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嘘,看!

第三章 恐惧者

嘘,看! 風流枼碎 3109 2016-09-27 16:13:04

  容墨记得自己在人群中看见了一双眼睛。碧绿色的瞳孔闪烁着光芒,未沾上世俗的一丝尘埃,保持着本质的纯洁与清澈。那双瞳孔里,容墨看见了自己的身影,那里面的自己,好像很迷茫迷茫的样子。那双眼睛消失在了容墨的视线里。容墨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双眼睛,大大的很有生气,给人一种活泼的感觉,仿佛这眼睛的主人,性格也是活泼大胆讨人喜的一样。容墨回想起那双眼睛,条件反射的看了看躺在地面上的夏黎离的那双眼睛。毫无焦点的瞳孔放大了几倍,里面是恐惧,还有鲜血。容墨忽然又想起了以前夏黎离的眼睛,也是很有生气的眼睛,俏皮的眨着,带着它特有的笑意,心中涌起一股悲凉,如果夏黎离还活着的话,就可以知道是谁的眼睛更漂亮了吧?容墨希望夏黎离活下去,可她已经断气了,再也不会用她那双眼睛去注视着容墨了。容墨强装着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走出了学生的包围圈。容墨觉得夏黎离还活着,

还在看着自己,用她那双自己看不见的眼睛来看着自己。但是容墨还是不能释怀,他还是很难受很难受的感觉,但不是他最难受的时候,容墨记得自己最难受的那天是奶奶去世的时候,自己连着几个月不出房门只是一遍又一遍的画着奶奶的脸庞,却越画越不像了。

容墨又开始胡思乱想了。他觉得等到很久很久以后,夏黎离的脸庞会像奶奶一样,越是回忆便越是遗忘,到最后什么也想不起来了。等到很多年很多年后,容墨会有妻子和儿女,还会每天去想夏黎离,尽管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容墨的猜测很可笑,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稀里糊涂的想到那么长远,但是他的确很认真很认真的去幻想了一下那种场景,莫名其妙的很……可怕惊悚的感觉。孩子终究是孩子,仍然改变不了孩子的天性和本能,容墨即使是个高二生了,也还是个孩子,忍不住要去幻想,忍不住要去恐惧。容墨是第一次这么不想以后想起夏黎离。可能是出自于恐惧,对已死之人的本能害怕,也可能是期盼,容墨不想夏黎离像奶奶一样在自己的记忆中变成一片空白,他希望在某一刻忽然想起这个美好的初恋时,她的一切在脑海里都是很清楚很完整的。容墨是这么期望着的。

学院因为这件事已经停课了。容墨看着自己的室友们匆匆忙忙的收拾着行李,然后飞快的逃离了学校,

好像有鬼一样。哦对,的确有鬼。容墨莫名其妙的内心升起了一把火焰,他想要捉住那个鬼。这个想法实在是太诡异了,在它出现的那一刻容墨被它吓了一大跳,容墨拼命的摇晃脑袋,这使得他的眼前被弄得一直在晃动着,很晕乎难受的感觉,于是容墨把眼睛闭起来了,继续摇着头,好像要把这个不可思议的念头给挤出自己的头脑中,可是怎么也甩不掉。容墨只好停了下来,愣愣的看着自己手中整理出来的衣物,才反应了过来,原来自己本来也想要逃的呀!容墨紧紧握着拳头,握得手心里全都是黏糊糊的汗水,不舒服得很。容墨忽然就觉得,刚才那个想法也是不错的,至少也是刺激的,他想要去看看,是哪个鬼身上染上了这么滚烫的鲜血,能够这么贪恋着鲜血的味道。但是容墨并不能够留在学院里,学院里的人们已经都消失不见了,因为他们都已经逃走了,容墨知道,再过十几分钟,地方上拍下来的那群官员就要来这儿赶人了,他必须要马上离开这里,至于捉鬼嘛,他觉得明天可以偷溜进来。

容墨已经把这个无比荒唐的念头当成了一件很伟大很有趣的大事情了,这是男孩们经常会产生的想法,容墨觉得自己会成为一个英雄,他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一个伟大的人。但是这件事,这个念头,在别人眼里是很荒唐的,但是容墨不知道这些。他还没有完全长大,还没有成为一个大人,他还算是半个男孩,踏入社会的同时怀念着童年,懂得了许多人性却还保持着儿时的那股热血,容墨还是半个孩子。容墨悄悄的抱着被塞得满满的鼓起来的行李箱,很重,容墨差点儿把这家伙直接摔在地板上了,但是容墨还是有很大力气的男孩,他在刚开始的艰难后立马就轻松了下来,行李箱的重量现在在容墨这里也不算太重的了。容墨在宿舍的窗子里,看着那群赶人的领导们在下面走过,一个个都在聊着天说闲话。这便是人类,容墨没觉得有多大悲哀。容墨抱着行李箱放轻了脚步声,小心翼翼但是又很迅速的往下走,到了一楼。容墨准备迈出脚步走出宿舍楼,那群领导们又过来了,容墨骂了一句该死,立马藏在了那堵墙壁后面,又忍不住好奇露出一双乌黑乌黑的眼睛偷看那群已经抓住了几个胆子小连校门也不敢出或者是和容墨一样胆子很大想要看看那鬼魂的学生们。容墨不想被赶出去,被这群领导们赶出去。

