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难以相忘

28.一任事如尘(二)

难以相忘 风子_ 1752 2016-11-05 20:17:27

  回到住处,沈星辰拉开屋子里所有的灯,反锁好门,又去查看了窗子,确认好之后她拿着睡衣去了浴室。

洗完澡后,她像往常一样,看会儿书,整理下作业,一直到了晚上十点,她准时关灯,只留着一盏台灯。

橙黄的灯光在黑暗中像点燃了温暖,也除去了一室的寂寞。她依偎在床上,看着顶上的天花板,渐渐进入梦乡。

***********

温宅。

宅子外的大门被打开,然后便驶入一辆黑色的轿车。车内后座坐着一个人,他慵懒的靠在椅背上,眉目如画,鼻翼英挺,薄唇轻抿。身上的白衬衣给他平添一丝俊朗优雅。

一直到了主楼,他才直起身子。

很快有人过来帮他把门打开,姿态恭敬有礼。

沉稳的脚步落在地上,手边搭着的西装外套也被人接了过去。只是另一只手提着一盒精致的东西,佣人刚想上前接过来,不料被他避开。

“这个我自己拿就行。”

薄唇轻启,声音低沉性感。

佣人点头退开,管家见他走进,于是跟在他的身边说道:“景晞少爷,夫人在等您。”

温景晞听后,黑眸微闪没说什么。

进了主宅之后,一室通亮,顶上的水晶吊灯闪闪发光。

他刚走进,便看到从楼梯下来的母亲,陆惜云。

陆惜云。温家女主人,一个精明能干而聪明的女人。父辈和母辈皆是政界的风云人物,陆家几代下来都是政界之人,而陆惜云却是从商,其丈夫温明凡则是政界外交官。温陆惜云嫁给温家后,她便帮忙打理温家的商业集团产业。于是温家,无论是在政界,还是商界,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回来了?”

陆惜云轻问。她的目光略过温景晞的衣着,以及他手上提着的东西。

“嗯,这么晚了母亲还不休息?”

温景晞说道。

“我有事想和你谈谈。”陆惜云坐在沙发上望着自己的儿子衣着姿态。

青年才俊,气质不凡。她心里生出了骄傲。

“您说。”温景晞也坐在另一边的沙发,将手里的东西放在一边,长腿收起。

“今天参加的酒会如何?”她今天特意将这个酒会推给她的儿子,想让他能够早点改变他的主意。

“表面上,很顺利,只是不太融入的进别人的交谈。”

“这个可以慢慢来。我想说的是,你打算什么时候将你所学专业换回来?”

“我现在所学的东西很好,为什么要换?”

这句话使陆惜云的脸色微微变了点,不过她还是柔声说着:“儿子,你要知道,以后家里的公司产业都要交给你,你不喜欢政治,正好可以打理家族企业。”

“所以我选择的是医学。”

温景晞沉沉回答,与陆惜云的眼睛对视着。

陆惜云沉默了。

过了十几秒,温景晞见状站起身,“母亲,时间也不早了,您早点休息。”

说着他拿过那个盒子,叫住了一名佣人。

“把这个拿给星辰。”

他交代道。

那名佣人突然表现一种难为的神情,温景晞见状微微皱起眉。

“有问题吗?”他冷声问道。

佣人不知道如何回答,只是摇头。

“星辰不在这里。”

陆惜云忽然说道。

听了这话,温景晞看向陆惜云,有些不解“不在?那么她在哪儿?”

“她要上学,学校离这里也远,我帮她在校外租了一间房子。”

陆惜云语气冷淡而平静。

温景晞只觉得心里一阵火气涌上,神色也不由得冷了下来“母亲,星辰她是女孩,你怎么能让一个孩子独自一人住在外面。家里是缺司机吗?”

“温景晞,你对我是什么态度。”陆惜云态度也开始强硬起来,“住在家里她每天要四点多起床才能保证不迟到,你不是她你怎么知道她愿不愿意。”

“所以您当初为什么不让她读离家近一点的学校?”

“我是为她好。”

听着母亲冷漠的话语,温景晞不愿意再争论什么,丢下一句随您,便上楼去了。

陆惜云怒视着温景晞的背影,终究没再说话。

************

清晨,沈星辰被闹钟铃声吵醒,时针指在七点半。这所学校有个好处就是没有早读。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升起来,阳光透过窗帘间的缝隙照在床上,温暖而明亮。

关掉了床边的台灯,她便起床换校服。

洗漱完后她拿出放在冰箱里的吐司面包,叼了一个在嘴边拿过书包出门了。

然而刚锁好家门瞅见门口旁站着一个黑影,她被吓了一跳,惊得嘴里的吐司都掉在地上。

看清楚是谁后,她微微放下心来,但是却有一些尴尬和惶恐。

“你早上就吃这个?”

温景晞垂眸看着双目受惊的女孩,略有些苍白的小脸,上面有一些婴儿肥,但是却还是觉得瘦瘪瘪的。

“哥哥,你回来了啊!”

她轻声说道。捏着书包的手有一些紧张。

没想到昨天才看到他,今天他就出现在她家门口。而他不上学回家了吗?

温景晞沉默地拿过她手中的书包,径直往楼下走着,察觉身后的人儿还站在那里不动,他才开口说道:

“跟着我,带你去吃早餐。”

沈星辰愣了下,随即跑着跟了上去。

听着身后慌忙的脚步声,温景晞嘴角不自觉地勾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