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予你情深

Birthday.留纪念09

予你情深 水蓝妖 2119 2016-09-27 07:31:29

  雯雅从不干涉别人如何救助流浪猫狗,因为她认为,只要一个人本着善心,对动物很温柔,那么他就一定不会伤害动物。这样对动物救助人,和对动物都是最好的。过多的干涉会让人感觉到被监视,不自由而不再选择救助。对人和对动物都是一种伤害。

所以女生用什么猫粮她也是现在才知道。

女生说完,继续以惆怅的眼神望着雯雅。她也不想停止救助,每次看到猫猫吃得“咵咵”的样子就感到很开心。只不过她现在承担法国皇家这款猫粮都感到十分吃力。

“如果因为这样的事,你不必停止喂养那些流浪猫。”雯雅给她一个坚定的眼神,“既然你是出于善意的救助,那么做到什么程度也是你自己的选择。100分自然是完美,80分也是优秀,60分也不错。救助的档次也要看个人的情况,不能笼统地要求。”

女生的眼神明朗了许些,雯雅又继续诱导道:“就像平常向山区捐赠衣服,他们的提倡也只是捐赠一些干净的旧衣,能捐出一些新的衣服当然是最好的,可是就从未听说过要求捐赠LV、Gucci那些奢侈品对吧。其实救助流浪动物也一样。”

雯雅说得有些渴,眼下的饮料喝光,她扬扬手招呼服务员。

“请问有什么能帮到你?”就近的服务员来到她身侧问道。同时,服务员将一杯柚子蜜茶和奶茶从托盘上拿下来。

“呃,不用了。”雯雅连忙朝服务员摆摆手。

随后她若有所想地回头,礼仲正朝她微笑着。果然两杯饮料是礼仲替她点的,柚子蜜茶是她的,奶茶是女生的。

并不是什么心有灵犀,只不过是他观察入微,察觉到一些她自己都未曾察觉到的事。她察觉不到自己喝东西很快,然而礼仲却发现了,并且知道她需要再多一杯饮料。

雯雅并没有想得那么深入,不过她也知道礼仲对她的关心。没有什么好回报他的,就唯有尽自己所能对他好。礼仲在她心里面的定义,是一个比她以后的丈夫还要重要的人,护照上的紧急联系人一个是填父上,另外一个就是礼仲了。有一段时间经常爆男明星出轨,她还讨论出一套婚前出轨分身家的协议方案,结婚前签了,然后交给礼仲保管。

当下,雯雅和女生讨论了一些细枝末节,女生的信心也总算回来了。她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感激地对雯雅道:“师姐,谢谢你的开解,我现在好很多了,也想清楚了,我会继续喂那些小猫的。”

总算没有让一个救助动物的人灰心,雯雅松了口气:“到时候我介绍几款靠谱的国产猫粮给你,你的经济负担也不会过重。很多时候,对救助的要求过高,会伤害了动物和人的缘分。”

“好的。”女生的笑容此刻都放开了,随后还八卦上,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地说:“师姐,你身后那个很帅的男的,不时就笑眯眯地看你几眼,我猜他一定是喜欢你的。第一次见过长得那么好看的人。”

“咳——”

雯雅喝着东西猛地被呛了一下,用力地咳嗽了,礼仲也惊得猛地抬头望向她,直到雯雅咳嗽声渐弱他才收回视线。礼仲这一系列神态都落入到女生眼中,她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

“你说那个男的……”雯雅颇为尴尬地用纸巾擦擦嘴巴,用尽量使人感觉不到惊喜的声音说,“他是我的朋友。”

不过还是惊吓到女生了,她讪讪道:“是你的男朋友吗?真帅。”

“只是朋友。”

女生又闹了一个红脸。时间不早了,女生还没吃东西,又得准备晚修便早早向雯雅道别,以后再约。

“没事吧?”女生离开后,礼仲坐到女生的位置上。

“没,就呛了一下。”放下纸巾,雯雅眨巴眨巴了眼睛,眼神明亮起来。礼仲立即便知道她在计划着什么事情,这么多年来,只要她露出这样的眼神就一定有计划,无一例外。

“仲,能不能拜托你帮忙做一件事。”果然,她开口就是这么一句。

而礼仲也是很没新意,每次雯雅她这么说,他给出的永远是三个字:“嗯,你说。”

“嘿嘿。”雯雅傻笑了几下,从巴黎世家的黑色单肩包中取出一沓对折起来的A4纸,准确点说应该是一份文件,然后她递到了礼仲面前:“拜托你收下这份东西。”

礼仲接过,拇指插入文件对折的中间,轻轻一推,看到文件抬头的一瞬,他惊讶得挑挑眉。这份文件,不,应该是这份合约他并不陌生。前段时间有一家出版社想要出版雯雅画的小漫画,给出的合约就是他负责把关的,合约就是这一份。

礼仲的理智不是盖的,这么一份合约塞进手里也未曾让他失神一秒。他甚至已经理清了,雯雅将这份合同交给他,是意味着将这本书的版权费都全给他了!细节条件是他那个资本家哥哥谈的,所以条件之优渥不言而喻。

“这是你出版的第一本书,不留着好好纪念吗?”礼仲将合约折起来。

雯雅双手交叉搁在桌面上,笑得更开心了,双眼像是宣纸上未干的墨汁,黑白分明,盈盈动人:“我就是想送给你,我觉得送给你才是最好的纪念。没有你,根本就没有这本漫画。我可忘不了,最当初是你教我画画的,漫画里面最开始的几张也是你画出来,我才感兴趣,慢慢接触画画。”

是啊当初要不是他的鼓励,她根本不会动手画画。

她从来都是这样,真挚直率不设防,从不掩饰她的心。

礼仲也从来不怀疑自己是否能配得上这种真挚。如果一个人有这样的怀疑,这才是真的不配获得。

然而听到雯雅这样的话,礼仲心底还是受到不少触动。一直保持着理智的他,终究还是失神了,拇指微动,手中的合约发出轻微的细响,他缓缓地抬起眼睑,笑容也缓缓展开,他轻声问:“这是生日礼物?”

“不是。”雯雅摇摇头,“生日礼物还在明天呢!”

她的口吻自豪,夕阳的光芒透过玻璃墙照射进来,映照得她的脸颊白皙通透,微微上扬的嘴角牵动了阳光,染上少许神秘感,她神态意气风发,冰肌玉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