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霸爱绝色宠妃

第十二章 进宫

霸爱绝色宠妃 锅璃仔 3096 2016-09-26 12:01:43

  湛蓝的天空下,金黄色的琉璃瓦重檐殿顶,显得格外辉煌。华丽的楼阁被华清池池水环绕,浮萍满地,碧绿而明净。两侧高耸盘龙金桂树,与雕镂细腻的汉白玉栏杆台基相得益彰。通往宫殿内的路由蓝田美玉铺成,四周的宫墙内嵌金珠,其奢华不禁让苏黎月叹为观止。看来这个皇贵妃真如传闻那样,是皇上心尖上的人啊,只怕连皇后的寝宫也没有如此奢靡华丽吧。

  在小德子的引领下,苏黎月来到皇贵妃的贤灵宫内殿。

  贵妃椅上,一美妇身着大红牡丹紧身罗裙,外罩烟纱薄衣,腰间用金丝软烟罗系住,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体态娴雅高贵勾人魂魄。香娇玉嫩的秀靥艳比花娇,一颦一笑动人心魂。

  “黎月来啦?”美妇抬抬手,身旁两个侍女了然,将翠玉珠帘撩起,挽挂在两旁。

  “黎月叩见母妃。”苏黎月规矩行礼。

  “起来吧。”皇贵妃何婉仪轻生道,“你既嫁给了宸儿,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不必拘谨。”

  “是,母妃。”苏黎月应承。

  何婉仪抬起手,两旁的侍女立即搀扶住皇贵妃的手。

  何婉仪来到八仙檀木桌前坐下,对苏黎月说,“黎月,过来这本宫这儿。”

  苏黎月恭谨地来到皇贵妃身边。

  “坐下吧。”

  “谢母妃。”

  “今儿个进宫找母妃有何事?”皇贵妃姿态优雅,倒了两杯香茶,将其中一杯推到苏黎月面前。

  苏黎月挤出几滴眼泪,眼睛红红的,她对皇贵妃说:“黎月有话想同母妃说,请母妃先秉退左右。”

  皇贵妃见了她的样子后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照着苏黎月的意思秉退左右。

  “现在你可以说说何事了。”

  “母妃,黎月对不住你,对不住王爷。”苏黎月突然跪下。

  “这……”皇贵妃一脸糊涂,“怎么回事?”

  “母妃,昨儿黎月身子不适,王爷请孙神医替黎月诊治,孙神医诊治后,他说……说黎月身子极其孱弱,不适宜为王爷孕育子嗣,即使不小心怀上了,孩子也可能流掉或者先天畸形,天生愚笨,恶疾缠身………”苏黎月激动地有些语无伦次。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就是苏黎月的B计划。从皇贵妃那天在宫宴上的态度看来,她应该是个很重视子嗣的人。

  “什么!”皇贵妃果然脸色一变,有些阴沉,“当真?”

  “黎月不敢欺瞒母妃。”苏黎月拿出手帕,擦眼泪,像猪蹄一样的小手“不小心”暴露在皇贵妃面前。

  “手怎么了?”皇贵妃问。

  “母妃不要问了。”苏黎月突然“惊慌失措”地把手藏在身后。

  “起来,把手给本宫看看。”

  “母妃……”苏黎月“泪眼婆娑”,目光闪躲。

  “母妃的话你不听了?”皇贵妃声音提升了一个调。

  苏黎月只能“无奈”起身,将手伸到皇贵妃面前。

  皇贵妃拉着她的小手看了看,不小心触碰到苏黎月的手臂,苏黎月蹙起好看的娥媚。皇贵妃一脸狐疑地看着苏黎月,慢慢掀起她的衣袖。

  只见苏黎月白皙细嫩的手臂上布满了青横交错的痕迹,密密麻麻的煞是恐怖。

  “怎么回事!”皇贵妃有些触怒,即便苏黎月不能生养,现在也是她儿媳,哪个不要命的连豫亲王妃都敢打。

  “母妃,王爷他不是故意的……”苏黎月马上“澄清”,又间接把所有脏水都泼南宫宸身上。

  “宸儿,他打的?”皇贵妃一脸诧异,不敢相信南宫宸会对苏黎月动手。

  “母妃,你不要责怪王爷,王爷他不是故意要这样对黎月的!昨儿个孙神医诊断后,王爷就一直闷闷不乐。我知道王爷心中也难过,我不怪他,只怨自己福薄。”苏黎月一脸中国好儿媳的模样,体贴“维护”南宫宸。

  “黎月不忍拖累王爷,也不想令母妃失望。黎月斗胆,想请母妃让王爷休了黎月,黎月没脸再面对王爷了……”苏黎月低声啜泣,可怜巴巴的样子任谁看到都心疼。

  “这…………”皇贵妃有些不忍,但是想到苏黎月可能不能生养,又有些动摇。“这,容母妃考虑一下吧。唉,真是苦命的孩子。”

  苏黎月见奸计即将得逞,暗地里勾起狡黠的笑容,然后又一脸哀怨苦愁的模样,对皇贵妃说,“还请母妃对今日的谈话内容保密,黎月不想令王爷难做。”

