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落叶璟上

落叶璟上

王小童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6-09-21上架
  • 51138

    连载(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想起你连呼吸都是疼的

落叶璟上 王小童 3701 2016-09-21 17:19:52

  嗡嗡嗡……

  伴随着手机的闹铃声,叶落年终于费力的挣开了一只眼睛,摸索到床头的手机,滑动,铃声停止,闭上眼睛准备再睡一会儿,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头真的好疼,昨天为了谈新增的合约,又喝了不少酒,不过也无所谓了,她已经习惯了。这些年,她早已经练就了一身的铜墙铁壁。

  在外人看来,叶落年就是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女人,猜不透,仿佛任何事情都不会惊动她内心的那片海,如果说她内心真的藏着一片海,那这片海一定是深蓝色的,你怎么看都看不透,她太沉静,太遥远了。

  每天一个人回到这座属于她的大房子里,环顾一周,落年想,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可是这又是什么地方,这不过就是几个大大小小的几何体组成的盒子,又寂静又冷漠,一个人的夜晚,落年什么都不想做,只想关上卧室的门让自己处在那个几十平方米的地方,静静的看着那一扇落地窗送给她的城市的夜,抬起头,那些光点都落到了她眼里,那一刻疲惫和落寞似乎要把她全部吞噬掉,连发出声音的力气都消失了,她嘴里默默念出一个名字严季璟。

  昏昏沉沉间好像又回到了南市的顶楼,她和季璟就住在里面。

  天台被他们种上了很多花,还有一个小小的亭台,亭台里有一张小圆桌,还有一个水滴形状的吊藤椅。天气很好的时候,他们就一起窝在藤椅上闭着眼睛晒太阳,桌子上放着落年最喜欢的柠檬茶,似乎还冒着一点热气,他喜欢把她的头放在自己胸前,安静的听她讲以后的事情:“以后我们的家要养五只小狗,给他们专门做一个卧室,家里要是有个庭院就更好了,他们可以到外面玩,我们也不用担心他们会跑丢,更不用天天做铲屎工,对了,我还想有一个木浴盆,那样坐在里面洗澡很有感觉,嘿,季璟你在听吗?……还有啊,我们还要……”那时候天台的墙上已经爬满了爬山虎,夏天一到,尽是满眼的绿色。

  只是藤椅还没有买,我们的爬山虎还在奋力的爬,这一切还没有变成我们想要的样子。你就不见了,严季璟,你到底在哪里?

  那时候,落年还不像现在这样事无巨细面面俱到,对于自己的事情从来都不放在心上,都是季璟帮她记着那些她怎么都记不住的事情,总是担心而又无奈的责怪她:“叶落年同学,你可不可以注意一下这些问题,总是马马虎虎的,忘带这个忘拿那个,你每次出了门还要至少返回来三次,还有,睡觉的时候手机可不可以不要总是离你那么近,你可不可以不要懒,都几次了,你自己说……要是没有我,你可怎么办?”

  “那你就一直陪着我,不要离开我。”

  大概是因为闭着眼睛,那些画面轻而易举的跑到了落年的脑海里,那个人的眉那个人的眼,清清楚楚。

  可不可以不要再想了,睁开眼睛,努力的调整呼吸,妄图不再去想刚才那场恍恍惚惚的梦。

  七年了,为什么我还是在想你,想到发疯,为什么直到今天,想起你,我还是觉得连呼吸都是疼的。

  电话在这时候再次响起,是她最敬爱的韩梅大老板给她打来的电话,看着“韩梅”二字,她由内而外的抗拒接起这通电话,可是没有办法这是她的顶头上司兼革命级别的好友,是生存还是毁灭,只在一个电话之间,清清嗓子,“喂,老大,嗯,我已经出门了,大概半个小时到,资料已经给你发过去了,好啦,我知道了,都说了马上到。”

  脑袋里依然还在反复着韩梅的最后一句话:“叶落年,可不可以麻烦你在说谎之前先拟一份草稿,如果你已经出门,以你家到公司的距离,你就算堵死在路上,十分钟也到了,你别忘了,和X公司的合作案是你在负责的!”

  嘟……嘟……嘟……电话挂断。

  只留叶落年一个人尴尬在了电话的这一头,她十分感谢老板不杀之恩。

  梳妆打扮,只是低低的将卷发从脑后用扎成一根马尾,刘海斜分,一边别再耳后,配一对银色流苏耳环,再配同款长项链,黑色的连衣一步裙到膝盖以下,剪裁精致的V领露出好看的锁骨,搭配红色的西服短外套,同样红色系细高跟鞋,对着穿衣镜,叶落年对自己说了一句:“perfect。”

  开着自己的mini到了公司楼下,叶落年整理了一下妆容,深呼吸,然后快步朝着总裁办公室的专属电梯走去,心里默念:“完了,完了,完了……居然忘记约了合作案的负责人今天上午商谈新项目的相关事宜。”

  路上不断有人在和叶落年打招呼,“落落姐!落落姐……,落落姐好……落落……”。虽然心里已经火急火燎,面儿上落年依旧淡定地对每一个打招呼的人点头微笑。

  终于看到了,玻璃打造的办公室里那个梳着利落短发,一身黑白格子套装的女人正在打电话,还没进门叶落年似乎就已经听到了她焦急的高跟鞋在地板上嗒嗒嗒地演奏着交响乐。

  敲了敲门,她就走进了办公室,一边“享受”着韩梅的白眼一边把年度财务报表和x公司的合作方案放在桌子上,双手交叉在胸前倚着桌子含笑看韩梅打完了这通电话。

  “嗯,好的,周总,就这样定了,那我们下午三点在怡冰海洋酒店十五楼会议室继续协商关于开发南市新区假日主题酒店的项目。今天的事实在抱歉,嗯,好,再见。”

