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嘘,看!

第五章 夜晚时分

嘘,看! 風流枼碎 3081 2016-10-15 15:55:41

  容墨很喜欢夜晚时分,一个人呆着的时候。容墨喜欢这里的夜晚,很安静很安静的,让人的内心莫名就平静了下来,没有了往日的烦躁,找到了内心深处的净土。容墨喜欢躲在被窝里偷偷的去听门外客厅内父母亲的明显是压低了音量的对话,还有电视机放出的很是细微的几乎无法听见的声音,容墨能够依稀听见一两句模糊不清的语句。容墨在这个时候总觉得自己是一个窃听风云的接听员,正在万分谨慎的倾听着任何细微的声响,或许这是每一个男孩从小到大或许是溢于言表又或许是深藏于心的一个关于英雄的大梦想。容墨最喜欢听到的对话,莫过于母亲的那句好困,还有父亲紧接下去的睡吧,这对于容墨而言是十分重要十分重要的暗语,作用至关重要的对话。在接下来外面便会陷入一片沉静,没有在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出来了,容墨即使无法看见也能确认那是父母在准备睡觉而关掉了电视的情况。容墨经常会作出这样的事情来,他记得自己小时候也爱这么做,骗父母上床睡觉,熬到他们睡觉了再起来,自幼就经常做的事情长大了也不会忘记的,容墨想。他想起了自己头几次的行动,发出的声音大了点儿,母亲的听力一向很好的,即使隔着一道木门和一堵墙也能听得见,自然结局是免不了的一顿痛打。第二天容墨就穿着长袖长裤顶着炎夏六月的太阳,只为了遮住自己那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

容墨就又开始想起了自己的过去,他记得自己小时候是个很幼稚的孩童,整日都梦想着能够成为一个拯救世界的大英雄,和伙伴们聚集在了一块儿,就把家里的床单扯下来,站在自家的大大的阳台之上像是个王者俯视着楼下的几个孩子,好大的风那个时候,把被自己裹了一圈在脖子那儿打了个蝴蝶结的床单吹得直乱飞,总是把容墨的视线遮得个严严实实什么也看不见,除了床单上面蓝白相间的格子。至于后果是什么呢?容墨不太记得清楚了,只是模模糊糊的记得个大概,就是自己的那个比自己小了四岁的小表弟找自己要糖吃没要着,就被他正巧看见了的这个画面打了小报告给了容墨的母亲,那天晚上母亲把容墨的床单翻了出来,上面有着一大块水渍——被阳台晾着的湿衣服弄湿掉的,母亲也不说什么,就是把这床单拿去手洗了晚上晾起来,后果便是那天晚上容墨睡觉没了床单背下都是硬梆梆的木快板子,搁得一晚上磨得生疼不舒服,翻来覆去没睡个好觉,大半夜起来突发奇想把自己的被子垫在了下头,然后第二天就因为这个着了凉,鼻头被揉的红红的大大的,活生生就一个小丑的形象,难受得要死了。容墨有些儿觉得自己很莫名其妙,总是喜欢胡思乱想的思绪乱飞,总是会分心发呆的一个人。于是容墨就开始在心里责备起了自己的不专心,但是又觉得自己好像也没有做错了些什么,就干脆什么也不去想了。

容墨就把自己的脑袋埋进自己的两个膝盖里面,只露出一双乌黑乌黑的双眼,看着同样是乌黑乌黑的四周。容墨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声响,断断续续的微弱得很,但是他没有什么心思去看那些,可能是老树上那只总喜欢大半夜起来感叹的鸟儿吧?容墨对自己说,他觉得现在的心情很烦躁,但是呢烦躁了一会总有会回归平静,心静止水,这便是夜晚的神奇之处,让人心平如水。容墨依然能听见那阵声响还在陆陆续续的出现在他的耳边,萦绕着自己,缠着自己的双耳不肯离去,像是一个刚上幼儿园了舍不得离开父母所以死死抱住父母亲的双腿把自己像是八爪鱼一样缠在父母身上的孩子一样,整个人都挂在了自己的父母的大腿上,这声音也是这样的缠人。容墨有些不耐烦了,他想要去窗户那里看看,看看究竟是谁,究竟是怎么了,大半夜的会传出这样的声响。但是容墨不知道为什么一点儿也不想离开自己的床铺,它实在是太温暖了,而他此刻又正好渴望着温暖,比平时赖床赖到大正午才懒散的起床的时候还要贪婪这份温暖,容墨就开始猜测,猜测究竟是怎么了,猜测着究竟为什么会传出这样的声音。

