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难以相忘

57.过往,裂痕(十六)

难以相忘 风子_ 2172 2017-01-22 23:46:04

  夜色降临。

A市富人区都江水居,从上空往下看是被郁郁葱葱包围着的别墅群。

其中一座宅邸的门被人敲响,宅邸里的管家将门打开,看见门外的人,很快礼貌的退往一边说道:“浅之小姐。”

夏浅之向他礼貌的笑了笑,然后询问:“阿然回来了吗?”

管家点点头,指了指楼梯的方向:“少爷和老爷都在书房。”

“好的,谢谢。”

说完,她熟稔的穿过大厅然后上楼。接近书房的时候,发现书房的门没有关牢,而里面传出的话语一字不落的被她听到。

那是叶伯伯生气的怒吼:“你竟敢瞒着家里准备出国?叶然,我平日对你说的你都忘了?”

夏浅之准备敲门的手顿住,心提到了嗓子眼。

“我想得很清楚,希望您可以支持我。”

“我不允许。听着,撤销申请签证。你准备好毕业去A大,然后再和浅之订婚……”

听到这,夏浅之一愣。

叶然这时的语气逐渐变得冷凝,“我的人生,不是由您来规划的。”说到下句话之前,他顿了顿语气又道:“况且,我也不会和浅之订婚……我把她当妹妹,不会有其他的感情。”

夏浅之身体不由得摇晃了下,她撑着手边的栏杆,脸色变得惨白。而她的心,不知身在何处,身体忽然变得很冷。

她的耳边只剩下他最后那一句话。

再冲下楼逃离时,管家唤她的名字,而她耳边只剩轰鸣。

在夺门而出了叶家后,她终于忍不住泪流满面。

此时楼上书房,叶然的父亲和叶然都听到外面急切的脚步声,随即便是管家的声音。

叶父脸色一变,瞪了眼叶然立马开门出去询问。

“先生,刚刚浅之小姐来过了。”

叶然站在书房里,听到管家的回答,于是大步走了出去。

身后叶父对他吹胡子瞪眼吼道:“都是你这个逆子!”

叶然打开大门,看着空无一人的街道,脚步也生生顿住。

就算追上去了,终究也是伤害罢了。

浅之,

对不起。

————

两日后。

到了中午,沈星辰在画室将东西收了收打算去找浅之吃午饭。刚走到画室门口,碰到画室里的同学莫薇薇。礼貌的向她点点头,正擦身而过时,莫薇薇说话了。

“沈星辰,恭喜你被保送A大。”

这句话不大不小,但却可以让班里其他几个同学听到。一时之间他们的视线都投了过来,神色各异。

沈星辰无语,不知为何莫薇薇忽然不咸不淡的一句。但想到夏浅之在等她,她简短的对莫薇薇的背影说道:“这事并不确定。”

而她走后,班里有人开始讨论。

莫薇薇坐在座位上,戴上耳机听着音乐,安静地画着自己的画。

……

……

沈星辰和夏浅之汇合后,两人一起去了食堂。半路上陆离打了电话,让她们帮他占个座位。叶然在昨天开始请假,不知什么时候来学校。

两人买好午餐后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沈星辰拿起汤勺喝了一口汤,抬眼就看到夏浅之心不在焉的吃着饭,连最喜欢的食物都没怎么动过。

这两天她几乎就是这个状态。

她敲了敲夏浅之的碗,不由担心的问道:“浅之,你怎么了,怎么不吃菜……”

夏浅之抬头,对上沈星辰关切的眼神,这才回答:“我没事,胃口不太好。”

她说完,拿起杯子喝水,发现已经空了。于是起身,“我去买杯水。”

沈星辰看她不大好的脸色,刚想跟着一起去,陆离走了过来。

他穿着一件短袖有些湿透,身上散发着汗味,发丝的额角湿润。端着午餐放下就坐在夏浅之旁的位置吃了起来。一边吃还一边问:“准备去哪?浅之呢?”

沈星辰动作顿住,不由问道:“她去买水了,不过你刚刚干什么了?”

“和你们班打了球,说真的,太菜了!”他略带得意的说道。

沈星辰无言,见浅之正往卖水的位置走去,一切如常。她心稍微放下。

夏浅之买好水后打算回到座位,经过一桌女生聊天的时候,她们的话被她听进耳朵里。

“美术班1班那个叫沈星辰的,听说被人bao/养了……”一个女生说道。

“不会吧!平时和陆离他们混在一起,应该也会有些背景啊。”

“有人看到她被豪车接送,而且那人也不是学生。”

女生话刚落,餐桌被人砰的拍响,她们吓了一跳,怒视着始作俑者。

看到是夏浅之后,愣了愣才说:“夏浅之,有什么事吗?”

夏浅之将水杯砸放在桌子上,轻轻说道:“饭可以乱吃,话不要乱说。别让我再听到你们瞎掰。”

在听到她们说那个接沈星辰的人时,她心里清楚那个人是谁。自己的朋友被人乱讨论,夏浅之还是很不爽。两日积郁的心情有了发泄口。

那个女生被这么当众警告自然是脸挂不住,不由讽刺道:“是不是真的谁知道呢,我们也只是当八卦聊聊,你不用这么生气吧?”

夏浅之认出那个女生后,忽然嘲讽的笑了笑:“谭丝语,你是嫉妒星辰吧。毕竟,你连接近陆离的资格都没有。”

一旁的人不由看了谭丝语一眼,全校都知道她当初追求陆离未果。一时之间,有人在人群中说了句她是吃饱了没事干丢人。

谭思语气的脸都红了,夏浅之刚好戳到她的痛处。见远处走来的沈星辰,她忽然说道:“咱们俩彼此彼此。前两天我还看到你的好朋友沈星辰和叶然搂搂抱抱的呢,夏浅之,你不是喜欢叶然吗?难道,你也被拒绝了?”

话落,时间忽然静止了一般。

只听谭丝语一声尖叫。

夏浅之神色冷漠地将桌子上的饭菜浇到她的头上。语气淡淡地说:“回去好好洗个澡,顺便把嘴洗干净。”

说完,她转身离去。

再转身的时候,她看到沈星辰站在那里,似乎想对她说什么。

而夏浅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食堂。

沈星辰站在原地,脑海里只剩下夏浅之淡然的神色和如冰的眼神。

谭丝语在座位上崩溃的哭着,心中早将夏浅之的祖宗十八代骂完了。而在她擦好身上的汤渍后,一杯水迎面泼向她。

睁眼刚要怒骂,到了嘴边的话只剩下两个字:“陆离……”

陆离冷笑了声,如冰窖般寒冷的眼神扫过她及身边的两个女生:“你确实该好好洗洗,简直脏了大家的眼睛。”

在他离开后,谭丝语忍不住大哭起来。

一旁围观的人慢慢散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