  韩梅挂掉电话,舒了口气,绷着脸看着叶落年,眼神中充满杀气。正待张口说话,却被叶落年抢先一步:“好好好,今天是我不对,我不该一觉睡到九点,不该耽误了赚钱大计,但是,你也不想是谁昨天为了谈这案子,出去应酬,我说X公司都是些什么人啊,来了五个人都是男人,我们公司倒好,率领了五个人,一半的人是女将,我到现在还头疼着呢……”说着用手按住太阳穴揉,嘴里不忘念叨着:“哎呦……嘶……头痛啊……”说完,还顺便用眼睛斜睨韩梅。

  韩梅失笑,用手怼着叶落年,“作为公司设计总监,你还有理了你,好好这么干啊!给段秋打电话,叫她快点上来,怎么光见报表不见人!”瞅了叶落年一眼,也不再说她,眼前的事情是把下午的会议做好。

  段秋是公司的财务总监,也是叶落年革命级的好友。

  “哦,我上来的时候碰到她了,她把报表给我,说一会儿就来。”

  要说韩梅这人,是个典型的女强人,她们现在经营的这家专做主题酒店设计与开发的公司也是她牵头做起来的,创业初期,三个年轻的女人也是吃了不少苦。

  最初,她们也不过是普普通通的白领,只有韩梅的家境好,而她又不喜欢做家族事业,于是决定自己出来混。那时候命运刚刚好让她们在一个同样需要借酒消愁的日子相遇了,也是刚刚好当时的她们都觉得自己很糟糕,于是决定赌一把。后来落年还总说她:“我说你们富二代的故事能不能有点新意,我都看腻了。”

  “以后你儿子就是富二代,让他来发挥创造吧,我们这些老年人跟不上时代了。”

  “去你的。”向韩梅丢了个抱枕,落年看着她笑,有生之年还能遇上韩梅这样的人也是自己的幸运。

  叶落年还记得当时的自己,拖着一个行李箱,狼狈的站在街头的样子,连鞋子都丢了……。随便找了家酒吧,走进去到处都是人,唯有一张桌子被一个一身职业装正在应和着台上的驻唱歌者的姑娘独占,落年走过去,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你好,我叫叶落年。”

  对面的人也端起一杯:“韩梅。”

  “叶落年,还在发呆?行动啊!”

  收回飘向远方的目光,“哦……知道了。”

  “我来啦,二位大老板,小妹姗姗来迟,有何吩咐?”段秋眨着那双勾人的眼睛看着韩梅和叶落年。

  “怎么才来,快准备一下,下午三点去怡冰开会,你要负责投资方面的发言。”

  “啊?这么急……”转而看向叶落年:“托你的福,我们中午要加班了。god!”

  叶落年摆了个鬼脸对段秋说:“怪我怪我。”然后继续盯着电脑修改设计图。

  “梅,你见过对方的CEO吗?只知道周总,周毅,但他是副总啊,这个项目从开始就一直是他在和我们对接,签合同到现在项目都快落实了,总裁一直不露面,要不要这么神秘,这未免也显得太没有诚意了,我们GU也不是小公司。”段秋对韩梅说。

  “没见过,哼……”韩梅冷笑一声,接着说:“也不知道对方有什么想法,总归我们两家合作能顺利把项目做成,我就心满意足了,据说这周毅在业界也是名声不小,能和他合作对我们来说还是好处多一些。”

  “恩……我这边差不多了,你们呢?”叶落年伸了个懒腰。

  “恩,没问题了。”

  “有我段秋搞不定的吗?”

  “那我们现在出发吧,时间差不多刚好。”

  地下停车场。

  “叶落年,我不要坐你的mini,你自己开啊,秋,你自己选。”韩梅嫌弃的看着落年的mini。

  “怎么了,怎么了,我的mini把你们怎么了?”

  “老大不小三十岁的女人了,还开mini。还是我的V比较适合。”韩梅大步朝着自己的车走去。

  段秋,站在原地耸了耸肩:“各开各的。”

  半个小时后,三个女人到了怡冰海洋酒店,电梯里韩梅对着落年和段秋说:“刚才在路上接到周总的电话,说下午的会议他们的总裁要来参加,这回……我们总算要一睹究竟了。”

  段秋听了一脸兴奋,“哇,周副总就已经帅到令人发指,那他们家的总裁得长什么样啊?”说完用胳膊肘怼了怼旁边的落年。

  “不知道,说不定是个谢顶。”叶落年不以为意的说了一句。

  “哈哈哈哈哈哈……”三个女人互相大笑起来。

  电梯门打开,她们朝着会议室走去。

  门口站着酒店负责人,“韩总,已经为您安排好了,请跟我来,X公司的人已经在会议室了。”

  会议室里,一个身影立在窗前俯瞰着刚才走进酒店大门的三个女人,昂贵的灰色西服映衬着他更加的不可靠近,那两道眉峰似乎还有些咄咄逼人,那张不苟言笑的脸,嘴角微微上扬,看见她的那一秒,脸上的表情也开始舒展,还是他最熟悉的那张脸,那个背影,她好像比以前更消瘦了,她在笑吗,不同于过往,现在的她谈笑间更成熟更漂亮了,好像那时候的她还不喜欢红色唇釉。但也难怪,七年了,如今的他也俨然一副西装革履的模样。似乎什么都变了,你和她都变了。

  严季璟,你还在苛求什么。

  落年,好久不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