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落叶璟上

第十九章 阿姨好

落叶璟上 王小童 4018 2017-03-01 22:45:40

  那天和韩梅说完去南市的工作安排,落年就没再回公司,在大敌来临之前她想先在家养精蓄锐几天,接下来要面对的,最困难的不是去南市的工作,而是要和严季璟朝夕相处。

  这几天母亲总来看她,偶尔住上一晚才走,今天早晨一起床,落年便闻到了香喷喷的饭味,伸了个懒腰,下床去看妈妈做饭,“这么早就做上饭了,咱们这是吃早饭还是吃中饭啊,妈妈?”

  李连枝回头看落年:“你胃不好,医生说应该少食多餐。”

  落年笑笑说:“我都胖了。”然后捏捏自己的脸。

  “你胖了才正常,瘦成干儿了,长点儿肉有什么大不了的。”

  落年不说话了,好想上去抱抱眼前的人,可始终没有勇气,这么多年了,很少有人这么关心着她的一点一滴,这份母亲的关怀,她不知道渴望了多久,如今,这爱回到了她身边,她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我去刷牙哦。”

  “恩,好,去吧,饭马上就好了。”李连枝回头看落年,露出宠溺的一笑,此刻她为落年做的每一件事,和她说的每一句话都让她觉得无比幸福。

  浴室的水龙头哗哗的流了好久的水,落年才惊觉,赶紧关上。刚才的她的确是走神了,一边刷牙一边在想着,都过了一个星期了,严季璟也应该知道她出院了,怎么还没做出什么实质性的举动呢?奇怪……想着想着又摇摇头,告诉自己,他不来更好,她还可以消停几天。

  这时候,门铃响了,:“落年开门了。”

  “哦,好……”这个时候谁会来呢?

  门打开的瞬间落年呆住,停了一会儿,反应过来,“你怎么来了?”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来吗?这几天过的好吗?病养的怎么样了?”不等落年同意,严季璟已经绕过落年径直走进了屋子。

  “啊,好香啊,几天不见,开始学习做饭了,有进步,我看看你做了什么。”说罢,直直的冲进了厨房。

  “喂!”落年来不及叫住他。

  “落落,谁来家里了啊?”李连枝闻声,也正要擦擦手去看看谁来了,结果转身的瞬间正好撞上冲进来的严季璟。

  两个人都停在原地,打量着对方,“落年,这是你的……?”严季璟询问地看向落年。

  “我妈妈。”叶落年面无表情的看着严季璟。

  严季璟背对着李连枝,尴尬的不知道该怎么转回去面对身后这个忽然出现的“叶落年的妈妈”。

  叶落年斜起一边的嘴角靠在门框上,笑着看严季璟,两个人的眼神对视着,严季璟问:你妈妈?你什么时候找见的?

  落年挑挑眉,耸耸肩,:就那样就找到咯。

  李连枝看这两个人站在那儿看着对方也不说话,打破了局面:“落落,这是你的朋友吗?也不给妈妈介绍一下。”

  闻声,落年伸出一只手指着严季璟说道:“哦,妈,那个介绍一下,这是我工作上的一个合作伙伴,严……严总,我们两家公司有生意上的往来。”

  “哦,这样啊,那你还不请严总坐下。”说着瞅了落年一眼,“严总,你看正好赶上我给我们落年做熟了饭,就一起吃吧。”李连枝礼貌的笑道。

  “那个……阿姨您好,真是不好意,这么早来打扰,我叫严季璟,您别叫我什么严总严总的,叫我季璟就行了,我和你们家落年早就认识了。”

  “是嘛,那真是太好了,季璟,你也别站着了,先去坐一下吧,马上开饭了,落年?还不请你的朋友先坐下喝杯茶?”