可能是对面的那户人家,那户人家的女儿比自己要小上个三四岁,念初几来着,容墨也不太记得了,容墨知道那户人家就那么一个女儿,自小娇生惯养,要什么一声呼唤就马上送到。那个小闺女儿很喜欢吃的就是肉松,剁得碎碎的缠在一起又没有分开的肉松,味道还要咸一点儿,那姑娘说肉松味道要重一些咸一些才能更好吃。反正容墨不知道吃肉松会有这么多讲究,比起肉松,他更喜欢吃的就是母亲紫砂锅里熬着的那一个个皮软肉多的大鸡腿,那样吃着才叫过瘾呢!那户人家的女儿喜欢吃肉松,她的母亲就半夜起来总是去帮女儿剁肉松,好让女儿一大早起来吃到这么美味的肉松——对了,这个女儿还是个走读生,不是住宿生,因为父母亲担心她在学校里受委屈的缘故。容墨听小区里每天早上准时起早打太极的老人家说的这些事情。但是容墨听了听,觉得不太对劲。他还是无法将自己的好奇心用力的压下去,就像是把一个渴望着飞上天空的小鸟好奇的探出了半个小脑袋,想把它按下去却又不舍得的那种感觉。容墨妥协了,他穿上拖鞋,起身走到窗户边去看看,外面怎么了。这一看,倒是把容墨给吓了一大跳,差点儿就因为惊讶而跌坐在了地板上,差点儿就要狼狈不堪的一副模样子了。

窗户外头有一棵早就上了年纪的老树,听爷爷说爷爷青年时候这老树就已经在了,也是个要没了的生命了,爷爷还在世的时候,就总喜欢伸出青筋格外突出的没有一点儿肉的手去抚摸这棵老树的树干,念叨着这老树也和他一样要下黄泉走鬼门关头去了,到时候应该结个伴一起走之类的话,越到后头就越喜欢和这老树呆在一起,但是爷爷走了这么多年了,这老树仍然在体验着四季带来的变化,根部依旧深扎于泥土之中。有时候容墨就会想,人老死之前,会不会有一种预知能力,能够得知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向尽头。老树有一枝丫一直延伸到容墨这屋子的窗户外头,打开了窗户那树枝就能伸进来,此刻容墨就看见一个穿着黑色大斗篷的少年很潇洒自如的倚靠在这老树的上头,侧坐在这枝丫上面双腿自然的往下垂着,偏过头来容墨只看见了那人的眼,就是那双过目便不会忘记的碧绿色的瞳孔,一看便能够确定这人的身份。容墨看得出来,这家伙想要叫自己把窗户打开来,先前那一阵阵断断续续莫名巧妙的声响,怕就是这家伙伸手往自己玻璃窗上敲过去时发出的声音了。容墨在心里猜测着。他想起来自己小的时候也特别喜欢爬这棵老树了,坐在这枝丫上头,兴高采烈的使劲的晃荡着自己的双腿,那腿其实也没什么好晃荡的,又不是特别的长,短短的,瘦瘦的,放在枝丫上面更惬意一些,可那时就喜欢那样子去玩腾。

一想到这里,容墨忽然起了个坏心思,他想要忽略掉外头那家伙,就当做什么也没有看见,让他一个人在外头尴尬会儿。容墨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可以是小肚鸡肠的人,他胸怀又不宽广,心胸又不开阔,也不用去当肚里撑船的宰相,更不用去当容纳百川的圣人,容墨为什么不能作弄他呢?容墨本来就是一个容易嫉妒的家伙,他对于比他要好的人都是有着嫉妒之情的,或多或少的都有。而苏轮就是让他嫉妒的那个人,嫉妒他的潇洒,嫉妒他的自由,对了,最重要的是那个,自己在坐在那枝丫上头的时候就不会像他那样有一种莫名的意境美。容墨就是这样的人,他是个最普通最平凡的人,卑微到被忽略了也不会被感觉到奇怪,可是上帝偏偏喜欢玩弄自己手下的棋子,容墨这样平凡的人,注定过不起平凡的日子,而这一切的原因,也不过是因为他太平凡了,平凡到不能平凡的境界。其实这便是自然之道,你不可能永远平凡,处处平凡,也不可能永远伟大,处处伟大,容墨就是这么一个极端,他的平凡在于他的这颗会嫉妒的心灵,而他的不平凡的开始却也是因为他这颗心灵。事物永远都是极端,两面极端。容墨在体验了自己的少年时期以后总免不了发一番感慨,当然了,那都已经是后话了。此刻容墨只是单纯的想和窗户外头的人开一个满足于他那颗虚荣心的小玩笑,而这一番举动也从此为他的人生打开了另外一扇大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