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关于我与来自异世界的老公的日常

五国篇 前篇

  能让林黑恨到一辈子都不会原谅的,只有SP。

  SP是Super Power Management Bureau的缩写,中文翻译过来是“超能力者管理局”。

  没错,这个世界存在超能力,也存在使用超能力的人,能力者。无论世人听到这个消息是相信还是嘲笑,毋庸置疑,能力者的的确确于存在这个世界上。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林黑,便是能力者其中之一。

  至于林黑为什么对SP恨之入骨,没有人知道。

  

  英国伦敦。林黑走在大街上,回头率可以说是非常高的。

  从名字就可以看出来,林黑是一个亚洲人,拥有着欧洲女孩从未有的精致面庞。比起阳光开朗的欧洲女孩,林黑的脸多了一丝柔和与冷漠。但是比起亚洲面庞,令她回头率如此之高的还是她整个人和着装打扮:黑发黑眸,黑衣黑鞋。好像除了她白到有些苍白的皮肤之外,她整个人都好像被黑色包围了一般。让人不禁想到了那些摆在橱窗的美丽的瓷娃娃。或许谁也想不到,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孩竟然是世间少有的能力者。而她身上背负的超能力,估计就更难以猜测了。

  林黑当然注意到了这些异样的目光,她皱皱眉,随后加快了行走的步伐。

  “以貌取人的东西。”她如此想着。

  大概走过了两个街区,林黑终于在一栋独立别墅前停下了脚步。从口袋中掏出了钥匙,打开了高大的铁栅栏走了进去。铁栅栏距离别墅没有多远,小跑几步就到了。林黑这次来到别墅的门前,没有用钥匙,只是用手敲敲门等待着这别墅的主人给她开门而已。

  一分钟后,门还是没有开。林黑皱起了眉,“这两个人在里面干什么呢,这么久都不开门。”

  五分钟后,别说是开门了,连一点动静也没有。

  “啧。”林黑眯起了眼睛,对着门就来了一脚。

  被这么一踹,门发出了巨大的响声,估计不被听见都难了。果然,不过十秒,门那头就传来了动静。是一个十分不满的男声:“谁啊?”林黑冷笑一声,不卑不亢的回答道:“我。”门立刻打开了,速度非常快。

  开了门,也没有想象中那个不耐烦的男生,而是一个陪着笑脸的少年。看样子少年也同样是一个亚洲人,他穿着一条睡裤,上身没有穿衣服,手扶着门框对林黑讨好着说道,:“黑,黑姐姐……你什么时候回伦敦了?也不告诉我和爱丽丝一声,我们俩好犒劳犒劳您,请您吃个饭什么的啊?”

  “免了吧,我可不吃你这一套。”林黑冷着脸生硬的回答着少年的话,上下打量了少年几眼,才皮笑肉不笑起来,“哟,看你这头发跟被美国炸了似的,还没睡醒呢?”少年无辜的看着林黑,一个劲儿的点头,希望能博得林黑的同情。

  “那真是怪我了,”林黑探头看看挂在屋内的表,“我不知道你伦敦时间十点半还不起床……”

  少年连忙摇头,深色惶恐,“怎么可能怪黑姐姐呢?怪我怪我,是我昨天晚上打游戏太晚了所以……”

  林黑侧过身走进了屋里,“知道错了就行,以后记得打游戏别那么晚了。”少年关上了门,屁颠屁颠的跟着林黑进来了。还跑到厨房倒了一杯水端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林黑身前,“黑姐姐喝水。”

  林黑接过水杯,轻轻掂了一口,随后问道:“爱丽丝呢?还没起床?”

