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难以相忘

39.宁远,故人探望

难以相忘 风子_ 1990 2016-12-13 20:50:10

  沈星辰醒来时,已经是下午四点。这一觉她睡得有些沉,以至于她混沌了好久才清醒过来。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想了想,她拨开被子打算下床。

落到地面时她差点摔倒,许是躺了太久,她的双腿有些发软无力。适应了一阵,她才朝着一旁的洗手间慢慢走去。

洗手间有一面大镜子,她看着镜子里脸色苍白的自己发呆,没有血色的嘴唇有些干裂,小小的下巴变得更加尖瘦,眼眶微微陷进。毫无血色的脸加上乌黑的头发显得诡异。她垂眸,弯下腰用水冲了冲脸颊,冰凉的水让她得到些许舒适和清醒。

额头脸颊上的发丝被浸湿,她不在意,过了会儿才出去。

出来的时候看到温景晞不知何时已经进来,她也不惊讶。可是当看到他身边的人时,她怔住。心里也觉得这人有些熟悉。

“快上床躺着,别着凉了。”温景晞见她出来就已经走近她,环住她的肩膀向床边走去。

其实这屋子里开足了暖气,外面天寒地冻,里面四季如春。她的手心甚至还有细汗,所以又怎么会那么容易着凉。

这时另一人开口,语气调侃“还真是和往常一样羡煞旁人!”

沈星辰寻着声音看过去,一张邪笑不羁的脸令她有片刻的怔松,忽然和记忆中某张脸重合起来。“宁远哥……”

宁远听到沈星辰的叫声,心里一喜,夸张的哈哈大笑起来,“星辰,好久不见。回来竟然也不告诉我一声。好歹叫我一声哥哥……”

说着,他又朝着温景晞挑挑眉,模样炫耀,“我就说吧,她肯定记得我。”

沈星辰笑了笑,心里有些愧疚其实刚刚脑海里有那么一丝的空白。

温景晞懒得理他的幼稚,而是在一旁倒好水,吹了吹热气,递给沈星辰,“来,先喝点水。待会儿吃饭。”

宁远见他一心只系在沈星辰身上,也不说什么,他床的另一半坐着,和沈星辰搭起话来。

三言两语,逗得沈星辰不禁莞尔。

宁远和以前相比,多了份成熟和睿智,熨烫的笔直整洁的西装,衬衣的纽扣系的整齐,不同以往的松散和随意。他的头发也短了一些,手腕间的袖口精致而闪耀。只是不变的依旧是那随性不羁的笑容,回荡在心间温暖明媚。

两人聊了许久,偶尔温景晞会插几句话,直到文姨送来晚饭,才终止了谈话。

不巧的是,宁远的手机恰时响起,他看了片刻没有去接,只是眸间深处的笑意浅了几分。过了几分钟,手机又传来短信,宁远低头看了看,终于开口告辞。

“我还有事,下次再来看你。这次可别不声不响的走了。”

沈星辰点头和他道了声再见。

温景晞起身出门打算去送宁远,却别宁远挡了回去。

多年好友也不在意这点客套,温景晞止步,随口说了句:“别冲动。”

沈星辰盯着宁远的背影,直到房门合上,她才收回视线。

“宁远结婚了么?”她从开始就看到了宁远手指上的戒指,虽然他从头到尾和她聊天的过程中都没提到过这件事。

温景晞本在帮她盛粥,听到这话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手里的动作回答:“嗯,结婚一年了。”

沈星辰听了,心里有些唏嘘。以前就知道,宁远在那群人中玩得最开,他身边从来没有固定的女性朋友,不过是一些金钱交易,几乎没有真心对待过任何女伴,只当她们为一时消遣的乐趣。

她曾经见到过宁远将某个女伴从捧到天上又摔下地狱的过程,最后那个女子怕是动了情,无论是否真心,只是宁远却无动于衷,依旧转身投进另一簇芬芳。

如果不是因为温景晞和他相熟,了解他即使在男女情感方面一塌糊涂,但是对朋友是真的很好。

他曾经还宣称自己是不婚主义,可如今,一切都是过往云烟。不禁有些好奇,是怎样的女子令曾经游离在万千花丛中的人忽然收起心来,做了他坚称不会去做的事。

思绪游离间,鼻尖嗅到香气,温景晞垂眸搅动中冒着热气的粥,长长的睫毛低垂,遮住他的眼眸,粥的雾气弥漫着,像一团迷雾令她深陷。

“来,小心烫。”

他舀起一勺粥递到她嘴边,目光对视,那里面波澜不惊。

粥尝在舌尖,滑入喉间时,米香四溢在她的感官里,唤起了她的食欲。直到她很给面子的吃完了一小碗粥。

她抬眼不经意间看到温景晞眼底的笑意,他似乎很高兴她能吃完。

在他要继续下一碗时,沈星辰及时制止了他的动作,她皱起柳眉,那模样似乎有些为难:“我已经很饱了。”

温景晞见她认真又为难的模样,心中一柔,依言放下手中的碗。整理了会儿,他才坐在她身边。

沈星辰想到刚才那剩下一大半的粥,心中了然。温景晞的口味,并不偏于粥类,所以她并未多问。

胃里有了饱腹感,她坐了会才躺回床上望着天花板,感觉到身旁的人的视线,她一开始并不在意,可是久了她有些不自在。刚想说什么,却看到他闭着双眼靠在椅子上,眼下的深色是深深的疲惫。

盯了他许久,她想叫他去休息,却见他睁开迷蒙的双眼,然后靠了过来,“我眯一会儿,有事叫我。”

说完,靠在床边枕着自己的胳膊休息起来。

想提醒他这样睡胳膊会难受,但见他眼底倦意浓重,她未再开口,只是等他呼吸声渐重后,下床到一旁的柜子里找出一条毛毯,轻轻地搭在了他的身上。

看见熟睡的他,毫无防备,卸下了平日的冷峻和疏离。他在她面前睡得这般的放心。那硬朗的脸庞令她抬起手,忍不住抚上。那触摸很轻很轻,轻柔如羽毛。怕他被她惊醒,她停留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其实,她对他的感情怎么会消减呢。

不过是自己骗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