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难以相忘

31.一任事如尘(五)

难以相忘 风子_ 3271 2016-11-26 12:03:45

  映入眼帘的是温景晞高大挺拔的身影,他穿着白衬衣黑衣裤,款款向两人走来。

陆离抬头见到来人,眼神一亮“哥!”

听到这声喊叫,沈星辰也从自己思绪中回神来,她顺着叶然的目光看了过去,却撞见了另一双沉静地黑眸里。

沈星辰不由得一愣。

温景晞走近他们,眸子顺着方向转动着,见到餐桌上一半是书籍笔盒,另一半是食物,有些疑惑的看着两人,“这是怎么回事。”

低沉地声音询问着陆离,目光微微落在愣愣的沈星辰身上然后转开。

“想到这家味道不错就来了。”陆离回答,见对面的人又继续着“星辰不是很有胃口。”

听见提到自己的名字,沈星辰看向温景晞,礼貌的叫了声:“哥哥。”

温景晞听见点点头,见她手中的笔和没有动分毫的餐具,于是叫来一旁的侍者。和侍者说明后,他才对着两人道:“帮你们加了几个菜,吃完早点回学校。”

陆离听了弯起了嘴巴,冲着沈星辰眨眨眼说道:“星辰,这么多菜,不管怎么你都得和我一起吃。”

沈星辰听见陆离的话,和温景晞的视线相撞,心里忽然想起那次这人的提醒,于是点点头。

三人无言间,一名女子走了过来,模样美丽,气质不凡,穿着一身亮色的衣裙,笑容款款的看着温景晞。

“景晞,走吧。”

女子眼神掠过陆离,笑容更加温柔可亲“陆离,好久不见了。”

陆离听见看过去,也扬起了笑容,似乎是见到了熟人,于是热情回答:“苏楠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半个月前,两年不见倒是长高了不少。”叫做苏楠的女子说道,她捂嘴抿笑的动作竟然也是那么好看优雅,令沈星辰都有些晃了神。

陆离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见他这样子,沈星辰有些傻眼,于是忍不住抿嘴轻笑。

苏楠注意到了沈星辰,见她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有些疑惑而打趣的说道:“这是你的小女朋友吗?真好看。”

听到苏楠的话,陆离摇头,“不是,这是我哥们儿。”

苏楠听了也是一笑,刚想说什么身旁的人忽然打断。

“好了,我们走吧。”温景晞说道。

这时侍者已经上菜过来,一盘盘的端上桌子。“好好吃饭。”

这话是对沈星辰说的。

话落。不等他们回答,温景晞抬起脚步离开。

苏楠打量了沈星辰一眼,见他已经走远,和他们笑着道了别后跟着离开了。

沈星辰目光盯着两人的背影直至消失不见,眼前出现挥动的手掌,回过神来看着陆离不解的神情。

“来,这可是哥请咱俩的,快吃吧。”

说着陆离将餐具递给她说道。

接过后沈星辰沉默地吃着菜,想着刚刚那个明媚动人的女子,异样的情绪划在心底。

两人吃过饭后回到学校已经到了上课时间,陆离还在慢悠悠的走着,相比与他的步伐,沈星辰的倒显得有些急切了。

见她有些着急,陆离也加快了一些。

终于到了沈星辰的教室,沈星辰对他说了句再见就在门口喊着报告。见她进去后陆离转身依旧慢悠悠的走着,边走边想着事情,他心里不禁有些心疼沈星辰。

即使温家家财万贯,却让这个小姑娘胆怯谨慎。寄人篱下的生活怎么也不会让自己心里舒服。

大家族有时候对家人的感情也说不上怎么热络,更何况是毫无血缘的。他了解温母,即使是他的姑姑,对他有时也不见得多么亲热,他和温家最亲密的只是温景晞,虽然温景晞对人一向冷淡,可是他心底是把一些人看重的。

他能理解沈星辰现在每天的努力是为了什么。

一天的课程终于结束,沈星辰和陆离他们道别后朝另一个方向走去。其实下午的课她几乎没怎么听进去,一来是她已经明白,二来是……

她的脑海一直出现着温景晞和苏楠。

从中午那顿饭结束后,她的心里一直觉得闷闷的,她也说不上是什么,只是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萦绕在心头。

就这样带着脑中繁杂的思绪走回家,低着头上着楼梯,没有听见沉稳的脚步声,正好和下楼梯的人撞个正着。

沈星辰急忙说道歉说着对不起,说完抬头看见那人的面容她不由愣了一下。

“走路低着个脑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温景晞说道,眼底有些笑意。

看着他俊美精致的脸庞,沈星辰的心忽的乱怦怦的跳动起来,她按捺住自己的胸口,对他也轻轻一笑。

走进屋里,沈星辰便去厨房烧水。

见她奔向厨房的身影,温景晞也没阻止,走到客厅中的沙发坐下,视线打量着这间小房子,简约而干净,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清香,家具摆设的整齐有条理,竟让人看了舒服而惬意。