  “唉,好吧。”皇贵妃一脸怜惜地拍了拍苏黎月的手背。虽然苏黎月规矩识礼,聪明伶俐,是豫亲王妃的不二人选。但是不能生养,确实犯了大忌,她不能让她的皇儿绝后,没有嫡子。

  接下来苏黎月又和皇贵妃寒暄了一下。天色渐渐变黑,苏黎月见时间差不多了便对皇贵妃说:“母妃,天快黑了,黎月就先回王府了,改日再来看您。”

  “恩,去吧。”皇贵妃样子有些恹恹的,也许是被苏黎月的“不能生养”打击到了。

  

  

  

  

  

  

  

  

  

  

  苏黎月迈着轻快的步子,身后跟着几个太监宫女。苏黎月的心情很好,脸上都是止不住的笑意,看来她很快就能摆脱南宫宸了!想到她以后滋润的小日子,她雀跃地忍不住小声哼起歌来。

  “六弟妹,你的绣帕掉了。”

  淡雅好听的声音在苏黎月耳边响起,苏黎月回过头去。

  只见礼亲王身着白色的上好丝绸,衣袍上绣着雅致竹叶花纹,黑发以羊脂玉簪束起。夕阳的余光打在他身上,使他的身影好似渡上一层金色的光晕。他弯腰拾起地上的绣帕,神色静宁而祥和。一举一动透漏着贵气,浑身散发着禁欲冷清的气息,优雅而矜贵,又如昆仑山里洁白的雪莲,让人不敢亵渎。

  南宫钰走近苏黎月,将手里的丝帕递给她。

  苏黎月接过,她觉得南宫钰身上好似有一股淡淡的清竹书卷的味道,闻起来很干净很舒服。

  “谢谢二王爷。”

  “恩。”他淡淡回应,然后缓缓转身准备离开。

  “二王爷请留步。”苏黎月叫住他,不知道为什么,南宫钰给她一种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觉。他身上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牵引着她,让她忍不住想和南宫钰交个朋友。

  “六弟妹有事?”他语气平静地如一汪清泉。

  “二王爷,我可以和你交个朋友吗?”苏黎月有些不好意思地问。她是个比较慢热的人,不喜欢主动和陌生人接触,对于人际交往也不太懂,但是南宫钰是她第一个想要主动结识的人。

  南宫钰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问,脸上顿了一下,不过很快又恢复平静。

  “可以。”淡如止水的声音。

  “那,这个给你。”苏黎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魔方放他手上,这是在梓潼轩时她闲来无事做的。大学的时候,楚歌很迷魔方,一直带着她玩,不知不觉她就喜欢上魔方这项智力运动了。她最喜欢的魔方大师是澳大利亚的菲利克斯·曾姆丹格斯,菲利克斯是澳大利亚的魔方天才,在中国被称为菲神。他曾连续多次刷新多个魔方项目上的世界纪录,是一位全能的魔方玩家,目前已打破78项魔方世界记录。

  苏黎月觉得坐马车来皇宫的路上太无聊了,于是带了一个魔方消遣时光,没想到派上用场了。

  南宫钰疑惑地看着苏黎月。

  苏黎月怕他拒绝,连忙说,“这是见面礼,希望二王爷别嫌弃。”

  南宫钰看了看手中的魔方,问:“这是何物?”

  “这个叫魔方,我教你玩。”苏黎月走到南宫钰身边,把如何玩魔方的方法告诉了南宫钰。

  南宫钰很聪明,一下就找到窍门了。他修长的双手如流水一般快速转动魔方,不一会魔方的六面就被他转好了。他眼里带着一丝新奇,觉得手中这玩意很有意思。

  “谢谢六弟妹,我很喜欢。”

  苏黎月觉得南宫钰平易近人,不像南宫宸那样一直对她摆架子,自称“本王本王”的。瞬间对南宫钰的好感度上升。

  “二王爷你喜欢的话,我下次再做个十二阶魔方,十三阶魔方,五魔方,金字塔魔方给你。”苏黎月看着南宫钰的样子,有一种找到志同道合的好基友的感觉。

  “谢谢六弟妹。”南宫钰还在转动研究着手中的魔方,看得出来他很喜欢。

  “二王爷不要一直叫我六弟妹了,可以叫我黎月。”

  苏黎月似水般氤氲的星瞳撞进了南宫钰眼中,他明显感觉自己静如死水的心脏跳动了一下。

  “那你也不要一直叫我二王爷了,叫我南宫钰吧。”

  “好啊。”苏黎月爽快应到。

  “咳~~”旁边的小德子轻咳一声,提醒道:“王妃,时候不早了,您该回王府了。”

  苏黎月听到小德子的声音有一种烦躁的感觉,但也只能无奈对南宫钰说:“好朋友,那我下次再找你玩。”

  “好。”南宫钰竟有些期待下次的见面了。

  看着苏黎月远去的背影,南宫钰眼中泛起一丝波澜,好朋友么…………他性格孤傲冷僻,没有人真正把他当朋友,那些阿谀奉承,阳奉阴违的人他更是不屑,甚至对于他的母妃他也是冷冷淡淡的。如今对着苏黎月他竟没有一丝排斥,也许他真的能和苏黎月做好朋友吧。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