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落叶璟上

第十二章 不想见的人,今天都聚齐了

落叶璟上 王小童 2627 2016-10-05 15:41:36

  叶落年,起身,笑笑,那笑里带了一丝丝嘲讽,心一点一滴的冷下去。

  穿戴整齐,直接来到公司,这个时候,工作是唯一可以缓解情绪的东西,这些年只有埋头工作的时候她什么都不会想,没有人心疼过她,除了她自己,越来越的人和事,让她看清楚,这个世界上,没有谁的话是可信的,没有谁是可靠的,没有谁会说话算话,人都是健忘的动物,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只要一念之间就可以通通忘记,感情这东西是人世间最经不起考验的事情了。

  落年望向窗外,这座大城市里,这间在二十层楼里镶嵌着的办公室,这办公室里面的女人,与一堆图纸为伴,可能人这一生最忠诚的伙伴名字叫孤独。

  再一抬头,已经是晚上了,一整天都没有吃东西却并不觉得饿,她只想一个人待着,一个人的时候才觉得心有一刻的清净,繁杂的人生已经让她的心蒙了厚厚地灰,她只是从不习惯表达从不习惯倾诉,一切都装在心里,任任何人去猜,去理解,去误会,她都已经懒得去解释去说,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严季璟的母亲说,落年没有了父亲还有姑姑,而严季璟什么都没了,他不是还有一个了不起的父亲吗?落年才叫真正的一无所有,姑姑与她断了联系已经很多年了,父亲刚走的一两年他们还偶尔有联系,可是后来联系就越来越少,直到有一天,落年给姑姑家打电话去的时候,那边回复她的却是:“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姑姑一家就那样不知不觉得远离了她,姑姑家有两个弟弟,可能他们不想再带上落年了吧,那沉重的担子他们也背不起了,只能选择离开,可是落年也从没说过要和他们生活在一起啊,落年只是觉得她还有亲人在这世上,她是多么珍惜这份仅有的亲情……

  “……Onabalconyinsummerair,Seethelights,Seetheparty,theballgowns,seeyoumakeyourwaythroughthecrowd……”手机响起,落年拿起手机,看到上面写着“妈妈”两个字,深深的叹了口气,不想见的人在今天全聚到了一起。

  回想起,三年前,她和母亲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那天她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声称是她的母亲,邀请她出去见个面,聊一聊,那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胆怯有些激动,落年接到那通电话是蒙的,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在思索了片刻后,她答应去见一面,当时是带着疑问和怀疑去赴约的,地点是一家中式餐厅里,进去以后,落年说出了预约人的姓名:李连枝。服务员根据那个预约人的名字把她带到一个雅间,穿过古朴的屏风,落年看到了那个给她打电话的女人,她上下端详着眼前的女人,穿着白灰色的旗袍,头发盘起,身上的珠宝不多,但样样都不便宜,肤白貌美,和当年家里照片上的那个人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岁月稍微的给她的眼角刻上了一些些细纹,她并不像是一个已经有了二十几岁女儿的母亲。

  坐定,落年礼貌的点头,说了一句:“你好”,眼神中却不带半丝感情。

  李连枝站起来的时候有些激动碰翻了桌上的一杯茶,“落年……?”

  “是。”

  那女人眼中含着泪,觉得有些失态,坐回座位,微笑着说:“真的没想到还能找到你,我拖了很多人,寻找了你两年多了,意外得知你父亲去世了,我就担心着你一个人怎么办……”

  “哦,是吗?我还以为你早已经不记得你还有过一个孩子。”落年看着那女人,直白的说道。

  李连枝搓着手心,低着头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落年,我知道你恨我,这么多年在没有母亲的环境里长大,一定受了不少委屈。”

  “不,我没有受过任何委屈,爸爸给我的不比任何一个孩子少,我从小到大的头发是爸爸帮我梳的,衣服是爸爸帮我买的,功课是爸爸教的,放学有爸爸接送,所以我一直觉得,有没有妈妈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差别,我依然过得很好。”落年说着,强忍着眼里的泪,虽然,小时候常常有人问她妈妈去哪儿了?她也总是回答不出来,只能委屈的哭鼻子,可是她从不会对任何人说她委屈,也不会在爸爸面前表现出来她很想妈妈。

  “落年,对不起……妈妈也很想你,我只是……”李连枝的目光中带着歉疚和祈求,她希望落年可以原谅她。

  “只是想我不及想你的初恋情人?”落年冷笑道。

  “不是的,落年……”

  “我看你现在也过得很好,离开我爸爸是对的,和我爸爸在一起,你可能一辈子都带不起二十几万的项链吧?那么,现在来找我,是为什么呢?”

  “落年,妈妈就是不想让你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你还有我,你叔叔人很好的,他也很希望你可以经常回家。”

  “家?我家早就卖掉了,我现在的家就在北市,我每天都会回家。”

  “不不,落年是妈妈的家,妈妈的家就是你的家啊……”

  “您今天是来认亲的吗?亲也认了,那么我现在可以回去工作了吗?”

  落年起身要走,李连枝也站了起来,上前抓住落年的手,:“落年,这是家里的地址,有空就回来坐坐。”李连枝低着头,眼泪从脸颊滑落,她抓落年的手抓的很紧,手上写着家里地址的纸条,都快被揉烂了。

  落年闭上眼睛,她始终恨不起来眼前的这个女人,对于她,更多的其实还是想念,她抓过纸条,挣脱出被抓住的那只手,“我知道了,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不吃饭吗?”李连枝赶紧说。

  “我想今天还是不要了。”

  “好,今天你先忙,但回去不管多忙还是要吃点东西,女孩子不要为了减肥就老是挨饿,工作不要太辛苦……还有……”

  “我知道了,那我先走了。”觉得再待下去会忍不住眼泪,落年夺门而出,留下李连枝独自一人坐在那个大雅间里掩面流泪。

  匆匆逃到车上,落年打开手中的纸条,“落阳区新宝东街怀旧路37号。”落阳区是有名的别墅区,看来她这些年是过得不错,来时看见门口有一个看似司机的人等着,她应该是有人送的,这样落年放心了一些,开车返回了公司。

  电话又再一次响起,落年从回忆中惊醒,还是妈妈,接起电话,落年颇为疲惫的揉了揉眉心说道:“喂?”

  “落落啊,怎么这星期说好的要回来,没回来呢,刚才打了两个电话,你都没听见,又再加班?”李连枝在电话那头试探的问道。

  “恩……是啊,这段时间比较忙。”

  “那你下班之后回来吗?早点下班吧,周六了还加班这么晚干什么,回来,你叔叔买了你喜欢吃的大闸蟹,我已经炖在锅里了,还留了一些,准备红烧,你如果想吃红烧,我现在去弄,还来得及的。”

  “额……不用了……妈……额……我是说,我们三个人足够了,那我一会儿过去吧。”落年有些尴尬的说道,这么些年她叫妈妈还是觉得不习惯。

  听到落年叫她妈妈,李连枝特别激动:“好好,那你路上慢些开车,我们等你过来。”

  “好,我挂了?”

  “诶,好,等你啊。”

  “嗯。”挂掉电话,落年把头埋在胳膊里,还是去吧,她每回听道李连枝高兴地期待着她回去吃饭,就不忍心拒绝,可是她去那个家又总觉得不自在,觉得陌生而拘谨。

  拿了车钥匙,落年披上外套准备直接去地下停车场,转而想到什么,又按了一层的电梯,她要先去一楼百货大厦的超市买点水果,记得上次她买的新疆提子,李连枝很喜欢吃,还是再买一些带过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