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难以相忘

48.过往,浅之的心事(七)

难以相忘 风子_ 1950 2017-01-13 23:15:59

  在滑雪场待了一夜后,温景晞又带她去沿海城市玩了一圈。临近她快上学的时候,他们才回了A市。温景晞请了假的天数用完,他的导师也是院里的医生,早就在几天前就催着温景晞回医院。

今天是沈星辰距离去学校的最后一天休闲的日子,这段时间玩得有些累了,以至于今这几天出奇的都是睡到快十点左右的样子才起床。

起床的时候,屋子里静悄悄的,她便知道温景晞定是去医院工作了。她和他住在一起才知道,温景晞有多忙。几乎每天都有大大小小的手术,偶尔他一天的时间都在忙着一场手术,有时候半夜她睡得很熟的时候才回来,第二天几乎都看不到他,只能从他留的便条和桌子上的早餐证明他回来过。

想了想,她和温景晞两天没正面见过了。

沈星辰静默了会,对着安静的屋子叹了口气,但下一刻,她被从阳台走进来的人吓了一跳。

来人见她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不禁莞尔。“起来了?”

沈星辰惊魂未定的愣了几秒,随即快步走进,问道:“你没去医院啊。怎么没有动静。”

“待会再走,一点钟有个手术要和老师一起完成,早餐有点冷了,我帮你热热。”说着,他走到餐桌旁打算去热那冷却掉的早餐。

沈星辰拿过他手里的东西,“我自己来就好,你去坐着,不然下午忙了又不能休息了。”

温景晞见她一脸疼惜的模样,心中暖暖的,随她的话便走到客厅靠坐在沙发上。

室内逐渐又变得安静,沈星辰吃完早餐后去客厅的时候便看到温景晞闭目靠在沙发上。阳光洒进客厅笼罩在他的身上,眼睑上的睫毛在阳光下更加修长,有棱有角的脸更加白皙如玉,解开了衬衣最上面的扣子露出了性感的喉结,英俊逼人。

听到她走近,温景晞缓缓张开眸子,抬手示意她过来。

沈星辰坐在他的身边,顺着他的手靠在了他的怀里。淡淡的衣香气混合着淡淡的烟草味萦绕在鼻尖,令她不由得心里安心下来。

“这几天太忙,没时间陪你。今天我争取早点回来,带你出去转转。”他低沉好听地嗓音在头顶上传来,沈星辰都可以感受到他喉结的滚动。

“没关系,你安心工作。在家里我还有学习打发时间,出去也有浅之他们。”沈星辰蹭了蹭他的胸口,那是依赖的姿态。

温景晞低头渐渐靠近她,两人的眸子此时近距离的对视,眼中都倒映着对方。察觉到呼吸渐渐交织在一起,沈星辰闭上了眸子。

而此时,搁置在一旁的手机忽然响起,不得不打断了两人即将的靠近。

温景晞抱歉的笑了笑,然后另一只手拿过手机,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温景晞正了正眸色,略显严肃的接了电话。

“嗯,我还在家。打算等会儿就过来。”他边回答,边把玩着沈星辰的头发。

电话那边似乎说了什么,他手上的动作一顿,温景晞蹙起了俊眉,“好,我马上过来。”

挂完电话后,他沉沉地呼了口气,看向一旁乖巧等待的沈星辰,眸光一软,凑近吻了吻她的唇瓣,夹杂着抱歉和不舍,“医院有点事,我得马上过去。”

沈星辰点点头,表示理解。她替他整了整衣服,抬头看他:“你去吧。注意休息。”

温景晞答应后站起身,拿起一旁的外套,脚步有些匆忙的去玄关穿鞋,关门前还是不放心的对她说:“下午和陆离出去转转,今天天气不错。”

为什么是陆离?

毕竟是他的弟弟,不仅照顾有加而且不会有什么非分之想。

玄关传来一阵关门声,沈星辰继续瘫坐在沙发上,有些郁闷的看了看天花板。忽然想到了还留在温家的菲斯,早知道那日之后不会回温家,她就把菲斯带过来了。

正惆怅间,她的手机也响起来,她看到来电人后,笑着接起。不料对方传来一阵抽泣哽咽的声音,她心中一慌以为出了什么事,“浅之?你怎么了……”

“星辰……”

话落,她便听到那边传来更大的哭泣声。

————

沈星辰赶到咖啡厅里时,浅之已经擦干了眼泪正捧着一杯咖啡怔怔的失神着,她的双眼红肿,脸上还是挂着泪痕,嘴唇有些干裂。

“浅之……”沈星辰轻轻唤了她一声,然后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夏浅之听到这声呼唤有些愣住,随后看清来人后,大大的眼睛里又开始扑闪着泪水,她抬手擦了擦眼泪,止不住哽咽:“阿然他说,他有喜欢的人了……”

这句话,无疑令沈星辰愣了下。但看到她伤心欲绝的模样,有些心疼的拍拍她的背,替她擦掉止不住的泪水。

原来,夏浅之从小就喜欢着叶然。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表明心意,却得知心心念念的人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其实被拒绝并不会打击到夏浅之,令她更伤心的是,叶然有喜欢的人,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这个回答,无疑是令她更绝望。

那么他是否,在她对他挣扎着表达心意的时候,他已经将自己的柔情全都给了另一个人。

她还记得他望着她愧疚和不忍的眸子,一如既往用那种耐心轻柔的声音对道出残忍的事实:“浅之,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

想到这里,夏浅之趴在桌子上,心里闷得生疼。这是她喜欢了这么久的人,在早已过了萌芽期,已经长成参天大树的时候,让她如何也斩断不了。所以,怎么接受得了他的心给了别人。

沈星辰看着满脸伤心的夏浅之失去活力的趴在桌子上,心里为好友焦急忧心,却不知如何去安慰她。于是她只能静静陪在她身边,轻哄着她。

这是她第一次见浅之哭的这么伤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