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难以相忘

35.一任事如尘(九)

难以相忘 风子_ 1890 2016-12-04 22:22:11

  温景晞走进两人时,已经挂断了手中的电话。他目光环视了两人,面色沉静,视线停留在了了叶然的身上。

“阿然也在。”

叶然礼貌地微笑着。“景晞哥。”

温景晞点头,又和叶然聊了两句后,只是余光一直注意着沉默地沈星辰身上。

她的脸颊被冻得通红,偶尔动作轻微的跺了跺脚,脖子也往衣服领口里缩紧。

这些细微的动作自然逃不过温景晞的眼里,他转头看去,语气毋庸置疑“上车去。”

知道这是和她说话,沈星辰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眸色正经的看着她,沈星辰乖巧地点点头。

又和叶然打了招呼后便朝那辆车走去。

叶然笑着点头。

“阿然,你也上车,顺道送你。”

温景晞对叶然说,但他此时的注意却在另一边,他盯着已经打开车门的人,直到收回视线时叶然才回答他。

“不用麻烦了,家里的司机已经在附近了。”

见他推辞,温景晞也没有强求,于是和他打完招呼后也离开了。

叶然微笑目送两人离开,垂在两侧地双手紧握成拳,他在心底也做了一个决定。

此时车内流淌着舒缓地钢琴曲,温景晞专注的看着前方,一手撑在窗边抵着头,另一只控制着方向盘。车子平稳地前行,掠过周围无数灯火闪耀的建筑。

沈星辰看了看温景晞,他的头发和上次见面相比更为短一些,整个人也更加清爽。慵懒的撑着头,笔直高挺的鼻子在逆光中显得更加清晰分明。那张令人沉迷的俊容依旧不变,她看着有些出神,一时忘了收回视线。

对上温景晞的眼睛时,沈星辰心里一惊,慌乱的别过头看着前方,心也突突的直跳。

“这么晚不回家,干什么去了?”

温景晞淡淡地问道。状似无意她的慌乱,他也移开了视线。

“和叶然买点东西。”

“嗯。”

紧了紧手里的包,里面装着已经买好的礼物,她想着,他应该会接受这份小小的礼物吧。

“你和叶然关系很好?”

他忽然问道,抬手漫不经心地换了一首音乐。

“嗯,他是我的好朋友。”顿了顿,她又继续说“阿然……他人很好。”

看了看远处的行人,沈星辰认真地回答。

瞥见温景晞似乎皱起了眉头,可是再想仔细看去时他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令她觉得也许是自己看错了。

温景晞没有再说话。

快到沈星辰的公寓时,忽然下起了雪,雪花纷纷坠落到车窗上,雾气遮住了外面的景象。

这时温景晞的手机响起,他按了按接听键,苏楠的声音传到了两人耳里。

两人交谈起来,温景晞的态度淡淡的,可是语气却没有以往那般冷硬生疏。

沈星辰凑近车窗,用手擦了擦雾气,她看着晶莹的雪花,一时有些出神。已经听不清两人在说些什么,她

甚至也没察觉通话是何时结束。

终于到了她住的地方,刚想道别就见他解开安全带先行下车去了。

等她下车时,就听他说:“我等你进去再走。走吧。”

他靠在车边,黑色的大衣上一时便落满了白色的雪花,有的甚至粘在了他长如折扇的睫毛上。

沈星辰和他道别,然后木然的转身,步伐缓慢的往楼口走去。

不知为何,她每走一步,心里的疼痛感和沉闷感就加深一分。就像缺水的鱼,干涸的快要死去。明明像往常一样分别,竟觉得这好像是最后一别。

她的眼睛里忽然蒙上了雾气,拿着门卡的手有些颤抖,只听叮的一声,门开了。可是紧接着便听到身后的动静,那熟悉的脚步声开始响起。

那声音刺激着她的心,然后她猛地关上打开的门,再也不多想地转身向那个高大挺拔的黑色背影跑去。

温景晞听见门咚的一声关闭,而后是那急切而凌乱的脚步越来越近。

刚想转身看去,就感觉腰间一紧,低头看去一双细小白嫩的手腕紧紧交缠着自己。他心里一震,听到那人低低抽泣地声音:“温景晞……”

沈星辰感受到他身体一僵,手收的更紧。她眼睛酸疼地厉害,滚烫的泪珠不停下落,夹杂着冰冷地雪花。

拥住那熟悉的味道,她才觉得慌乱空洞的心终于获得了填满。即使他也许会冷漠的推开她,但是她还是想

去靠近。

温景晞握住那双手,然后转身低头看去,映入眼帘是那一张充满泪痕的小脸,可是那清澈的双眼里,夹杂着那么浓的情绪。然后深深地敲击着他的心。

“你刚刚叫我什么?”平静的声音夹杂着微忽地颤抖,连他也分不清他在紧张和期待什么。

沈星辰仰头看他,双眼更加湿润,她双手抓紧他胸口的衣服,“温景晞……”

不是哥哥,不是景晞哥。

只是温景晞。

下一秒,她被人紧紧地抱住,那怀抱那么的炙热而强硬,就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她闭眼靠在这温暖而坚实的肩膀上,眼泪也不自觉滑过脸庞。抬手也同样环抱住他。

耳边吐着他温热的呼吸,那令她着迷的嗓音也接着传来:“你知道这意味什么吗?”

她睁开眼睛,望着天空中飘落下的雪花扯出笑来,“我可以喜欢你吗?”

那人放开了她,低头盯着那双炙热地眼睛。

他不答,伸出修长的指尖轻轻帮她擦掉眼角的湿润。动作温柔亲昵,指尖滚烫。

许久,眼前的面孔逐渐靠近,沈星辰下意识地闭上眼睛,然后只觉得唇间一热,清冽而熟悉的味道迎面而来,她的呼吸仿佛停滞,心底深处哔哩啪啦开出一片片火光。

这一吻,几乎将她身心燃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