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难以相忘

38.唯有你才是解药

难以相忘 风子_ 1395 2016-12-08 23:13:39

  浅之走后,沈星辰一个人看着窗外静默了很久。

温景晞进来走近她,她还恍若未知。直到感觉有双温暖的手握住她,她才抬眼看去。神情都有些茫然和无知。

而那人的嘴唇轻抿,眉头轻蹙,似是有些不高兴。他扶动她的身体靠在床上,替她掖好了被子。

“伤还没好,不能再着凉了。”

语气温柔,却又夹杂着些命令。手里继续握住她的手,像是想捂热了才肯松手。

两人掌心相贴,十指紧扣,他略带薄茧地指腹轻轻摩挲她柔嫩的掌心,目光移到了那双盯着自己的眼睛,

“想问什么?”

沈星辰望进那双深沉地黑眸,如潭水般沉静,如宝石般夺目。她换忽然挣开手抬起来,缓缓抚上他的脸颊。

只感觉温景晞的瞳孔有些紧缩,沉静地眸子竟有了一些波动。

“你不是和别人订婚了吗?”

话落,她把手放下,却被温景晞的手紧紧覆盖住,“没有别人。只有你。”

“你爱我吗?”

温景晞轻吻她的手心,虔诚地犹如信徒一般,“如果我中了一种毒,唯有你才是解药。”

沈星辰听了,心里猛地受到撞击,掌心仿佛还残留着他唇间的温度,滚烫热烈。她忽然抽出自己的手掌,侧身躺在床上,背对着温景晞轻轻说道:“我累了。”

温景晞垂眸看着空空的手掌心里空落起来,那瘦弱的背影令他心喉间泛着苦涩,他轻抚她的长发,动作安抚“好,累了就睡吧。”

说着,他静静地坐在一旁,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他并不理会。过了好一会,直到听见她轻浅地呼吸声,温景晞起身弯腰吻了吻她的额头,才离开了病房。

到了外面的走廊,他才接听再次打过来的电话。“喂。”

电话那边传来那人气急败坏的嗓音,令温景晞皱起眉头,“你好好说话再打过来。”

说完,他便挂了电话。

目光移到了手机里另一个来电提醒,他想了几秒,这才打了过去。

那边接通后,恭敬的喊了声温先生。

“您要的资料已经找好了,是否发到您的邮箱?另外就是,那名医生说涉及到他的病患隐私,他不大愿意配合。似乎也是受人所托,所以我们用了点方式他才……”

温景晞看着楼下来往的车辆行人,听到这句话时,眸光一闪而过,“嗯,查到了就好了。报酬我随后让人准备。辛苦了。”

“谢谢先生。”

刚结束这个通话,手机又猛地震起。温景晞低头一看,嘴角轻勾,放着手机震动了一会儿这才接起。

“温景晞你够厉害,说挂就挂!”

那边的人咬牙切齿,隔着电话都能感觉那人的怒气。

“你的声音都快接近噪音分贝了,我只不过出于自保。”路过的护士听他调侃的话语,都忍不住看过去。

高大修长的身影站在窗边,阳光洒在他的身上镀了一层金边。眉眼荡漾起涟漪,与这几日所见到的冷漠严峻丝毫不同。袖口松松的挽起,露出坚实小麦色的手臂。浑身上下散发着高贵俊雅的气质,似乎阳光在他身边都黯然失色。

“你行啊你,下次你再有什么事可别来打扰我。”

说完,那边先行挂了电话。

温景晞淡然地收好手机,低声轻笑了下。再转身已经恢复冷峻的面容,他抬脚准备回病房去。

刚握住门把,肩膀被人狠狠拍了一下。

“您的心可真大啊。”

温景晞松开门把,转身便看到宁远那张气急败坏和稍显狼狈地脸。他似乎刚从某个地方赶过来,衬衣有些褶子,下巴也泛着青色。

“你被赶出家门了?”

听见温景晞打趣的话语,他呸了一声,可表情就像被戳中了一样。随后他想伸手打开病房门,嘴里还一边念叨着:“我的星辰妹子呢,在里面吗?”

温景晞拦着他前进的身体,闻到他身上轻微地酒意,他皱起眉头有些嫌弃的说道:“你先收拾下你自己。星辰睡了,先别打扰她。”

宁远听了便安静了下来。瞥见温景晞嫌弃的眼神,他低头嗅了嗅自己的领口。

于是心里也不怪温景晞嫌弃他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