  要不是妈妈发话,叶落年才懒得管严季璟,“严总,过来坐吧。”落年爱答不理的先严季璟一步走向客厅。

  见落年转身就走,严季璟紧跟在落年身后,用手指点了点落年的肩膀:“落年,我想用我上次送你的杯子喝水。”

  落年没理他,随意的从餐桌上拿起一个玻璃杯,倒了点儿水放到严季璟面前,咬牙切齿的说:“喝水啊,严总。”

  严季璟看了看厨房,也没喝水,站起来拉起落年的手,走向离厨房远一点的阳台边。

  “喂,你干什么,放开。”落年想挣脱,却觉得无能无力。

  “你过来,我问你。”

  来到阳台,落年好不容易挣脱了严季璟的手,:“有话快说,别动手动脚的。”

  “你什么时候和你母亲遇到的,怎么可能?这么多年了,她是怎么找到你的,还是你找到了她?”

  落年走到阳台的一边,垂下眼帘:“我找她,大概不可能。”

  严季璟看看落年稍显落寞的背影:“这么说,是她主动找到你的了。”

  “嗯……。”落年习惯性的抱起手臂,看向远方。

  严季璟上前一步,低着头看着落年的侧脸,“这么多年了,不恨她了?”

  “也许我从来也没恨过吧。”她抬起头,正对上严季璟看她的眼,两个人对视了好久。

  清晨的空气,阳光,还有盛夏的暖风,让严季璟看着眼前的人恍恍惚惚的,好像她身上都是白色的光晕,她的嘴唇为什么粉粉的,却有些干涩,她整个人在此刻看起来都比平常更加让他着迷,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安静的看着彼此了,没有针锋相对,没有冷言冷语,仿佛一切都回到当初,严季璟看的口干舌燥,呼吸变得有些沉重,说话的语气变得异常温柔,“落年……我……”话还没说完,严季璟已经靠近了落年,抓起她的一只手,鼻尖快靠到她的鼻尖上了,

  这样的严季璟,竟一时让落年无力拒绝。落年垂着眼帘看着严季璟越来越近的脸,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心脏也跳的很快,似乎是用了全部的力气说出来的:“别这样……。”

  “落年,这些年,我真的很想……。”

  “吃饭了咯,落落和季璟过来收拾碗筷了。”李连枝从厨房出来,看着阳台上的两个人,问道:“你们两……站在那里干什么?”

  严季璟的一只手还抓着落年的手,两个人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反应过来后,落年先甩开严季璟的手,拿起阳台上的喷壶,:“这些花太干了,我浇点水。”

  “对对对,我看看她怎么浇水的,哇,没养过花,还真是有学问啊……哎,这是什么花啊?”严季璟用手随便指了一盆花问道。

  “啊……这个是……那个……。”

  “哦,哦,那个啊……。”

  李连枝看着一唱一和的两个人,不禁嗤笑的,“你们两个人,可以暂时不讨论那些花花草草了吗?落落,过来收拾碗筷。”说完转身走进厨房,转身的那一刻还偷笑了一下,心下想着,这两个孩子可真有意思。

  听到母亲的呼唤,落年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赶紧奔向厨房,“来了。”

  严季璟也赶紧跑过去:“阿姨,我也帮忙吧,需要我干些什么?”

  “哎呦,不用不用,你去坐着就好,我和落落两个人就够了。”

  “没关系,没关系,阿姨,我帮你把鱼端上去好了。”说着也不管李连枝的阻拦,直接端起盛着鱼汤的砂锅,闻了闻:“嗯……好香啊……。”

  李连枝皱眉看着严季璟手里的鱼汤说道:“季璟啊,那个很烫诶……。”

  严季璟这才发觉手都快烫废了,“啊……啊!好烫好烫好烫……烫烫烫……”边说边冲向餐桌把鱼汤放下,两只手放在耳朵上,嘴里也吸嗦着空气:“嘶……烫死了”。

  身后,叶落年已经笑成一团,“哈哈哈哈哈……笨蛋……哈哈哈哈……”一边笑还一边跺脚。

  “季璟,没事吧?”李连枝赶紧上前看看严季璟的手有没有烫伤,责怪道:“以后一定要小心一点……”转身看看落年:“落落,不许笑了,吃饭。”

  落年努力忍住笑声,回答道:“哦……好。”

  晚上,落年的妈妈坐在一边,看落年收拾行李,问道:“落落啊,怎么忽然要回南市,白天那个季璟和你说了什么?”

