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霸爱绝色宠妃

第八章 出府

霸爱绝色宠妃 锅璃仔 4329 2016-09-21 16:51:50

  清晨,整个世界都是清清亮亮的。阳光透过淡淡的清新的雾气,温柔地喷洒在尘世万物上。

  女子卷翘而浓密的睫毛微颤,过了一会,她睁开似水的秋瞳,绝美的容颜带着一丝慵懒,她下了床走到窗台,窗外美景与她相比也黯然失色…………

  “小姐,你起了吗?”门外,翠儿的声音传来。

  “恩。”苏黎月趴在窗台,南宫宸什么时候走的她不知道,她想她该深思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做了。凭一个女人的直觉,她感觉到南宫宸对她有兴趣了。为什么会这样?她明明一直在恶心他………最后她总结出了,南宫宸是个大贱男,喜欢浪荡的女人!她用错方法了!

  “小姐,我伺候你洗漱吧。”翠儿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路。

  “恩。”

  洗漱完毕后,翠儿给苏黎月传早膳。早餐很丰盛,有燕窝粥、豆浆、馒头、油条、水晶饺、桂花糕、马蹄糕、莲子糕、栗子糕、枣泥山药糕、胭脂凉糕,还有几个她叫不出的糕点…………苏黎月只想说,王府生活很奢侈。

  “翠儿,以后让厨房不用做这么多早膳了,我只要白粥馒头就好了。”苏黎月吩咐道,她喜欢吃清淡的,而且她饭量不大,那么多她也吃不下。

  “小姐,王爷今早吩咐翠儿好好照顾您,如果让王爷知道翠儿给小姐准备的早膳那么简陋,王爷会责罚翠儿的。”翠儿一脸为难。

  没那么严重吧,苏黎月一脸怀疑地看着翠儿,算了,不为难她了。

  “小姐,昨晚你和王爷有没有……有没有~”翠儿暧昧的目光在苏黎月身上来回流转。

  “翠儿,你怎么这么八卦。”

  “小姐,你取笑翠儿。”

  苏黎月:“……”

  好吧,她知道了,女人八卦是天性。

  “翠儿,一会给我准备一套男装。”在王府这么多天了,她还没出府玩过呢,难得穿越到古代,她要趁此机会好好考究一下古代的市井生活。

  “小姐你要干嘛?”傻丫头一脸天真的问。

  “出府玩啊。”

  “不行的,不行的小姐。我们不能随便出府,您想出去,我得先去禀报王爷。”古人讲究礼制,大户小姐足不出户,养尊处优。平民女子因为生活所迫或会经常出门的,都应尽量避免抛头露面。而已婚妇女虽然避讳少了,但出门社交也会遭致社会不齿,况且苏黎月是豫亲王妃,一举一动更应当符合规矩。

  “翠儿,你再这样唧唧歪歪的,我可要生气了。”

  “小姐……”翠儿泪眼汪汪。

  “我的话你也不听了?”

  “那好吧……”翠儿无奈。

  用过早膳后,苏黎月换上了男装,将青丝馆起,以白玉琉璃冠固定。不过苏黎月照着镜子怎么看怎么奇怪。

  “翠儿,我这样像位偏偏公子吗?”苏黎月用手中的折扇轻抬起翠儿的小脸。

  “小姐别闹了,一看就知道是女的。”翠儿羞羞的说。

  “嘎嘎嘎”苏黎月感觉头顶一群乌鸦飞过。她就说嘛!!!怎么可能换个男装,馆个发就是个男的!别人又不是眼瞎!

  她坐到梳妆台前,打开妆奁(古代呈放化妆品的物件),拿出妆粉,黛粉,额黄等化妆品开始调色。没办法,古代的化妆品种类太少,她只能自己调色了。

  翠儿不知道小姐在做什么,不过当她看见小姐转过头的时候她差点没摔倒。眼前这个黑炭头加麻子脸,一脸乡巴佬样子的人真的是她家小姐吗!!!

