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嘘,看!

第四章 那双眼睛

嘘,看! 風流枼碎 3038 2016-09-28 16:25:11

  容墨是在出门的时候路过学院的。本来他只是想要看看,看看那早已破裂了不少但是又被新买的油漆吐得有些儿别扭的围墙,还有不久前新建起来的蛮大的保安室。可是他看见了意想不到的玩意儿, 容墨看见了那双眼睛,此时正蹲在围墙上俯视着校园内的一切,他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披着一件乌黑乌黑的斗篷,被他随意的把末端挥在了另一边,他蒙着面,带上了帽子,只露出那双很好看的,令人印象深刻的眼睛,容墨发现,那双眼睛好像比上次看到的还要纯净了。容墨看见那人轻松的往下一跃,便不见了那人的踪影,身轻如燕。容墨在心里评价着。无论是对这件事情的好奇还是对这人的好奇,容墨不知哪里又燃起了的勇气,他踩着几块形状不一的砖瓦,抓着围墙上有些吐出来的地方,用力一跳,总算是爬了上来了。容墨畏畏缩缩的坐在围墙上头,他往下看了看,很高。不是容墨太过于胆小,而是这堵围墙本就是针对孩子爬墙才故意建成这么高的,容墨本就有些恐高,何况勇气这种东西,鼓起了一次后就很难再有第二次的出现了,容墨很清楚自己,应该是怕了。容墨把自己搞成了一个很尴尬的处境,想要进到校园里或者回去却又不敢下去,想要继续坐在这儿又害怕被那人发现。容墨两只手死死抓着砖瓦,他用他已经有些长了的指甲狠狠的在上面刻了几道,构成了一个字:“跳”,然后容墨很慢很慢的把手放在了胸前,索性闭上了眼睛,晃荡在半空中的双脚使劲一蹬,整个人都开始往下沉了。

容墨下意识的想要抓住什么,可是什么也没有,自己可是个男人,容墨对自己说,于是他勉强睁开了眼睛,双手互捏着生疼,容墨觉得自己的心跳的比平时要快,快多少呢?容墨也不知道,但是容墨肯定心跳声很快,很快,扑通扑通的。容墨看不见那人的身影了,真是该死的,好不容易有惊无险的下来了,竟然就这么跟丢了。容墨在心里咒骂着,脚狠狠的踢了下围墙,不出所料的,容墨的脚尖生疼得很。容墨觉得头顶上是多了一片阴影,一股热气涌来,容墨抬了抬头,猛然发现刚才自己跟踪的人竟然就坐在自己的头顶上看着自己,露出了牙齿:“喂喂,你这小子,看什么呢?你大爷我在你头上呢!”容墨看见那人很自豪很骄傲的对自己说。容墨被这一出声吓到了,他猛地把右手放在胸口处,感受着自己心跳的律动,那颗急躁不安的心,随着这番举动倒是慢慢的平静了下来。真好,受了那么大那么多的惊吓以后,我还能够活着。容墨没有来的在心里感慨着。“小子,跟不跟我走?帮你喜欢的那女的报仇?”那人依旧是笑嘻嘻的样子,话语却让容墨睁大了眼睛,然后容墨看见他跳了下来。容墨觉得自己的声音一定是在颤抖着的,因为什么?为什么会颤抖?容墨问自己,激动,还是畏惧?“你的意思是,你知道谁害死了夏黎离?那个死去的女生?”容墨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人,那人还是笑着的。

“我自然是知道,才来这里的。小子,你跟不跟我走,离开这里,我看你不应该呆在这里才对。”那人向容墨伸出了手,那只手被藏进了斗篷里,胳膊什么都看不见,连手掌也被带好了手套。容墨摇了摇头,他说:“不了,我不想改变。”是的,一点儿也不想改变了。容墨知道,为夏黎离报仇,远远比不上做出改变的痛苦。他一点儿也不像离开这里,他有爱自己的母亲,还有父亲,容墨实际上很自私很自私,他贪恋着这一切。容墨害怕着,害怕着一切的改变。改变的太多了,这种疯狂的改变,从昨天开始,从死亡开始的,巨大的改变。容墨摇摇头,他拒绝再一次的改变,他承受不起,他不是英雄。“还以为你这小子有闯荡天下的志向,没想到呀,是个想要平淡的孩子,跟那家伙一样子。”那人也不尴尬,收回了伸出去有些久了的手臂,估摸是有些麻木了吧,不然也不会在那里轻轻地揉着。在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那人的眼神黯淡了下去,语气也低沉了。容墨觉得,这个时候,那人和自己有点儿像了。容墨觉得眼前这个人口中的那家伙,对他一定很重要。“是的,有些人喜欢平淡。”容墨喃喃着,像是说给自己听,又像是说给那人听。容墨觉得,平淡点儿是最好的,平淡的一生是他的期望。

