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难以相忘

26.痛哭,伤口早已溃烂

难以相忘 风子_ 1776 2016-11-04 04:02:29

  那人已经被周围质疑的询问弄得有些烦了,索性脱口而出:“那年本市的重大车祸,当时上了新闻了,虽然发出没多久就被封锁,可是我正好在报社里,就看到了。”

“你胡说。”沈星辰死死的看着他,语气冰冷而尖利,“都是一些记者胡编乱造,为何要把别人的生死拿来作报道博眼球?”

男子听闻这句话后脸色也沉了下来,“你不信也罢,当时轰动本市的事件,陆离好歹也是陆家的人,总会有人知道,你不是温家的人吗?你不是他的朋友吗?你怎么会不清楚!”

沈星辰已经听不进那人的话语,她只觉得耳边一阵一阵的,令她感觉呼吸难受。

易子琪见她脸色不对急忙制止那人想继续的话语,她有些担忧的凑近她,“星辰,你没事吧,脸色怎么这么苍白。”

沈星辰的瞳孔紧缩又张开,她愣愣地看着前方,听不清周围的人说了什么,她只觉得浑身发冷,心脏好像要跳出来一样,感觉有什么要冲破她的记忆,可是她还是抓不住那到底什么。

脑海中忽然徘徊着一些人的喊声,他们都在叫着星辰。

温景晞见这边的情况有些不对,跟人告别后快步走过来,蹲在她的身边询问她:“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沈星辰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一样,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察觉到她的不对经,温景晞冷眸扫过众人,沉沉问道:“你们跟她说了什么?”

易子琪见他冰冷地眸子,不自觉地颤抖了下,“不知道为什么就忽然这样了。”

那名和沈星辰争论的男子,看着温景晞着急的守在她的身边,觉得有些不安。

“星辰,你说说话,告诉我你怎么了?”温景晞继续问道,他握住她有些冰冷地手掌,上面溢满了冷汗。

像是察觉到了他,沈星辰抬眸看他,静静地问道:“温景晞,你告诉我实话,陆离去哪里了,他现在好吗?”

温景晞黑眸紧缩了一瞬,喉咙像是被卡住一样,发不出声音,他的心也跟着沉到了谷底。

“星辰……”

“他死了对吗?”

沈星辰说道,她没有放过他微变的神色,而那一刻,她就像被证实了心中的想法一样。

而这时候,空气中传来陆惜云在话筒里的声音。

“首先感谢大家前来参加温宅的宴会,各位不辞辛苦的到来是我和明凡的荣幸,今天是朋友相聚的宴会,也是温家女儿的归国会。而我也想分享给大家一个好消息,温家即将与江家联姻,希望到时候时间定下来后大家也能来参加订婚宴,谢谢!”

此话一出,令整个会场一时轰动起来,他们没想到温家竟然要和江家结为亲家,也没想到温家没有选择苏家。而且,明明刚才温家少爷和温家养女在一起,转眼却是要和另一个人订婚?

温明凡听闻后,脸色有些僵硬,旁边是别人的祝贺,他只能干干的笑着,视线瞥向走过来的陆惜云。

温景晞听到母亲的话后,神情忽然冷峻难测,他不由得盯着眼前的人儿,想说些什么,却见她呆滞的神情。

心里觉得有些不对,他轻轻喊她:“星辰,你不舒服我们就回去好不好?”

沈星辰看着他,忽然面露惶恐,她用力推开他大叫着:“你走开,我不认识你……”

面前忽然失常的沈星辰令温景晞心中一震,他好像能猜到什么,可是他却不敢承认,他走近她“星辰,你别吓我。我是景晞啊。你怎么了?”

“我错了,我很乖的。你别过来,我要哥哥……”沈星辰忽然哭了起来,她看到周围那些人震惊的神情令她更加害怕,眼泪忽然全部倾泻出来。

温景晞忽然觉得心狠狠地抽痛着,他缓步走上前想握住她的手,可是却被她避开,然后起身逃跑却不小心撞上摆满红酒的桌子,顿时周围一片狼藉,玻璃碎地的声音以及人们尖叫的声音吸引了另一边的宾客,他们的视线都移了过来。

沈星辰在温景晞没来得及赶过来的那一刻,快速地站起身跑出了宴会厅。

顾不了一切的狼狈以及身后父亲他们的追问声,温景晞快速追了上去。

通往出口的路只有一条,沈星辰拼命的向前跑,她嘴里还念叨着什么。

身后是温景晞追上来的喊声,沈星辰大叫了一声,急速向前跑去,没有看到即将驶过来的车子。

直到听到温景晞的呐喊,沈星辰愣了片刻,下一秒,她觉得浑身都是疼的,疼到令她失去知觉。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温景晞走进倒在血泊中的人儿,双腿一软顺势跪在了她的身边,他将她抱起搂在怀里,看着她的伤口,以及她眼里悲伤的神情。“星辰……我……”

忽然,温景晞说不上话来,他的视线开始模糊了,慢慢的,好像看不清事物。有温热的液体慢慢滑落,滴在沈星辰的脸上,眼睛上,嘴唇上。

“星辰,你别怕……”

温景晞话落,便看见她慢慢闭上眼睛安静了下来,从轻轻地抽噎到大声的痛哭。

远处跟上来的温明凡和陆惜云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他们的儿子的失声痛哭,竟然不敢上前去。

“我错了……星辰……都是我的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