  苏黎月大学的时候参加过一个化妆俱乐部,这对她来说小case。她先是用调好的深棕色粉底作底妆,然后把柳叶细眉用黛粉画成了蜡笔小新眉,在脸上点上坑坑洼洼的麻子,用妆粉将嫣红的唇色弱化,用手把头发抓成鸡窝……她现在整个人看起来活脱脱就一非洲难民。化妆品的力量是强大的,能把丑女变成美女,当然也能将美女变成丑女。

  “翠儿,愣着干嘛?快给我拿条白陵来。”苏黎月要……束胸,女人的特征太明显了,一下子就暴露了。

  翠儿看到苏黎月一切准备完毕后,简直要被雷焦了,如果不是小姐身上的华衣锦袍,她差点就要以为这是从哪来的难民了。

  “翠儿,不用跟着我了。”苏黎月走出房门。

  “小姐,不行的……”翠儿跟上。

  “停!立正,稍息,立正,向左转,向前走。好了,你就这样不要动,让我知道你动了,今晚就罚你洗茅房。”

  翠儿欲哭无泪啊……她家小姐怎么变成这样了…………苍天啊…………

  苏黎月走到花园时,看见一老人和一孩童正吃力地抬着一个大箱子,这是王府请来的外勤,负责整理王府书库,他们正要把破旧废弃的书籍抬出府外处理呢。

  苏黎月看他们搬的吃力,马上过去帮忙,要知道尊老爱幼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传统美德,苏黎月可是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四有”公民。

  老人家看着她的样子,也不像王府的贵人便让她帮忙了,还不停对她道谢。有了这个掩护,苏黎月很顺利的出府了,不过走到王府大门时,她还是紧低着头有一种做贼的感觉。

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各行各业的小贩们在沿街叫卖,有些在摆摊招揽生意,街上行人摩肩接踵,川流不息。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繁华的大街上有茶坊,棋社,客栈,珠宝店,当铺,车轿,牛马等,人们忙碌不停…………

  都市的繁华景色生动的展现在苏黎月眼中。她想起了宋代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清明上河图》在中国乃至世界绘画史上都是独一无二的。在五米多长的画卷里,共绘了数量庞大的各色人物,牛、骡、驴等牲畜,车、轿、大小船只,房屋、桥梁、楼城等各有特色,体现了宋代建筑的特征。《清明上河图》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

  能亲临现场,看到一副如《清明上河图》的街景繁华,她是幸运的,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穿越到古代的。她拿出刚买的纸和硬木画板,从单肩布袋里拿出炭笔,这是那几天在王府无聊没事干时,她制作的。虽然她会写毛笔,但是她还是喜欢用钢笔写字,于是做了这炭笔。纤细的手指在白纸上律动起来,不一会一副惟妙惟肖,栩栩如生的素描完成…………

  苏黎月曾经想成为一名流浪画家,踏遍祖国万水千山,欣赏沿途风景,绘制她的每一段旅程。然而,这一切只是梦,“南宫宸”怎么可能容许她这样做。

  转眼就到中午了,她来到一间客栈,将素描本搁在桌上,粗鲁的喊了一声:“小二!”

  “来了,客官,您要点什么?”小二笑脸迎迎地问。

  “给我来一壶花茶,几份特色小菜。”

  “好咧,客官。”

  上菜后,苏黎月仔细品味,吃饱喝足后,突然听见一阵吵闹声。

  “王员外,王员外……我求求你放过我爹吧,他真的没有偷你的东西,真的没有……”一位长相清秀的女子跪在地上哭喊着,楚楚可怜。

  女子面前站着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他一脸“愤怒”,脸部松弛的肌肉随着他的话语一抖一抖的

  “人赃并获还有假的吗?”

  一老头突然扑在他脚上,脸色涨红,神色激动:“王老爷,真的不是老奴偷的,老奴可以对天发誓的。”

  “去!”王员仔一脚踹开老头,“给你两条路,一条是我抓你去官府,一条是拿你女儿抵债!”

  “不要啊,王老爷,我真的没偷,你相信我……”老头还在苦苦哀求。

  “贱奴!偷了东西还不承认是吧,来人送官府!!!”

  两个健壮的男人上前抓住老头,拉扯着他要送官府。

  “爹。”女子冲上前去阻止,“不要抓我爹去官府,求求您们……”

  场面混乱起来,两个健壮的男人手用力一挥,那女子倒栽在地上,头磕在了一旁的木柱上。

  坐一旁的苏黎月看不下去,她最讨厌欺负弱势群体的人了!将刚买的板栗悄悄扔在王员仔脚下,嚣张王员外当然没注意到。

  “柳儿啊,只要你肯乖乖跟了我,我就饶你爹一命。”王员外笑着,他向前走一步想搀扶美人起来,结果却摔了个狗吃屎。

  “哈哈哈哈……”周围的群众笑起来。

  王员外老脸抽搐地难看:“哪个王八羔子竟敢算计本老爷!!!”

