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落叶璟上

第十章叶落年,我对你一见钟情

落叶璟上 王小童 3305 2016-10-02 21:18:47

  “喂,秋秋,昨天和X公司谈的那个变更合同是不是在你那儿,现在忙吗?不忙帮我送过来吧。我现在是在是忙得腾不开手。”

  “恩,行。”

  挂上电话落年继续画设计图,这两天的她简直忙得晕头转向,连周末都没空休息,正忙着,手机又想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喂,你好?”

  “叶落年。”

  “对,我是叶落年,你是哪位?”

  “我是何上风。”

  “哦,是你啊,何先生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这么快就变成和先生了?那天跳舞的时候,我看到你很开心呀,我和你应该不只是先生小姐的这种关系吧?怎么也算是朋友了吧?”

  “哈哈,好吧,朋友,找我有何贵干?不会是要我给你捐款吧,我那天慈善会上也没少捐啊。”

  “并不是,我是想看看我这位美丽的女~朋友下班有没有事情,我们一起吃个饭,正式的认识一下,你看如何?”

  “恩……今天周几啦?我看一下。”

  “不用看了,周五了,你不会星期天还加班吧?”

  “我好想确实要加班。”

  “那晚上总有时间吧,我请你吃个饭总可以吧,工作狂小姐。”

  “恩……好吧,地点呢,我去哪儿和你碰面?”

  “不用,我下班去接你。你几点下班?”

  “六点。”

  “好的。”何上风挂了电话以后显得异常兴奋,他马上让助理给他常去的那家西餐厅打电话:“凯瑞,预定两个位置,让店长把我在那儿放的那瓶珍藏红酒拿出来。”

  “好的,总经理。”助理点头退出总经理办公室。

  下午六点,何上风早早来到叶落年公司楼下,给叶落年打电话,“叶落年,我到了,你还不下来?”

  落年看看表,吃惊地说:“都六点了?不好意思,我这就下去,稍等片刻,不过我想你愿意等的,对吧?”

  何上风听到叶落年似乎和他并没有显示出那一份刚认识人的距离感,嘴角微微上扬颇带一番玩味的说:“不不不,你想错了,我这个人最讨厌等人了。”

  叶落年举着电话笑意更深了,她知道何上风是故意的,于是假装生气说:“没想到何先生就这点儿诚意?”

  “哈哈哈,都站在你公司楼下了,还说我这点儿诚意啊,还不快下来。”

  “哈哈,知道了,等着。”落年收拾好东西,关上灯走出了办公室。

  公司楼下,何上风下身灰色西装裤,上身是同色系灰色格子西服,并没有系扣子,敞开里面是白色衬衫,没有系领带,解开两颗扣子,工作以外的另一种风格,让他显得更加帅气逼人。靠着车门,看叶落年款款像她走来,脸上带着笑意,那样的笑容牵动着他笑的更深,叶落年真是一个自带迷人的毒素还不自知的女人。

  “你好啊。”落年伸出一只手。

  何上风伸手握上:“别来无恙。”

  “呦,别来无恙,这话从何说起,好像你我认识很久了似的。”叶落年说着上了车。

  “这话啊,要从那五百年前孙悟空大闹天宫开始说起……”何上风意味深长的看着叶落年说道。

  叶落年满脸的问号,看着何上风摊开双手耸了耸肩。

  车开了,何上风笑着说:“看来我们的叶大设计师是贵人多忘事啊,我好伤心,走吧,去了慢慢带你找回失去的记忆。”

  “我自认为,我记性还不错。”

  “是嘛?我可不这么觉得。”

  “……”

  车停了,何上风欲上前帮叶落年解安全带,那样近的距离让叶落年很不自在,“那个我自己来就好了。”

  “好,你自己来。”何上风在及其贴近的距离,温柔的对叶落年说。

  二人相继下车,来到预定的位置坐下,服务员先上了酒,“先生要先开瓶醒酒吗?”

  “开吧。”转而对叶落年说:“今天你有口福了,这瓶是我早几年从巴黎带回来的一瓶珍藏酒,还不容易从一个红酒珍藏爱好者那里买到的。”

  “哇,让何总这样破费,我怎么好意思。”叶落年笑着回应。

  “你可得了吧,你那写着‘我特别好意思的’的脸已经告诉我,你的真面目了。”

  “哈哈哈……”落年掩面开心的笑起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

  何上风看着叶落年笑着的样子,微笑着沉醉其中,盯着落年看了很久,直到落年微微察觉到他的目光他才问道,“我来之前预定了几个这里好吃的菜,你看你还有没有要点的?”

  感觉到何上风目光的落年不适应的把一侧的头发别到耳后,结果菜单看了起来:“好奇怪啊,你点的都是我喜欢的啊,我好像没什么要点的了。”

  何上风看着落年说道:“是吗?这么巧。”而他的表情已经显示出,这并不是什么巧合。

  “恩,对啊,那就这样好了,我觉得够了。”落年点点头,微笑着把菜单递给服务员。

  落年端起高脚杯,轻轻抿了一点刚才倒得红酒,真的很好喝:“好香醇的酒,这酒你给我喝,亏不亏?”

