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难以相忘

45.过往,是我对她动心(四)

难以相忘 风子_ 2547 2017-01-09 02:13:08

  苏楠回到大厅时,众人已经坐在客厅里喝茶聊天。苏楠的母亲见到来人,忙拉着苏楠坐在她的身旁:“这么快就好了?怎么不见景晞。”

  此话一落,苏楠忽的抬头看着母亲,淡淡的回答:“接电话去了,我就先过来了。”

  陆惜云打量着她,察觉她的脸色不是很好,于是问道:“小楠脸色不大好,是不舒服吗?”

  “谢谢伯母关心,我没事,可能在外面吹了会儿凉风。”苏楠卸下一脸低沉,带着牵强的笑回答。

  “那就好。”陆惜云点点头,对她的笑容若有所思。

  大约快到九点时,陆惜云和温明凡在门口送众人离开。

  直到众人的车子离开后,温明凡回书房处理公事。而陆惜云问了问身旁的管家,“景晞去哪了?”

  “回夫人,少爷在半个小时前出门了。”徐叔回答。

  听到此话,陆惜云的眉头轻轻蹙起,语气声微微扬高:“他一个人出去的?”

  徐叔见陆惜云微怒的神色,踌躇了会儿,才道出:“星辰小姐和他一起。”

  果然,便看到陆惜云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夹着寒冰,一言不发的转身上楼。

  徐叔微微松了口气,只是还是忍不住想,为何夫人会这么不喜欢星辰和温景晞在一起,也为何对沈星辰含着或多或少的疏远。

  他在温家待得时间很久,沈星辰来温家的时候他是在的,开始他以为那不过是名门望族里一个遗留在外的孩子,后来才知道是温家因是故友之女才将其收养。而他平日里和沈星辰的相处下来觉得,沈星辰并不是个令人讨厌的孩子,相反温顺有礼,待人真诚。

  他不知,夫人对沈星辰的不喜是来自何处。

  ————

  次日。

  厨房里已经准备好了早膳,佣人摆放在桌上,等候着温明凡他们下楼用餐。

  温景晞先和沈星辰到了餐厅,他们像往常一样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沉默地吃着早餐。而在他们刚落座不久,温明凡和陆惜云也前后不一的下楼来。

  温明凡还是习惯着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看着每日更新的报纸,偶尔和温景晞讨论着报纸上的某个话题,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沈星辰刚吃完一块三明治后,对面的人推了推她面前未喝多少的牛奶。她见状抬眼看过去,温景晞神色如常,只是眼神似乎在暗示着她必须喝完。

  于是她垂下眼睑,拿着牛奶慢慢喝了起来。

  两人的举动此时早已落在陆惜云的眼里,而陆惜云面色平淡的给自己的吐司抹着果酱,但是眼底早已冷冽。

  温景晞放下手中的餐具,准备起身离开时被陆惜云叫住:“景晞,你等等,我有事找你。”

  这令温明凡和沈星辰同时看了过去,而温景晞眸子闪了闪,沉默了片刻后跟随陆惜云去了书房。

  温明凡没说什么,抬头看向沈星辰,语气温和轻快的说道:“星辰,陪叔叔去散散步。”

  沈星辰收回视线,对温明凡点了点头。

  而此刻二楼上,陆惜云越靠近书房,身上的怒气却是隐藏不住。两人刚进书房,陆惜云便转身看着神色无所波动的人,心中更是焦躁:“景晞,苏楠不好吗?”

