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难以相忘

32.一任事如尘(六)

难以相忘 风子_ 3608 2016-11-26 12:25:13

  温景晞出现在她身边的次数逐渐多了起来,有时候放学他带她去吃饭,有时候带她回温家,又有时候他从国外回来总会给她准备礼物。总之,两人的见面比以前相比多了一些,关系也近了一些。慢慢的,沈星辰也习惯了他忽然出现在她的学校门口或者家门口。

他变得像家人一样,细心的照顾着她。叮嘱她的一日三餐,叮嘱她的学业功课。总之,沈星辰的体重终于不再是不及格,削尖的下巴也变得圆润了一些。

察觉到两个多月沈星辰的变化,夏浅之揪了揪沈星辰的脸,皱着眉头打趣道:“星辰,你竟然胖了!”

沈星辰拿开她的手,白了她一眼,低头忙着自己的作业。

夏浅之上下打量着她,撑着下巴故作深思的分析起来“面色红润,印堂发光。嘴角总是不自觉的扬起,明显像热恋中的人。根据我的猜测,你是不是有男人了?”

这话一落,顿时引得叶然和陆离的侧目,沈星辰察觉到他们的目光,无法忽视的抬起头,神色淡然的看着夏浅之“你昨晚又看言情小说了?”

“别转移话题,告诉我,你是不是背着我偷人了。”夏浅之将头伸到她的眼前,故作认真的看着她。

沈星辰笑了笑,放下笔双手揪着夏浅之的脸,不理会她的挣扎,“小姐你就不要胡乱猜测了,我的生活作风很优良。”

夏浅之吃痛的求饶,陆离见了不由得开始幸灾乐祸起来,咧着嘴替沈星辰说道:“行了你,星辰被我哥照顾的可好了,你就别瞎猜了。”

沈星辰算是默认,没有再接话。感觉到到叶然望着她的视线,她朝他耸耸肩。

叶然凑近看了看她,距离靠的有些近,沈星辰觉得尴尬,身体往后退了退,却见叶然打趣的神情“星辰,你好像真的胖了。”

听了这话,沈星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肉好像真的变得多了一些。

放学后,四人一同走出教学楼,冷风刮过来,令沈星辰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渐渐地已经到了十一月份,A市的冬天一向很冷。

手机忽然响了一声,沈星辰掏出来一看,是温景晞的短信。

‘晚上带你吃饭。’

内容简洁明了,却也有不可抗拒的意味。看完后,她向浅之他们打了招呼让他们先走,于是一个人在教学楼里避着这阴冷的风,静静地等着。

大约过了会儿,手机铃声再次响起,这次是电话。沈星辰快速接起,传来那人低沉的嗓音“出来,我在校门口。”

挂完电话后,沈星辰跑着出去,迎着寒冷的风,如同脱线的风筝奔去。

待看见一辆黑色的车子静静的停在那里,她开始慢慢减缓速度,舒缓着有些喘息的呼吸,整理了有些凌乱的头发。

走进车子,刚想打开副驾驶的门,却见苏楠那张明媚的笑脸。车窗缓缓落下,苏楠热情的向她打着招呼,沈星辰有些愣住,一时没来得及回答。

“先上车。”温景晞望向她低低地说道。

沈星辰恢复平静的神情,依言走到后座打开车门坐了进去,温暖的气息弥漫在周身,她浑身上下忽然变的温暖起来。可是她的双手却不自觉地颤抖着,微微调整了下,她放下书包放在身旁,静静地看着窗外。

车子缓缓开动起来,前座的女子转头探过来,笑眯着双眼,声音如清泉般流淌着:“你好,原来你是景晞的妹妹,上次不好意思。”

沈星辰僵着撑起笑容,回答着“你好,苏姐姐。”

苏楠热情的和她攀谈起来,沈星辰只能乖巧的回答着,她抓住止不住颤抖的手,笑容淡淡。

注意到她的颤抖,她询问起来:“你是不是很冷,这段时间温度大幅度下降,女孩子要多穿点。”

驾驶座的温景晞一直无言,这时倒有些动静,他抬手将车里的温度调高了一些。

苏楠见了不由得打趣道:“你果然是疼妹妹一些。”

这话落在沈星辰耳里,不知为何有些刺耳,她垂垂眸,嘴角抿得有些紧。

温景晞只是淡淡一笑,没回答什么。从后视镜望了望车后的人,停顿了几秒,他移过视线专心开起车来。

一路上,前座传来偶尔的交谈,大部分是苏楠在说话,她很健谈,对温景晞偶尔的沉默也不放在心上。

后座沈星辰靠在车坐上,有些发呆的看着车窗外,她也插不进前面两人的谈话,渐渐地,在温暖的氛围里,她有些昏昏欲睡。

路上有些堵车,到达目的地时天已经黑了下去,沈星辰被温景晞叫醒时,她迷茫的睁开双眼,见已经天黑了,她有些恍惚。

“我们到了,围巾围好下车来。”

听了这话,沈星辰脑袋顿时清醒过来,副驾驶的苏楠已经不在车上,温景晞似乎是在等她。

她忙着带好围巾,打开门下车,一股寒冷的空气顿时令她哆嗦起来,与车内的温暖相比,外面犹如冰天雪地。

见她下车,温景晞走到她身前,见她冷的发抖微微皱了皱眉头,“下次穿多一点。”

说着,他拉起她的小手大步向前走着。

沈星辰跟随着他的步伐,望着他厚实温暖的大手正紧紧拉着她,不由低下头,嘴角弧度轻轻上扬,刚在在车上的低落情绪顿时一扫而空。

吃饭的地方似乎是在一片私人区域,夜晚灯火通明,雍容华贵,侍者恭敬的为他们带路,穿过一条挂满名画的走廊,走进了一间精致特色的包厢里。

包厢内充满了交谈声,此时包厢门被人推开,所有人的视线也都看了过来。大大的包厢里少说也有五六个人,苏楠竟也在里面。

静止了两秒,一个男子上前来,一脸打趣的说道:“您可算是来了,让我们这一帮子人好等。”

“这不是来了吗,A市的交通越发有待整修,你难道不清楚吗?”

