环顾这座公寓一周,这确实是落年喜欢的,她以前常常靠在他肩上,和他谈未来的家要变成什么样,能够得到如今的成就,可想落年这些年付出了多少辛苦。

  “咖啡放在这里可以吗?”落年从厨房走来,手里端着一个咖啡杯。

  “可以。”记得那时候他们两个买过很多情侣咖啡杯,不知道……她有没有留下。

  落年把咖啡杯放到了离严季璟稍近的位置,然后在沙发旁边的编织藤条靠椅上坐下,放了两个靠枕,感觉舒服一些,把披肩往上拉了一点,没忍住,咳嗽了两声:“咳咳……咳咳……。”

  严季璟这才注意到落年的异常,“你生病了。”

  “恩,感冒,但已经快好了。”落年努力挤出一个笑容。

  “是吗?”落年发白的嘴唇是骗不了严季璟的。

  “厨房在那里?不是吃小米南瓜粥就可以好,现在还不会做饭吗?到现在都没吃东西吧。”

  落年抬眼看了看严季璟,然后又挪开视线,看着自己的手,睫毛忽闪忽闪的,忽然她轻轻笑了一下,那笑容有些苍凉,以前她生病,几乎没什么胃口,吃什么都是一点点,就是严季璟煮小米南瓜粥给她喝,做一两道清淡的小菜,她可以吃很多。

  “不用了,厨房没什么东西,我不做饭的,没时间。除了来看老朋友,你还有别的事吗?现在老朋友已经看了,是不是该……”

  “这么迫不及待的让我走吗?”严季璟打断落年的话,眼睛直直的看着落年。

  “嗯,你是不是该走了。”落年并没有否认,她抬起眼来对上严季璟的眼睛,没什么表情。

  “我今天正好没什么事,已经把所有的会议都取消了,下午的主要事情就是来你家做客,哪有主人赶客人走的道理。”说完,严季璟靠在沙发上,一只手摩挲着咖啡杯的一角,饶有兴趣地看向落年。

  严季璟居然想耍赖,与那天开会的时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严季璟,我们好像已经算不上朋友了吧?从你七年前去美国开始。”

  “你还恨我吗?”

  “恨你?谈不上,对我来说那些事情都过去了,是记忆里的东西。”

  “是吗?过去了吗?”

  严季璟站起来,走到落年面前,双手托着藤椅的把手,俯身靠近落年的脸,两人四目相对,落年可以闻到严季璟身上的味道,很清淡的香气,不是香水,是干净衣服的味道,“叶落年,你真的可以忘了我吗?”这声音很轻却很笃定。

  “可以。”落年看着严季璟的眼睛说:“我希望我们都可以过自己的生活,互不打扰。”

  “那我们的生活呢,藤椅,柠檬水,花园还有……”严季璟显得有一点激动。

  “没有所谓‘我们的生活’了。”叶落年不再看严季璟,低下了头,她感觉呼吸困难,心跳很快,很压抑。

  严季璟显得有些落寞和颓唐,他默默地回到了沙发上,靠了下去,双手交叠在一起,闭了闭眼睛,感觉无数疲惫又迅速向他涌来,他知道,有很多事,是弥补不来了,“呼……落年,七年前,我欠你一句话。”

  落年抬起头看着严季璟,她听到他的嘴里缓慢地念出三个字“对不起……。”其实严季璟本来想说的是——对不起,可不可以等我回来。但,他觉得已经没必要说出来了,现在的落年,即使嘴上否认,但心里还是恨透了他。

  “我从来都看不上‘对不起’这三个字,严季璟,你没欠我什么。”落年扭过头,不去看他,看向了窗外。

  严季璟把一只手放到眼睛上,嘴角稍微有些颤抖,“落年,我好想你。”

  窗外的风吹进来,吹起了落年额头的碎发,这时候她的侧脸显得格外孤单,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无声的流到了下巴上,又滴落到了她的手上,她用手摸了两下脸颊,站起身,对严季璟说:“好了,不要再说了,我送你出去,你也该回去了。”

  严季璟望向落年,看见她的身子好像在发抖,此时的他已经恢复到了刚来时候的平静,“好,我走了,你拉我起来吧,我昨天一夜没睡,感觉很累。”

  落年手臂交叉在胸前,本来想冷眼看着他在那里演的,不想拉他,无奈他一直坐在那里,落年不情愿的伸出一只手,“起来吧。”

  严季璟迅速握住了落年的手,果然是一片冰凉,站起来抱了抱落年,落年被他这一抱吓坏了,想用力推开他,无奈本来就觉得头晕,根本没有力气,大声说道:“你疯了!放开。”

  严季璟没有放,而是转了个方向,把叶落年打横抱了起来,好瘦弱的身子,已经抖的很厉害了,严季璟厉声道:“叶落年,你还逞强!不要命了,从现在开始闭嘴。”

  落年一边用手推着严季璟一边说:“你放我下来,你走就可以了,我一个人可以照顾好自己。”

  而此时的严季璟耳朵里已经听不见任何声音,自顾自的说:“卧室在哪儿?”

  落年没好气的说:“不知道。”

  “不知道?那我自己找。楼上是吧?”

  “不是。”

  “那就是了。”严季璟抱着落年,上了二楼。果然主卧在这儿,把叶落年放在床上,为她盖好被子,“你先睡一会儿,我给你弄点儿吃的。”

  叶落年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我说了不用你弄,你回去。”

  话刚说完,严季璟忽然俯身下来,一只手紧紧抱着她,另一只手钳住她的手腕,鼻子贴这落年的鼻子,带着一丝笑意对落年说道:“叶落年,我可不认为,我自己现在是什么正人君子,你再折腾几下,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吻你的心情。”

  叶落年被吓得眼睛瞪大,看着离自己那么近那么近他,竟然被堵得说不出话。目送着严季璟走出卧室,落年的心才缓缓的放松下来,心里的情感交错在一起,这一刻居然无比矛盾。严季璟,你为什么要走?又为什么要回来?现在这又是在干什么,你怎么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我该怎么面对现在的你……这样想着想着,落年的眼皮越来越重,沉沉的睡了过去,恍惚中好像听到有人出去了,又有人回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