  不知什么时候,少年又跑回厨房了。他大声回答,生怕林黑听不见,:“爱丽丝?”紧接着,林黑听到了一罐易拉罐被打开的声音,默默的攥起来拳头:看来我不在这小子可没少偷喝可乐……

  然而少年全然不知危险已经悄然降临,拿着可乐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客厅,“那家伙昨天昨天可干了一件大事儿,半夜才回来,估计累的起不来了吧……”

  没等少年把话说完,他便感受到了一股阴气向他逼来,使得他的声音戛然而止。他颤颤的转过头,发现“阴气”的源头正是一边悠哉地喝水的林黑,“白桐呐,你过来。”

  白桐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罪孽深重,马上把只喝了一口的可乐扔进了垃圾桶,“黑姐姐,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林黑抬头狠狠地瞪了那瑟瑟发抖的白桐,声音冷漠如冰霜,“还有下次?”白桐惊恐的摇头。

  “哼。”林黑将水杯放回茶几,没好气道,“臭小子少喝点儿碳酸饮料。”

  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喝这么多可乐万一缺钙的话,肉搏战又少了一个猛将……

  

  白桐,可是说是林黑捡回来的。四年前,林黑才十三岁,为了躲避SP的抓捕,不得已使出了她一直不愿意使用的能力。虽然摆脱了SP的人,可是这大半个城市却因为她瞬间化成了一片废墟。而白桐,便是那场灾难中仅存的几名幸存者之一。

  林黑不敢说自己品格有多么高尚、因为出于愧疚才救的白桐。因为,自从她成为能力者的那一刻,她就永远的失去了当“善良”的人的机会。至于救白桐的真正原因,也只是出于她的私心而已。

  林黑长叹一口气:算起来,白桐这小子也已经十五岁了啊……和她四年前差不多的年纪。

  “黑姐姐……”林黑感觉自己的衣角被扯,回过神来,白桐不知何时已经凑到了她的身边,用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她,:“我饿了……”

  林黑霎时间脸一红,随后立刻推开他,从沙发上条件反射般的站了起来,“知道了,离我远点儿。”

  “嘿嘿……黑姐姐我在我房间等你哟!”白桐奸计得逞,拍拍屁股开溜了。

  林黑硬着头皮走进厨房,准备给白桐做饭吃。

  “不过……”“白桐那孩子,怎么长得那么好看……”

  从冰箱中拿出来六个鸡蛋,“爱丽丝也没吃的话,那就做三人份的好了,反正描夜那家伙今天也回不来。

  ”热锅、放油、下鸡蛋、洒清水、盖上锅盖改小火焖。动作十分流畅熟练。

  “火腿和西红柿都有……白桐这小子把牛奶藏哪儿了?!”

  是夜,白桐已经在林黑的监督下乖乖放下游戏歇息了,爱丽丝也因为昨天耗费巨大的体力一直没从房间出来过。

  林黑碾转反侧,却怎么样也无法入睡。

  “失眠了么……”林黑干脆走下床,静静的走出了房间。轻车熟路的借着月光摸索到了阳台上。手扶着围栏,抬头望着天空,不由的惊叹起来:“在伦敦竟然还能看到星星。”这栋别墅属于伦敦的中心地带,环境保护看起来做的真是很不错。而且这块区域属于私人宅,相对于伦敦的夜生活可以说是非常安静的。尤其是到了晚上的时候,静悄悄的什么声音也没有。月亮和星星抬眼就可以清楚地看到,交相辉映,简直是一副绝美的星空图。

  今天天气很晴,到了晚上也是如此。那些因为污染躲起来的星星全都出来了,发着淡淡的光芒,充满了神秘,让人十分向往。

  “这两颗星星是末端的两颗,如果继续向上延续的话……”林黑认真的观察着离她比较近的几颗星星,这些星星的布局让她十分眼熟。

  忽然,她想起来了,“是双子座!”难怪有两颗星星那么亮,原来是双子座β和双子座α啊。“不过还真是幸运呢,在伦敦都能看到双子座。”林黑想道,嘴角不禁扬起了弧度。

  可是不知为何,这弧度渐渐的又变得平淡了,连林黑的眉头也用力的皱了起来:她上次,看双子座,是什么时候来着。

  那还是她在的时候吧。

  林黑自问自答着。

  在林黑的记忆中,有一个令她刻骨铭心的名字和一个永远都不会忘记的身影。如果说,林黑是黑色的代表的话,那么那名女孩,绝对是白色的象征:白色的毛发,白色的皮肤,还有那她最爱穿的白色公主裙……红红的眼睛,就像璀璨靓丽的红宝石一般夺目,让那时的林黑离不开视线。红宝石象征着仁爱,那名女孩也是如此。无论其他人做了什么过分的事,她都会一笑而过。尽管林黑知道,她只是把那些苦都压进了心里不说出来罢了。