难得温景晞也同那人打趣起来,他嘴角勾着笑,伸手接过那人递过来的烟,却并未点燃。

沈星辰有些不可思议,她见过很多面的温景晞,但今天这样却是很少见,好像比以往增添了一种痞味儿,又有一种坏坏的感觉。

“行吧,迟到就得罚。大伙儿都看着呢。”男子说道,见他身旁的小姑娘,不禁有些吃惊:“你上哪里拐来的这如花似玉的姑娘?”

这话一落,另外几人也都看过来,正大家疑惑间,苏楠笑着说道:“这是景晞的妹妹,你们可别吓着人家。”

听完后,大伙都愣了,和温景晞认识这么久,他们怎么不知道温景晞有个妹妹。

僵持间,一人忽然说道:“行了,这事先放着,既然到了都落座吧。”

众人听了也没说什么,一一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温景晞笑而不语,拉着呆愣的沈星辰落了座。

“丫头,你叫什么,我是宁远,你的宁远哥哥。”这人正是刚才一开始打趣温景晞的男子,他有一张桃花般俊美的脸,那双桃花眼此时正直勾勾的盯着她,嘴角扬着一抹笑。

“得了吧宁远,你也太不要脸了,乱认妹妹。”另一人冲着宁远喊道。

宁远也不恼,只是耸耸肩。“我只是太好奇景晞竟然有妹妹。”

“怎么,你眼红?”坐在沈星辰右边的一名男子说道,他有着一头棕色的头发,五官分明,眼眶深邃,看着像是混血。

“呸,我可是眼红呢,景晞藏着这么个漂亮的妹妹都不告诉我们。”

“现在知道了吧。”温景晞回答,他给沈星辰倒了杯热饮放在她面前。

沈星辰听了,觉得心里有些失落,她垂眸着眼,望着眼前的水杯有些失神。

菜在他们说话间已经上齐,望着眼前的美味佳肴,沈星辰竟然觉得毫无胃口,拿着筷子的手偶尔夹了夹,然后又放下。

正和他们攀谈的温景晞视线落到身旁的人身上,见她吃的心不在焉的,于是伸手帮她夹了几个菜。

“好好吃饭,想什么呢。”低沉的嗓音提醒着她,沈星辰听话的吃着盘子里的食物,那模样乖巧安静。

宁远听了他低低地提醒,不由得咂咂舌,“我还真有些眼红你了。”

这话又惹得一群人笑出声,苏楠听了也接话道:“景晞也只对这个妹妹上些心。我都有些羡慕了。”

这话一出,一些人暧昧的来回看着两人,苏楠有些娇媚的笑了笑倒也没再说话了。

沈星辰望着苏楠有些泛红的脸,心中有一丝情绪在作祟,但也只有几秒。

温景晞依旧云淡风轻的抿了口酒,对众人暧昧的眼神置之不理,不作回答。

过了会,才说道:“倒不必眼红,你要是眼红,我可让星辰唤你声哥哥,让你过个耳瘾,不过可不是白叫。”

“我还真想听听。”宁远回答,光顾着喝酒倒没注意到温景晞算计的笑容。

听到提到了自己,沈星辰不由得听着,听完疑惑的看着温景晞。

温景晞冲她笑了笑,拍拍她的肩膀,“星辰,这是你宁远哥哥,认识一下。”

她也知道叫人是基本的礼貌,刚进来是没提到,但现在她怎么也得叫出声。于是轻唤着,语气乖顺:

“宁远哥哥好。”

宁远听了,不自觉的扬起笑来,哈哈大笑着,“别说还着不错,把宁远两个字去了更好,以后哥罩着你。”

话落,温景晞抬眸望去,“说好了,叫一声不是白叫的,怎么也得给我家星辰一点表示。”

旁人听了也起哄起来,宁远也不甚在意,豪气地说了句:“等着,新年一定封个大红包。”

“别等着,就现在,今天一个,那个时候再包一个,凑成双。”

温景晞说道。那模样有多贱就有多贱,偏偏他依旧姿势优雅的端着高酒杯,另一只手的指尖玩弄着那未点燃的烟卷。

沈星辰这时听了,心里不由得一笑,她觉得现在的温景晞很坏,可是坏的让人觉得可爱。

宁远惊觉自己掉陷阱了,怒瞪了笑地快抽起来的几人,他望着神色淡然的温景晞,“这声哥哥真TM贵。”

温景晞也笑,低头喝了口酒,“那是自然,你准备好红包,我先替星辰收着。”

说完,他靠坐在椅子上,姿态慵懒。

大伙这时都憋不住了,纷纷笑了起来,连沈星辰看了宁远吃瘪的表情,也忍不住弯起嘴角。

人里都知道,宁远是出了名的爱自己的钱,平时很难从他这里抠出什么来。这红包里的金额自然不会少于五位数。

“所以宁远,不要乱当哥哥。”这时有人又开始堵他,正是沈星辰右手边的男子。

宁远听了这话,眼睛里仿佛要射出刀子似得射穿他,气急了喝了杯酒说道:“韩旭尧,你别瞎搀和。”

叫韩旭尧的人也不恼,反而笑得更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