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难以相忘

47.过往,想把满腔唱给你(六)

难以相忘 风子_ 2335 2017-01-13 20:10:01

  滑雪场有一片区域被宁远他们私人包了下来,所以除了他们没有其他的人,滑的空间很大。

面对滑雪这种运动,沈星辰几乎没有接触过,为了她的安全着想,温景晞并不打算让她尝试。

她安静的待在一旁,眼睛里除了那个硕长的身影别人他人。她看见那个人飞速而沉稳的向下滑去,动作轻松而熟稔,姿态优美和标准。她心中身为女孩子的那点仰慕和惊叹全都溢满上来。身边有另外两名女子,他们是其中两人带来的女伴,此刻她们也被温景晞吸引住,毫不避讳的讨论着温景晞。

“早就听说温家公子长相出众,今天见到真人,我觉得我以前见到的那些男人都不算什么了。”

“不仅外表,浑身散发的气质都让我忍不住心动了。”

“听说他是学医的,我仔细看了看,他的手也出奇的好看。真羡慕他的女朋友。”

“我没听说他有女朋友啊?倒是听说温家最近和苏家来往频繁,不会要……”

“我觉有可能,毕竟苏楠不是一直都和他来往甚好,两个人这么久了应该早就在一起了吧。而且两人也挺般配的。”

……

……

两个女人边走边聊,渐渐远去的时候,沈星辰收回一直盯着前方的视线,眸间暗了暗。

温景晞这么好,这么优秀。

她以前就知道,温景晞一直是众人眼中最耀眼的那一个。无论从这种方面来讲,她大概是他身边的人中,最不相匹配的那一个,可是她却被温景晞所呵护。那少之又少的幸运和不可能,都被她所占去。

拥有他从不外露的温柔,是沈星辰最幸运的事。

这么想的时候,那边已经结束了。

沈星辰见温景晞将滑雪具给了一旁等待的工作人员,然后他直径向他走来,步履轻快沉稳,一步一步踩在了她的心上。

她要变得更加优秀。这样她才能更安心的和他在一起。

她在心里暗暗发誓。

此时温景晞摘下防护用具,看着模样似乎心情很好,眉梢眼角都带着轻柔的笑意,看到她的时候,笑意更加明显。

“走,我们去吃饭。”

说着,便搂着她向另一栋房子走去。沈星辰向周围看了看,见到另外两名男子和他们的女伴,唯独没看到宁远。

于是有些疑惑,“宁远哥呢?”

温景晞勾了勾嘴角,俯身吻了吻她的脸颊,“刚刚摔了一跤,估计等会儿就来了。”

被他忽然这么一吻,弄得沈星辰一时晕乎,竟忘了问宁远是怎么摔得,

阳光洒在两人身上,汇成了细碎地而闪烁的晶莹,印在雪白的地上的影子,竟那么温柔。

等他们坐在温暖的包厢内,宁远才姗姗来迟,不过他的脸色很臭,不如来时的那种意气风发。

温景晞见了,也不多言。等他落座在自己身边时,他才慢吞吞地跟他倒了杯酒,“今天的菜色应该合你的口味,这酒也是我特意让人送来的。你尝尝。”

众人一时摸不着头脑,他们不知道宁远何故这么难看的脸色,也第一次见温景晞这么殷勤的和宁远倒酒。

其中一人问了:“宁少,怎么了这是?”

宁远不语,瞥了那人一眼,拿起一旁的白水喝了一口,“没什么,一点小事,解决了。”

说着,他还是端起了温景晞倒的那杯酒。

温景晞笑了,拿着自己的酒杯主动和他相碰了下,没有什么多余的话。

沈星辰在一旁观察了会儿,她看着从进门来时脸色臭臭的宁远慢慢缓和了脸色,而又看到温景晞那略带讨好的样子,直觉这都和他有些关系。

想了想刚才问温景晞,他说宁远摔了一跤。心里一顿,她盯着温景晞。

宁远摔了不会是因为温景晞吧。

温景晞感觉到身旁人的视线,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桌上的气氛逐渐活跃,一桌人很快转到隔壁的包厢喝酒聊天起来。沈星辰被人其中一个人的女伴拉去唱歌,温景晞有些兴致,似乎也想听听她唱歌。

以前也和浅之去过KTV唱过,沈星辰也就不扭捏推辞,于是起身去点歌。

宁远见沈星辰走开了,于是叼着根烟没有点燃,姿态松散的靠在温景晞身旁,将手中的掏出烟盒递给他,又掏出了口袋的打火机。

“有什么打算?”宁远边问边点燃自己的烟卷。

温景晞倾身借着他的火将自己的烟点燃,直到烟卷忽明忽暗,他垂眸的面容看不清情绪,他蹙着眉吸了一口然后又轻松吐出。青色的烟雾缭绕起来。

“她现在最重要的是之后的高考,其他的事自然一件件解决。”

宁远见他一脸正色,难得没有笑他,“你也别真和家里闹翻,吵吵就算了。毕竟你还得护着星辰。以后慢慢的她应该就接受了。”

说实话,当初听到温景晞说他的小情人,他万分想不到竟是他们家养的那个小妹妹。开始以为他是玩笑话,后来看到他接电话时那满脸的温柔爱意,让他不得不相信。万年不动情,不喜欢和女人接触的温景晞,竟然为了一个小丫头,动了心。

“我当然有分寸。”温景晞回答。那日和母亲争吵,不过是积了多年的情绪迸发,听到陆惜云威胁他的意味,他才出言狠绝。其实温家所属集团的继承权,是不是他根本无所谓。因为他本来就不从商。他其实对母亲的改观不抱希望,毕竟,从星辰进到温家的那一刻,她就不喜欢星辰。一开始就抱有反感,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所以,他只能这段特殊的时期,将沈星辰带在身边不让她被这些事情影响。等到这段时期结束,如果母亲还是如此,他就带沈星辰出国。

见他一脸沉重,宁远也不愿自己的好友有太多烦闷,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船到桥头自然直。再不行,我和阿旭能帮多少帮多少,大不了什么偷渡我也帮帮你。”

宁远说不了几句正经话,他将最后一口烟吸入肺中然后掐灭在烟灰缸里。还想说什么,温景晞的注意已经被一个人的歌声吸引住。

宁远顺着看过去,就看到沈星辰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麦克风在轻轻地唱着。

软软清脆的嗓音回荡在包厢里,流淌到人的耳里、心里。令原本喧闹的包厢忽然静了下来,只剩下歌声。

沈星辰唱着唱着,转过眼看去的时候,正好撞进温景晞含着笑的眸子里,她静静望着他,一句一句清晰地唱着。

直到快结束时,她看到了温景晞眸子如灿若星光般闪烁,她的心忽然颤了颤。这是她喜欢的人不,是爱的人。不然怎会有千万种情绪想唱给他听。

耳边是众人口哨鼓掌声,沈星辰耳根有些红,然后快速走到温景晞身边坐下。他的手很快握住她,火热的手掌包裹着她的小手。

“很好听。” 温景晞在她耳边说道。

沈星辰的心怦怦的跳着,她嘴角微弯,溢满了开心和幸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