  “黑!快看!”那名女孩紧紧地拉着林黑的手,另一只手指向了天空,“看到了吗?那就是双子星!”林黑愣愣的抬起头,仔细观望着那名女孩指给她的那些星星,“那两颗星星好亮啊。”

  “那是双子座α还有双子座β!是千叔叔告诉我的!”女孩自豪的笑了起来,转身给林黑比划起来,“千叔叔说,那最下面的两颗星星就是双胞胎的脚,而整个星图就是一对双胞胎,所以才叫双子座!”林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可是心中还是在不停的问:这哪里像双胞胎了,明明就是个火柴人吗!

  “黑,你要记住啊。”女孩望着天空,充满了无限的幻想。可是她接下来的这一番话,也许只是一时兴起,但是却让林黑永远无法忘怀。女孩出神的望着星空,却紧紧地攥着林黑的手掌,

  “双子座,那是只属于我们两个的星星。”

  

  “真是个骗子……”林黑苦笑着,面对那美丽的夜空选择了转身离去。回想起种种往事,只是更加心如刀绞而已。林黑算着日子,“还有不到一个月就是她的生日了啊。”

  “你无论去了哪里,我都会再在有星星的夜晚等你回来。拥抱着,大声的告诉你:我好想你。”

  ——可是,为什么,你从来都没有看我一眼呢?

  林黑如此的想着,心中竟然泛起了不少的伤感,“你明明发过誓的,要永远的保护我。可是为什么,你都不来找我呢?”

  林黑不敢再继续想下去,顺着楼梯上楼回房了。

  “滴答。”一滴不知是什么的液体滴在了楼梯上,月光透过窗户照在上面,晶莹剔透,就像是迎接清晨的第一滴露珠。

  等到林黑的脚步声完全消失、听到那微小的关门声后。那一直躲在暗处的身影终于在月光的映射下露出了他的衣角。他望着台阶上的那滴泪水,攥紧了拳头,声音颤抖着开了口:“黑姐姐……”

  SP伦敦分局,代理局长办公处。

  一名中年男子将一叠资料放在了办公桌上,随后退后两步站好。坐在转椅上的人拿起那叠资料,随后脚轻轻一蹬,背对着那名中年男子翻看起那叠资料来。不久,那叠资料被扔进了垃圾桶,一道慵懒的声音与此同时响了起来:“你来找我就为了这群废物?”中年男子竟被这道看似散漫随意的声音吓得哆嗦了起来,连说活都不利索了,“不、不是的,老大……”

  “还有别的?”椅子上的人声音一厉,更是让这名中年男子不知所措。不一会儿,中年男子好想找到了救星一般,颤抖的也没有那么厉害了。“老大,那名叫林黑的逃跑能力者有下落了!”

  “唰”的一声,椅子上的那人迅速的转了回来,面对着那名中年男子,声音之中再也没有半分慵懒:“她在哪?”中年男子一看坐在椅子上的那人的反应,更是没有那么害怕了,声音变得愈发愈有底气,“据眼线说,就在伦敦的某个私人住宅区潜伏着。”

  椅子上的那人沉默了,顿时让中年男子心里没底,“老大,我这就派人把她抓回来带来见您……”“不用。”椅子上的那人打断了男子的话,随后站了起来。身形颀长,面容姣好,正是一名十六七岁的俊美少年。

  少年迈开了步子,朝着门走去。经过那名中年男子时,他停了下来。“一小时之内,我要知道那个宅子的门牌号。”

  少年转转眼睛,扬起了嘴角,“还有,刚刚扔掉的那些废物,帮我告诉猎人,一周之内全部抓起来。机票住宿的钱找我报销。”

