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难以相忘

58.过往,孤独是成长不可缺少(十七)

难以相忘 风子_ 1366 2017-01-25 15:10:02

  沈星辰追上夏浅之,拉住她的手,“浅之,不是……”

而她的话说了一半没有继续,夏浅之狠狠地甩开她的拉扯,背对着她,“星辰,你知道我喜欢阿然多久了吗……可是,他却说他永远也不会喜欢我。”

平静的语速中夹杂着不易察觉的辛酸。她似乎看到了浅之轻微颤抖的肩膀。

沈星辰视线模糊,认真地说道:“浅之,你信我。我和叶然,从无其他。”

沉默了许久。

“我知道。”夏浅之慢慢向前走着,“星辰,你让我冷静一段时间。”

沈星辰被定在原地。

午后的阳光明明那样明媚温暖,却让她浑身发冷。

……

……

四月中旬,时间恍惚飞逝了大半,沈星辰被正式确定为学校保送A大其中一员,以至于,她每天都一般的时间都是窝在画室里。

外面的欢声笑语衬托着她的疲惫,可是她却乐在其中。

也是为了麻痹,孤独。

那日之后,她和浅之未再见面。甚至之后,听到了叶然出国离家的消息。

叶然走的那天,没有告诉任何人,而是用短信的方式告诉他已不在国内。

陆离气的差点砸电话要与他绝交,只是,终究是沉默下来,脸上是一种遗憾和不舍。

叶然也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去了哪个国家。只是说,他想一个人飘几年,也许不久就回来了。

听陆离说,叶然和他的父亲闹僵。因为,叶然不愿遵循叶父帮他规划的人生,也不愿,和浅之订婚。

沈星辰在那时才从陆离脸上看到一种关乎失落的神情,恍然惊觉,自己未真正关心注意到自己的朋友。

否则,浅之怎么不理她。叶然又怎会远走他国。

她的不善表达和默然,成为伤害他们的利器。

想到这,沈星辰顿住手中的动作,她放下画笔,忽然在这寂静的画室里哭了出来。

————

2013年4月25日,一个医疗事故报道传遍A市。

有人说这场手术风险本就极高,但医生却急于逞一时之快,匆忙给年幼的小孩做了手术……

又有人反驳,说医生处理不当的人并不懂这个孩子的病情,更何况,是孩子的母亲要求医生尽快做手术,所以,本就清楚风险,又怎能将所有责任推卸在医生身上……

更有人爆料,这名医生的父亲是C国有名的外交官,母亲的家族几代下来皆是政界风云人物。但其母亲却在商界混得如鱼得水,温家资产高达数亿……

以至于,有人联想,手术已过已久,现在才被爆料出来,可见其间必有人封口。

……

……

一时之间,言论越来越激烈,甚至引起社会很多人士的反响。

市中心医院会议室。

温景晞坐在一侧,望着桌子一言不发。

主座的院长看着他,神色带有抱歉,“景晞,言论已经影响到医院整个形象。就算解释,不过被他们说成借口,我想的是……”

“您希望我主动承认我的错误?”

温景晞反问,脸上不形于色。

院长喝了口茶,对于温景晞散发的气场,弄得他倒有些心虚了。“我知道这场手术错不在你,也无关你的能力。只是,人言可畏,我不能不替医院考虑。”

坐在一旁默不出声的徐毅早就按捺不住火爆性子了,“院长,这此事故怪我,与景晞无关。我愿意替他承担。”

院长听了,脸色有些沉。“徐毅,你别添乱。”

温景晞扯了扯徐毅,这才开口:“院长,我无意于让您为难。这段时间,我不会再来医院。至于认错,何错之有?这是我和老师经过多次研究讨论才决心做这场手术的。无关乎冲动、急于求成。”

话落,温景晞起身,拉开椅子出了会议室。

待他走后,徐毅气的拍了下茶杯,“院长,既然这样,我还是回我的学校,专心教学生罢了。”

“徐毅,你冲动个什么,你以为我愿意这样!要不是有人……”

话说到这,院长忽的停下,拿起茶杯匆忙的喝起来。

“你说什么?谁?”

院长没回答,向一旁的人宣布散会,双手负在身后。脚步匆忙的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