  苏黎月默不吭声,她才不会说是她呢。

  “你们!还不快扶本老爷起来!!!”王员外对着他那两个呆头呆脑的保镖喊道。

  王老爷被扶起,他一脸愤怒,直接拿老头出气:“愣这干什么,把这贱奴送官府!!!”

  眼看一场腥风血雨又要掀起,苏黎月只能挺身而出。

  “且慢。”她上前阻止。

  “你谁啊!”王老爷一脸不屑地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贱民。

  “草民是一个仰慕王老爷的人,早就听闻王老爷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貌似潘安,气宇不凡,才高八斗,学富九车,上知天文地理,下晓鸡毛蒜皮。心地善良,和蔼可亲,乐于助人,优点多得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实乃人中之龙,旷世奇才也。 ;;”苏黎月一副佩服的样子:“请在坐的各位出了这个门以后保持低调和神秘,对王老爷的帅气和英俊只字不提。不要让王老爷帅气到没朋友,帅到不敢出门,各位大侠!!!答应我好吗?!!”

  客栈中的人都被苏黎月弄的一愣一愣的,惊呆了…………

  人都喜欢被人拍马屁,王老爷抖动着他的肥肉笑的灿烂:“小兄弟,有眼光!”

  “你们父女二人究竟犯了什么事惹我们机智聪明,善良大方的王老爷生气了!”苏黎月愤愤不平地对着那对父女问。

  “这位公子,我们冤枉啊……”

  “闭嘴!你们这么说是在说我们机智聪明,善良大方的王老爷是非不分吗?王老爷可是明察秋毫,火眼金睛的,你们要有冤屈,王老爷一定会调查清楚,还你们一个公道的。是吧,王老爷?”苏黎月转过头一脸崇拜地看着王老爷。

  “没错!”王老爷这会可是骑虎难下了,如果他不调查清楚,岂不是显的他小气吧啦,是非不分,那么多人都看着呢。

  “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说来听听。”苏黎月问

  “刚刚老奴替王老爷去付账,结果回来时王老爷说他的传家玉佩不见了,然后王老爷让阿古阿力对大伙搜身,结果玉佩却在我身上找到了,老奴冤枉啊,真的不是我拿的。”老头激动的解释道。

  “请王老爷将玉佩借给草民看看。”苏黎月对王老爷说。

  王老爷将玉佩递给苏黎月。

  苏黎月发现玉佩纹路的缝隙里有一丝血,因为这是一块红玉,如果不仔细看,还真难发现这一点点血。苏黎月环视了一下四周,与一个健壮的保镖对视,他马上低下头。

  “王老爷,草民愚昧,实在看不出什么,看来这老头就是窃贼无疑了。”苏黎月说话的同时用余光扫了一下那名保镖,看到他松一口气,然后表情变回正常。

  “我就说嘛,这贱奴肯定是窃贼!阿古阿力,马上抓他去见官!”王老爷发生喊。

  两位保镖过来抓住老头,老头直呼冤枉啊。

  “咦?你的手受伤了吗?”苏黎月一脸“关切”地问阿力。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阿力哪想那么多,直答:“是啊,今早不小心被刀割到了。”

  “王老爷,这玉佩你一直戴在身上吗?”苏黎月接着问

  “对啊,我吃饭的时候还在呢,这奴才回来时就不见了。”

  “既然如此,那么请当时在场的人去检查一下,那块红玉缝隙里有血迹,那么窃贼一定是受了伤的人。”

  王老爷仔细看着他的玉佩,“还真有血迹呢!!!不仔细瞧还看不出来。”

  “王老爷,我没有受伤,你可以让人检查我!!!”老头听了苏黎月的话也反应过来了,急急证明自己的清白。

  “啊古阿力你们都过来,本老爷要亲自检查!”王老爷盯着阿力,刚刚他可是听到了,阿力说他的手受伤了!!

  阿力知道无力回天,瘫倒在地,不停求饶:“老爷,我不是故意的……老爷,对不起……”

  “真的是你!阿力,你太让本老爷失望了!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阿力默默地望了眼老头的女儿,然后说:“因为柳儿不肯和我在一起,我要报复她!!!!”

  柳儿睁大双眼,然后一脸气愤:“你这个畜牲!”

  苏黎月见真像水落石出了,默默离场,她喜欢低调。

  角落一俊美男子目光一直停留在苏黎月身上,他嘴角勾起一抹邪魅诡异的笑。

  某条忠心的狗一看自家主人的神情,马上了然,看来府里很快又要多一个的男宠了。

  “主上,属下马上去调查这个人的底细。”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