虽然无论是自己走出去还是被这群领导们拽着衣领拉出去,都是要出这校门的,但是容墨不想被这群领导赶出去,他那样子会觉得很羞愧很卑微,好像他像是古时候犯了错事的下人,被自个儿的主子责罚着一样,这会让容墨觉得很没有自尊,而且容墨很怕这群人,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给了容墨一种莫大的恐惧,不亚于夏黎离那具血肉模糊的尸体的恐惧。领导们走了,容墨听见他们的交谈,很轻松的语气,一点儿也没有害怕,甚至是担忧与不安。他们说,上边真是麻烦,死个人还这么兴师动众;他们说,死了个黄毛小丫头,还要专门跑一趟,什么也没发现,瞎忙活;他们说,该死的,烦人的很……该死的,容墨在心里重复着这句话,这是对那群领导们说的话。容墨对这群人的恐惧,正在变大,他很慌张很不安,他忽然觉得,要是被发现了的话,自己会被这群人弄死。容墨不敢往下想了,他又想到了夏黎离那具血淋淋的身躯,这让容墨打了好几个寒颤,全身发抖。容墨看着那群人走了,才哆哆嗦嗦的出来,看不到那群人们的背影了呢,也看不到那些被捉住的学生们了,容墨才敢猫着步出了校门。

容墨吓得瘫坐在了地面上,他抹不掉额上的冷汗,容墨不是第一次见到死人了,可是却比第一次见到死人还要害怕恐惧,第一次是悲哀,第二次是绝望,第三次,是真真正正毫无水分的恐惧。容墨的脑海里一直重复着夏黎离的样子,被鲜血覆盖住的脸,只露出一指甲盖的惨白,不是苍白,是死人特有的惨白肤色毫无一丁点血色,而这本来很夺目的白,却被周围那些像是开得艳丽的玫瑰一样的鲜血给让人忽略了。容墨其实不想用红玫瑰形容这血液,他一向讨厌红玫瑰,而且觉得它很俗气,但是容墨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会比这红玫瑰更让他产生厌恶,和不安。容墨瞪大了眼睛,他眼前忽然出现了夏黎离的脸庞,那早已不能入眼的,支离破碎的脸。容墨伸出了不住颤抖着的手指,指尖还没有碰到,那人便已经彻底消失了,什么也没有留下。容墨觉得两耳嗡嗡作响,诡异,太诡异,可怕,太可怕。容墨忘掉了本来还是一腔热血的那个念头,眼下的他压根就没办法去认同那个念头了,他才发现那荒唐的想法是多么令人感到可笑。

但是第二天,容墨还是来到了校园这里。容墨那一夜怎么也睡不着,他索性从床上爬了起来,坐在冰冷的窗台上看着夜空,父母都回来了,为了这件事情回来的。容墨那个时候看到父母,看到他们增多了的皱纹和弯下去腰,被染白的稀疏头发,还有厚重的黑眼圈和眼袋。容墨更加的不想再去学院了,万一真的遇到了鬼的话,万一自己就死在了那鬼手里的话,那么父母会怎么办?而且容墨也没那么幼稚,他也是个贪生怕死的人,他更想要活下去,活到老去。这很正常的事情,毕竟世界上不会有那么多人想英雄们一样庭审救人,牺牲性命,每个人都是贪婪自私的,容墨也是,他也是贪婪自私的,不过没到那种程度,他还是想要活下去的,而且他还没爱夏黎黎爱到牺牲性命只为报仇的那一步。容墨本来一点儿也不想再回到这个学院里的。但是那夜自己口渴倒水的时候,父亲坐在沙发上,看到自己,开起了客厅的灯,向着自己招了招手示意过去。容墨很乖巧的过去了,那一夜谈了一夜的心,父亲知道自己喜欢上了一个女孩,也知道那个女孩就是这次死去的。父亲说,如果你想去看看,就去吧,这都是命运,谁也阻挡不了。容墨是动摇了的,但是他明显看见了父亲严肃不舍的神情,不行的,容墨对自己说。

但是容墨还是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