  温景晞没想到母亲会在此刻提到苏楠,眸色微动,淡淡回答:对于我,这没什么概念。”

  “母亲倒觉得她各方面优秀,无论是家世、外貌还是修养才学,都符合你未来妻子的条件。更何况,她也喜欢你很久了。”

  陆惜云自顾自的说着,她踱步走到书桌旁,看着窗外深吸了口气又继续:“景晞,母亲希望你能好好考虑苏楠,过段时间我会好好和苏楠的父母谈谈。”

  话落,许久不闻温景晞的回答。这令陆惜云转头看了看他,但看到温景晞眸中的寒意和无动于衷,她一时忘了该说什么。

  “不用了,我不会考虑苏楠。也请母亲不要做多余的举动,不然难做的倒是我们温家。”温景晞语速轻缓地说道,他移开看着陆惜云的眸光,错过她看到了桌子上散开的照片。

  “不是苏楠?那是谁?告诉我还有谁能比苏楠更合适?”陆惜云语音忍不住抬高,看着他的眼神更加寒气逼人,母子俩在发怒时的模样如出一辙。

  温景晞没有直接回答,他收回看着桌上的视线,直视着陆惜云咄咄逼人的目光,“母亲不是知道了吗?您身后桌子上的东西足以证明您应该已经清楚了。”

  下一刻,只听砰地一声在温景晞的身后响起,实木的门板上被砸的一震,接着又弹到了地上回响开来。

  这一声,也惊动到了门外的佣人。

  然后便听到陆惜云的怒声:“温景晞,这是你和母亲说话的态度吗?”她扬起的声音变得有些尖利刺耳,不似平日里众人看到的那个永远谈吐优雅的温夫人,胸口因为气急起伏的有些厉害,眼睛瞪得瞳孔微缩。而她,刚刚气急时,随手丢掷出书桌上的实木笔筒,里面的笔洒落了一地。

  温景晞静静看着她,脸上没有太大波动,仿佛刚刚差点被砸中的并不是他,“母亲,我想您此刻的情绪已经不适合交谈,没其他事的话我先走了。”

  “站住!温景晞,你最好立马和那个丫头断得干干净净,否则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

  此话刚落,温景晞神色冰冷地看着陆惜云,身上忽然出现了些许戾气,威震逼人。“母亲,这种事情您不要一再而三的做了,否则我也不知道我该如何与您相处下去。”

  陆惜云听到这,面目一愣,有些不可置信:“温景晞,我生你养你,还比不上那个丫头?”

  “您和星辰没有可比的必要。但是,我希望您不要为难她。是我对她动了心。”

  说完,不等陆惜云回答,毫不犹豫打开门走了出去。

  而身后,陆惜云从他的话语中缓过来,才大声说道:“你怎么能喜欢那种人的女儿?”

  ————

  而距离温宅主宅不远的小路上,温明凡和沈星辰慢慢的走着,身旁跟着两个候着的佣人。温明凡挥手让他们稍微走远一点,才侧过头看到沈星辰略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于是轻轻笑了笑:“星辰,天气好的时候多出来走动走动。”

  沈星辰听到话回神过来,连忙回答:“嗯,平时有时间会出来的。”

  温明凡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会儿,细看时,才发现她的眉眼神态,已经颇像那个已故的人。这么多年过去,那个人偶尔会闪过他的脑海,勾起他心底早已蒙着灰尘的回忆,即使有些已经模糊不清。

  他还记得,当年在她去世的前半个月里见到她的时候,那双眸子失去了以往的朝气和清亮,充满了混沌和绝望。后来听闻她的死讯,他也收到了她的信。她没有告诉他,孩子的父亲,甚至不曾提起。只留下只字片语,想拜托他照顾她唯一的孩子。

  如今孩子已经长大,他也算没有辜负她的嘱托。

  想了想,温明凡抬头摸了摸沈星辰的脑袋,“星辰,改天一起去看看你的母亲。”

  沈星辰抬头看着温明凡慈祥的目光,心生温暖,“好。”

  这时,楼上传来砰地一声响,惊到了周围的人。

  温明凡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看向一旁的佣人,“去看看楼上怎么了。”

  不一会儿,佣人匆忙跑下楼喘着粗气的说道:“夫人发了一通脾气,好像是和少爷……”

  话落,温明凡抿着嘴一言不发的走进宅内。

  而沈星辰心里突突的跳着,似乎有些不好的预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