“但是为啥你这小子也没有热血,明明看上去蛮热血的呀!”那人从悲哀的情绪中走了出来,又开始了疑惑的问题。“少年时期都有热血,我的热血昨天正好没了。”容墨脑海里又浮现了那些刺眼睛的鲜血了,他忽然觉得胸口一阵难受,想不到自己会这么害怕她了呢有一天。容墨苦笑道。“小子呀,你就是太痴迷了,可惜了一好苗子。”那人很用力拍了下容墨的后背,容墨哪能经得起他这番折腾,弯着被不停的揉着伤口处,幸好不是腰,容墨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想,然后又觉得这想法很有道理,是呢,幸好不是腰,

更难受。“不过要不跟着我,直到抓到了那个鬼再做决定也不迟。”很具有诱惑力的条件,是呢,这样一点儿也不吃亏,哪样都是赚到了的。容墨在心里思考了一番后笑了笑,他倒是要看看是那个鬼,杀死了夏黎离,容墨在心里发誓要把那鬼碎尸万段。于是容墨点了点头,笑了:“倒是一个好主意,那我们就是暂时盟友关系了。”容墨又思索了一番,填上了几个字:“不过你要记好了,我不会和你离开的,永远也不会。”那人也笑了,他终于握住了容墨主动伸出去的手:“没事,记住了,大爷我叫苏轮,这个名字给我记好了啊,你一定会跟着我走的。”那人很肯定的样子。容墨没怎么当回事。

“既然是盟友关系,那么就要知根知底,我们只是暂时的,所以不需要知道太多,只要知道对方的名字就行了,对吧?”特意把“暂时”两个字咬的很重很重,容墨故意装成询问的样子。苏轮不是个傻子,他自然听得出了这一语双关,但是他并没有回复。“宀 谷容,黑土墨,我的名字是容墨。”容墨把笔画写在了空气之中,他觉得那名字随着到来的风一块儿飘远了。“很有诗意的名字,你是打算当一个作家?”

苏轮看着已经远去了风,他把快要掉落的斗篷帽子又重新戴好了,那番评论不知道是不是处于真心还只是客套话。“不,一岁抓周的时候,我并没有去抓放在地上的钢笔。”“那你抓到了什么?”“我母亲告诉我说,我那时候在地上爬了好久好久,最后抱住了正在放动画片的电视机。那个时候那部电视机里正播着一部战争的场面,那群人们朝着一个英雄射箭。我母亲说她记得很清楚,一点儿也不差。”谈到了自己的母亲时,容墨眼里本来的戒备与警惕一下子就消失了,只剩下似水般的柔情,还有孩子对家人的依恋。苏轮也是重情义的人,看得明白这眼下包含的情感。“那还真是件趣事,意味着什么吗?”苏轮把双手都藏进了斗篷里,注意不到他的手此时正背在背后。“不知道。”容墨摇了摇头。

“那里人说,电子产品以后会是个电脑软件专家,可是我母亲却否认了,他说我会是个很平凡但是又伟大的人,有着和普通人不一样的职业经历。结果到了现在,我还是个比平凡人还要平凡的孩子。”容墨耸了耸肩,有些儿无奈。“不过我想经历了这些事以后,我就真的不平凡了吧?”嘴角勾起了的是讽刺,

不是笑意。“喂,我问你,你知道夏黎离是怎么死的吗?”容墨结束了回忆,他又开始想起了夏黎离了。

“被鬼杀死的,那鬼看样子战斗力蛮高,因为战斗力低下的一般会选择依附在人类身上而不是将人类直接杀掉,不过也不是什么特别厉害的,因为那具尸体血肉模糊,很明显那鬼的实力还没有到上的那一部分,应该是中上等实力,尸体上面全部都是大的惊人的伤口,你喜欢的女孩被那鬼折磨得有些儿惨,由此可以看出那鬼的属性应该是第二类战斗属性的鬼魂,不会很难对付。你跟着我便好了,不必多问。”刚才还在说笑着的苏轮变得很严肃的样子,容墨被他所散发出的气势给吓着了。真是的,这家伙究竟是什么人?人不人鬼不鬼的!容墨再一次打量着苏轮那双碧绿的眼睛,里面还是很清澈的,什么也没有的干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