比起温宅的奢华广阔,这间房子显得很温馨。

目光被墙架上的相框吸引,温景晞起身走过去看了看,上面是她和陆离他们的合影,照片上她的笑的很好,是他从未见过的,眼里充满了熠熠生辉,和平日里淡然的笑容差别很大。

身后传来她的脚步声,温景晞转身,见她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白开水放在了茶几上,“哥哥,喝水。我这里没有茶叶之类的。”

温景晞边点头边说:“没事,白开水就可以。谢谢。”

等执在在手中的时候,见被子瓷白的杯身上印着猫咪的图案,他不由得多看了一眼。

“这个……我一个人住,所以没有准备很多杯子,这是没有用过的。”沈星辰看他观察了下杯子,于是解释道,脸颊边有些微微泛红,心乱如麻。

拿起杯子微微抿了口水,温景晞嗯了一声又说:“很适合你。”

“嗯?”沈星辰不明白这句话,疑惑的看着他。

望着眼前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眸里充满了不解,温景晞摇头,“没什么。”

沈星辰垂眸,手里紧紧攥着衣角。

两人一时无言。

过了会儿,温景晞从一旁拿出一个盒子,然后放在了她的怀里。

见盒子上面的图案,沈星辰抬头看着他“这是……”

“奖励你的,有什么事情也好跟我联系。我的号码已经存在里面了。”

他解释道。见她迟迟没有动作,倾身拿过盒子拆开,将一个白色的手机拿出来,“密码设置的是你自己的生日。另外……”

他稍微靠近了一点,沙发本来不大,他高大的身体坐在里面本就有些拥挤。

两人的距离近的沈星辰一抬头就可以看到他精致的五官,周身都是属于他的气息,就像一个人忽然闯入了她的世界,那么的突然而自然。

耳边的气息传来,他低沉的嗓音侵入她的耳朵里,再穿过喉管直到心头,一下午的沉闷像是忽然一扫而空,只剩下那莫名的雀跃。

“记住了吗?”

沈星辰刚刚走神,只能愣楞的点点头。

“给。”

接过手机,沈星辰看着联系人上面的那一栏,是他的名字。

随后温景晞的手机响起,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他站起身走到窗边接了电话“喂,是我。”

不知为何,沈星辰的脸忽然觉得很热,也许是他的温柔抚摸,也许是他略带沙哑磁性的声线,她只觉得周围都是热的。

这是心动的感觉吗?

犹记刚上高中那会儿,那一年有部电视剧风靡各大视频软件里,浅之也拉着她看起来。她对电视剧这种东西看得很少,只是偶尔看一些书籍改编过的电影,只因为她想看看电影和书的差别,事实上她更爱书的内容,因为字里行间都是满满的情感,是电影所无法传达到心底的。

所以当浅之看着电视忽然哭得七里哗啦的时候,沈星辰一边替她递上纸巾,一边也努力的想挤出几滴眼泪,无奈失败。

浅之一边哽咽一边吐槽着剧情,“明明喜欢为什么不说出来?这部剧太烂了。”

可是她口中的烂剧却被她温习了三遍。

而那部剧是她接触的第一步真正意义上关于爱情的。她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用来学习上,即使课外书看得无非是些生活杂事的。

爱情?

对她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字眼,她不是那么了解,却也能从字典上查到它的涵义。可是如果说自己去说明,她说不出也道不明。

所以当心里总是冒出一些奇怪的情绪,她不由得开始联想那是不是心动,产生了心动,所以也就有了那么多莫名其妙的情感。

可是如果是对温景晞,她名义上的哥哥,从十岁那年遇见他,到至今偶尔的会面,她也无法说这就是心动。

在温家的时候,她和周围的人接触的不多,偶尔有温伯伯对她的关心,可是繁忙的他有时候却也顾忌不了她。

而温母,总是带着一些疏离,看着她的眼睛总是那么的冰冷。她甚至有些害怕温母。

唯独温景晞,总是能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即使他有时候一句话都不说,可是当每次上学放学时在车里看到他的身影,当第一次来例假的时候,当她生病住院的时候,陪她教她的人竟然都是温景晞。

这个看似冷漠淡然的人,总是来得那么及时。

又或者,其实他真的把她当作妹妹来照顾。

沈星辰面对他其实并不是害怕,只是莫名的紧张。而现在她来辨认这份紧张,是出于对他特殊的情感吗?

有那么一段时光,她安静的坐在他的旁边画画,而他静静的看书,偶尔跟她搭话几句,其他时候都是安静无言。

在温宅寂寞的时光里,是他陪伴着她。

夜里沈星辰躺在床上,她拿过枕边的手机,打开联系人,看着上面那一栏仅有的一个联系人,她用手指抚摸着那三个字,心里也轻轻呢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