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予你情深

Present.接机者06

予你情深 水蓝妖 2558 2016-09-24 07:20:05

  十几个小时的旅程,雯雅硬生生地将“独处”的时间压缩到只有几个小时。

飞机到达妖都国际机场时是下午四点。

妖都的气温已经突破30度,这种火热的气温让雯雅过了海关后就毫不犹豫地脱下了外套。

她背着一个双肩背包,推着堆满安检后买的免税商品的行李箱。脱外套时一不小心,在行李箱上的东西“哗哗”掉到地上去了,惹得一路人诧异地侧目。雯雅立即飞快地捡起东西,胡乱抱着。

“慢慢来,不急。”秦书停下脚步望着她。被拒绝了,这更加激发秦书要将她追到手的决心,他就想不明白雯雅拒绝得他那么果断的理由。

雯雅的头发被甩得零乱,竟然还有一缕发丝挂在唇边。而她的双手还抱着东西又无法整理,长发贴在脸上显得十分狼狈。

“你看,头发都乱了。”

秦书轻笑着,将她拉到一边然后替她梳理发丝。她的皮肤很好,经过漫长的航程皮肤还能不干不油,指尖触碰时能感到皮肤的弹性。

而被他触碰的瞬间,雯雅局促地躲过他的动作,心跳“扑通扑通”加快。凌乱的心跳声,像是将长廊里所有的步伐声都放到心里……

双脚像生了根一样,她都忘了怎么动弹,眼见秦书再次抬起手。

“砰——”

忽地传来一声沉闷的撞击声!

前0。1秒还在眼前的秦书,此刻竟然在眼前消失了!雯雅很不给面子地松了口气,半晌才发现秦书在距离自己一米远的地方踉踉跄跄,好不容易站稳身子。

而在秦书身边还站着一个人,他的身影如此熟悉。

“抱歉,刚刚脚滑没控制住,撞到你了。”那人说道。但即便是道歉,他的声音还是不卑不亢,孤傲淡漠。

秦书想抱怨几句,但他还没有出声的机会就被雯雅的声音打断了。

“仲!”雯雅惊喜地喊道,“你怎么在这儿?”望着他,那喧嚣的人来人往瞬间成了他的背景,他却安恬得如遗世独立。礼仲有亲戚在机场当高层,他能进入到别人来不了的地方不足为奇,但奇怪就是为什么他今天会出现的呢?

礼仲展眉浅笑,剑眉下漂亮的丹凤眼变得更加狭长。

他自然地替雯雅拉过行李箱,顺便将雯雅手中一袋袋东西接过固定好:“叔叔和姨姨今天临时有事,姨姨给我电话,让我来接你回去。你没收到信息吗?”顿了顿,礼仲安静地打量了雯雅一会儿,悠悠道:“你瘦了好多。”

雯雅听出他的语气有一丝惋惜,也不好表露太多的喜悦,笑容变得有些不自然。

“我手机没电关机了,还没有充电。”她回答礼仲前一句话。

“你开机就能看到了。”

礼仲接过她所有东西,雯雅空出双手,立即便整理自己狼狈的衣着和仪容。

两人边走,边拉家常般谈话,秦书就这么被晾到一边了。

莫名出来一个人已经让他很不爽了,现在还被这么无视,更加不爽!可不知道男子的身份他也不敢妄言,在他们停下交谈的空隙,他插话道:“小雅,怎么不介绍一下?”

“阿仲是我最好的Gay蜜,他现在来接我回家。他是我英国的同学。”后面一句雯雅是对礼仲说的。生怕礼仲会忘记,对于秦书的介绍,她恨不得重点提示是前男友,希望礼仲帮忙将他赶走。

礼仲客套地对秦书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只是目光触及秦书的一瞬几不可见地变寒。

Gay蜜?!