  落年,一边收拾行李一边说,“工作上的事情,我们在南市有个项目……。”

  脑海中会想起,白天的情景。

  吃过饭后,严季璟便说有事情与她商量,于是两个人来到落年的书房,落年先开口道:“你要说南市的事。”

  “嗯,南市酒店那边工程已经停工了,政府这一块出了问题,是关于酒店所占的地理位置。由于刚好临海,附近又坐落着很多渔村,如果我们把那边扩建成旅游观光点,海洋酒店将来又会以地中海群落的形式建造,必将占据一部分渔民的村庄,附近的村民不愿意毁掉自己的村庄,搬进新家,他们认为渔业是他们百年世世代代传承下来的生存之道,他们不能忘本,所以集体抗议,迫使工程不能继续进行。政府那边现在拿不出好的解决方案,而又对我们的设计不甚了解,无法与村民做出合理的解释,现在要我们立刻去那边开会,商量合理的解决方案。”

  落年皱眉:“政府和我们已经出了很大力气,帮助他们解决搬家的事情,而且之后也会做出一些合理的补偿,渔民虽然搬离了海边,但还是可以做海产生意谋生啊,现在海鲜获取的渠道又不止是传统的捕捞这一种,以我们现在的资金状况可以提高一些补偿的成本吗?”

  “不可以,我们给的补偿已经很高了,就是他们不做海产,也足够了,可是渔民们就是不愿意放弃他们世世代代传承下来的捕鱼技术。”

  “这么说,只能从设计这一块做变动了?这可如何是好?”落年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拖着下巴沉思着。

  严季璟站在书桌对面,双手托住桌板,笑道:“这就看你叶落年的本事了,这回可不要把自己折腾病了,指望你的时候到了,不过我想有我在你身边应该不会让你生病的。”

  “有你在身边,我更难受。”落年瞅了严季璟一眼。

  “好了,明天出发,晚上好好收拾收拾,早点睡,我先走了。”

  叶落年也没起身,也没说话,目送着严季璟走出了书房,她听到严季璟说:“阿姨,我走了,下次再来拜访。”

  “这就走啦,落落呢?怎么也不说出来送送你。”

  “没关系,阿姨,我早就习惯了。”

  什么早就习惯了,切。

  落年的将思绪拉了回来。

  “落落啊,我觉得,那个严季璟蛮不错的奥,高高帅帅的,还有自己的事业。”

  “有什么事业,还不是靠他老爹。”

  “啊?他爸爸很有钱啊。”

  “是啊,有钱到可以翻云覆雨,随便拆散别人了。”落年不以为意的说道。

  “什么拆散,他爸爸难道破坏了别人家庭哦……”李连枝捂着嘴,不可置信地看着落年。

  落年回过头看着这个可爱的女人,忍俊不禁:“没有啦……我可爱的妈妈,咱们不说他了。我明天去南市,不能送你回去了,你让老张过来接你吧,别一个人打车回去了,我不放心,走时候记得把我给叔叔带的参茶提回去。”

  “好……对了,你叔叔让你别总给他买这买那,让你常回家住住就好。”李连枝走过来把一套保暖内衣放进落年的行李箱。

  “妈,我不用拿这个,南市又不冷。”

  “这是夏天,难免下雨,那边很潮的哟!女孩子不能不注意,一定要保暖。”

  “干脆把你那件大衣拿去好了,用不着再拿回来,总比没有强啊,对了还要拿你那个保温的杯子,我那天给你买的,特别好,保温效果很好,你一定要拿着,胃不好,千万别喝凉水。”李连枝说着已经消失在卧室,去拿保温杯。

  “我,诶……好好,随你吧。”落年还想说什么,却觉得无论她说什么都阻止不了妈妈让她拿上那些保暖用品的执念,于是只是笑笑,继续收拾衣物。

  一切已经准备就绪,夜,真安静,落年不知道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

王小童

等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