  “这有什么亏的,和你一起喝,它才真的有意义。”何上风对上落年的眼睛说。

  “你说,我们很早就认识了,那是什么时候?我……好想真的记不起来了。”落年不好意思的笑笑。

  “哎,说起这个,我又伤心了,你不记得了吗?有一次在石亭汀酒店,你抱着一大摞图纸急匆匆的往饭店门口走,但快走到门口的时候,一个同时进来的人和你撞到一起,你的图纸撒了一地,你也摔倒地上,那人也摔到地上,现场状况十分惨烈啊……”

  落年努力的回忆着:那天她记得她要去给施工方送最后的定稿图纸,时间很紧,她还要赶飞机,从石亭汀出来确实是撞上了一个人,只是那人当时还带着墨镜,她也没太多印象,两个人匆忙的收拾起图纸,那个人和她说了句:“不好意思。”就走了……

  “啊?那人是你?你当时戴墨镜诶,我怎么能知道是你。”

  “是啊,就是我,叶落年,我对你,一见钟情。”何上风微笑着目光炯炯的看着叶落年。

  落年楞了一下,低头切着牛排:“哈哈……你别开玩笑了,还一见钟情呢。”

  “我这些天的花都白送了吗?那我太失败了,居然笨到没让叶落年看出来,我在追她。”“我……,恩,对了,以后别往公司送花了,我们公司的女孩儿们都很八卦。”

  “那我送到哪里,送你家里吗?”

  “喂……”叶落年抬起头看何上风,眼神告诉他,不要蹬鼻子上脸。

  何上风心情极好:“哈哈哈……好,以后直接当面送你手里。”

  “何上风,你真的要追我?你确定?”

  “我不能更确定了。”

  “那如果我说,我之前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处理好,这样可以吗?”

  “有些事情终究随着时间和新的人的到来而过去,叶落年,我真的喜欢你,请你不要这么快拒绝我,你沉浸在旧的时间旧的环境和旧的记忆里,你要怎么有勇气和能力去处理好那些你口中还没处理好的事情呢?”

  叶落年沉默了片刻开口道:“或许你和我也是不错的组合,我承认虽然认识的时间并不久但从第一次,哦不,第二次见面在联谊会上和你跳舞开始,我的心情告诉我,和你在一起时候,我很轻松。”

  “意思是你愿意给我个机会了?”

  “恩,或许我们可以先从最初的开始,我不拒绝你的追求,也不可以逃避你,但这也并不代表,我此刻就是选择了和你在一起,你能明白吗?”

  “恩,我明白,叶落年,我一定会让你爱上我的。”何上风信心满满的说道,眼神也无比笃定。

  “哈哈,是吗?那我等着看我是怎么爱上你呢。”

  “绝不让你失望。”两个人说笑着,准备起身离开。

  在餐厅的另一面。

  “恩,好的,查瑞斯,能和贵公司合作实属我的荣幸,预祝我们合作愉快。”严季璟一口流利的英文说出这些话,并伸出手颇有诚意的与他对面的一个外国人握了握,外国人也礼貌的回握,并用并不流利的中文说:“拭目以待。”

  严季璟微笑,回应:“拭目以待,请慢走。”

  一行人往餐厅门口的方向走去,正巧碰上同样走向门口的叶落年和何上风。

  门口,严季璟面无表情的看车叶落年:“你怎么在这儿,你们一起出来……约会?”

  约会?叶落年心想:不算吧……可是这有算什么呢……?

  严季璟、何上风还有叶落年,对遇到彼此都颇感意外,三人就站在门口僵持了一会儿,互相看着不知道说什么,还是何上风打破了沉默:“落年,你们认识?”

  “额……介绍一下,这位是X公司严季璟严总,我公司现在正在做的一个项目的合作伙伴。”落年用一种手朝着严季璟的方向,略显窘迫的为何上风介绍道。

  “啊,严总,我认识,上次联谊会严总没有赏光啊,不过严总的慷慨是在令我佩服,我的那条独一无二的项链就是严总买下的。久仰久仰。”何上风说着伸出一只手。

  严季璟对何上风伸出的手视而不见:“你好。”他只是形式的对何上风笑笑。

  何上风从严季璟的态度中似乎揣测到什么,两个男人就那样皮笑肉不笑的四目相对着。

  这时候那个叫查瑞斯的老外开口道:“严先生,我还有事,我要先走一步了。”

  “哦,不好意思,查瑞斯,那我们改天再聊。”

  叶落年抓住机会:“上风,我们也该走了吧。”

  “恩,走吧。”何上风说着从背后用一只手护着落年,之后与严季璟擦肩而过走出了大厅。

  落年低着头没有看严季璟,他没看到严季璟脸上的一抹冷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