听到这个词儿,秦书眼底出现难以置信的神色。他忍不住转头看礼仲一眼。

和雯雅交往那会儿,秦书就知道她有一个Gay蜜。他一直都以为这个Gay蜜是那种翘着兰花指的娘娘腔,所以即使雯雅挂在嘴边,秦书也从来不当回事。

但此刻,仅仅是看着这个男人的侧脸,就让他产生一股差距悬殊的压迫感。他肤色偏白,但没有半点阴柔的气质,脸庞轮廓刀削般利落,身材硬朗适度,丝毫不显粗犷。

重点是他长得该死的好看!他应该也是情场老手了吧,不然怎么对得起那张脸,还有那该死的身材。

想到这点秦书却放心下来了,毫不担心礼仲成为威胁。既然是情场老手,却一直没有对雯雅出手,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对雯雅没有半点意思。

“原来你是她Gay蜜,我经常听小雅提起你。”秦书将“Gay蜜”这个词说得特别重。

“是吗?”礼仲轻轻吐出两字,唇角微勾,眼梢压低给了一个眼神过去,傲慢得几近无礼。

这个眼神的时间把握得很巧妙,在秦书意会过来之前礼仲已经收回了视线,他撩起了秦书的不爽,却又抑制了他发作的时间。

“我们要去停车场,你也一起来吗?”礼仲的语气带着几分挑衅。

“自然,得看见小雅上车我才放心。我让司机过去那边接我就行了。”

秦书维持一贯的风度,脸上始终是待你唯一的深情。他能感受到礼仲与他不对付,可这又这样?他只不过是一块硌脚的石头,仅此而已,一脚就能踢得远远的。

雯雅还以为礼仲将秦书给打发走得,结果还邀请他同路,气啊!找到一个在秦书听不到的机会,她忍不住对礼仲道:“仲你是不是忘了他是我前男友,你干嘛让他跟着啦!”

“我没忘记。”礼仲给她一个安心的笑容,“随他去,没关系。”

出于对礼仲的信任,雯雅也没有再坚持,轻轻吐了口气。脑海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在飞机场秦书深情表白的一幕。他明明说过给时间,但现在这种步步逼近的感觉让她感到慌乱。

走到停车的区域,礼仲好心地建议秦书道:“这里是出口,你在这里等司机也容易认路,等会儿我们也会经过这里,不如你在这里等吧。”

秦书犹豫着,雯雅又连忙劝导:“对,你在这里等吧。”

看那男人一脸阴险,秦书总觉得礼仲留着什么后招,他只好不变应万变,先留在出口。反正他的目的也差不多,就是送雯雅到车场,表现一下自己的情深。

秦书没有再跟着,礼仲走了没多远便摁了摁遥控锁,那辆停在不远处的长版路虎揽胜闪了闪灯,发出一声鸣叫像告诉主人“我在这儿”。

将所有的行李都放进后车厢,雯雅习惯性便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进去,系上安全带。

随后,礼仲也坐到驾驶座上,发动了车子。然而他好半晌都没有放下手刹驾出去。

“雯雅,坐那么久飞机也累了,坐后排休息一下吧,后排舒服很多。”礼仲缓缓转过头看她。

雯雅想了想:“嗯,好啊。”

她的确感觉到累,顾着躲秦书都没有好好休息。从副驾驶下来钻进后座,雯雅不禁感叹礼仲的细心。

“车上没有准备眼罩,凑合着挡光吧。”说罢,礼仲从收纳格中取出一副Karen Walker的墨镜给雯雅递过去。

雯雅不得不再一次感叹礼仲的细心。

带上墨镜,雯雅便放松地靠下。后座的空间很大,双腿能完全伸直,确实很舒服。

秦书等了没多久,就看到了驾着车的礼仲探头出窗外。

车速有意控制得很慢,礼仲带着墨镜,缓缓经过秦书身边时,唇角扬得老高,朝他挥着手拜拜。

秦书还不明所以着,他和礼仲的关系还没到他对他说再见的程度吧?连忙回过神,秦书继续寻找雯雅,终于在后座发现了她的存在——带着墨镜,闭目养神着!

忽然间,秦书明白了礼仲那个笑容背后的深意,那该死的男人,原来是向他示威!

“Shit!”秦书怒骂了一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