  “是、是!”望着少年离去的身影,中年男子终于吸了一口气。“明明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小孩子,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威慑力……”

  少年行走的步伐越来越快,就像他此时心中越来越兴奋的心情,再也无法压抑:“终于找到了。”

  第二天,林黑打算去第四世界寻找描夜。

  所谓的第四世界就是古时的历史长河,描夜也是从那个世界的某个朝代出生的。因为无意之中打开了世界的通道,所以才来到了现代结识了林黑。

  上个月,描夜受到了委托:从第四世界寻找某国的真正国主,改变悲惨的历史。

  而在今早,林黑受到了描夜从第四世界发来的求助,让他立刻前往第四世界的金国,祝他一臂之力,争取早日完成这个艰难的任务。

  “黑姐姐,确定夜哥说的是金国不是金朝吗?”白桐帮忙给林黑收拾去往古国的行李,“我都没听说过这个什么金国……”

  林黑鄙视的看了一眼白桐,“你不知道是你见识短浅,可不代表人家金国不存在。”说完,林黑做作的把头发一扬,趾高气昂的去厨房找吃的。

  不过金国原来真的存在,一直以来林黑只是把它当作是一个传说而已。

  传说,在某个架空的朝代,存在着五个国家:金、木、水、焱、垚。着五个国家平分了大陆,划分边界,各据一方。这个朝代,被称为五国朝代。其中金国最为混乱,民不聊生;木国最为富饶,政通人和;水国最为平和,风景如画;焱国最为奔放,热情似火;垚国最为贫困,天灾不断。这五国各有好坏,但是金国由于金国国主是个心怀不轨的冒牌货,使资源最丰富的金国到最后弹尽粮绝。所以,描夜的任务,就是扭转这个惨不忍睹的局面,将真正的国主扶上最高点。

  估计如果这个任务成功了,得到的报酬应该会不少。冲着这个,也要往上冲!

  “好了,不说了。时候快到了我要走了。”林黑接过白桐已经为她细心收拾好的行李。望着魂不守舍的白桐,无奈的笑笑,随后拍拍白桐的肩膀:“放心,我快去快回。”白桐低着头,轻轻的应了一声,“嗯。”

  “还有啊,我走了之后,可不能喝碳酸饮料了。被我发现,看我不弄死你。”林黑挥舞着拳头恐吓着。课时白桐并没有看到,还是像刚刚那样低着头:“嗯。”

  “记得要照顾好爱丽丝呀,”林黑若有所思,“爱丽丝身份太特殊,体质向来虚弱,再加上前两天花费的精力比较多,估计到现在还累得不行。平时小打小闹也就算了,这种时候,男孩子可是得关心点儿女孩子得好。”白桐没有动静,还只是低着头轻轻回答:“嗯。”

  “可别太舍不得我啊,”林黑欣慰的笑了笑,摸摸白桐软软的头发。随即转身手臂一挥,凭空出现了一条黑漆漆的隧道!“我走了!”

 “黑姐姐一定要注意安全啊,要是……”白桐被摸头,有些微微的羞涩,声音也小的像蚊子一样。林黑没有听清楚,以为他让她一定记得要给他带吃的,一脸的鄙夷,“会给你带吃的的!”接着,迈开大步消失在了白桐的视线中。

“谁让你带吃的了?”白桐气的翻了个白眼,他转转眼睛,“不过带了好像也不错。”

白桐在林黑临走之前,只说了半句话。本想着把话说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白桐还是没能把这句话说出口:“要是不想呆下去了就回家。”

“算了,”白桐揉揉眼睛,甩甩酸痛的胳膊,“还是先看看爱丽丝那家伙怎么样了吧。”说完,扶着扶手飞也似的跑上楼了。

窗外,少年将室内发生的一切都尽收眼底。他不满的“切”了一声:“真倒霉……”怎么刚找到人就走了呢。

“不过,去了五国时代么?”少年自言自语着,嘴角勾勒出一抹完美的坏笑,慢腾腾的抻了一个懒腰:“没办法,为了小黑子,再折腾一趟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