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难以相忘

25.老友,席中听闻噩耗

难以相忘 风子_ 2114 2016-11-04 03:50:24

  此时,书房里。

温明凡望着眼前沉静地儿子,有些心痛,又有些气恼。

“她是你母亲,就算再怎么不对,也是你母亲。我以前教你的,都白教了吗?”

“正因为她是我的母亲,我今天,才会带星辰回来这里。”

温景晞走到一旁的窗台前,静静凝视着楼下的花园,侧脸冷峻。

“这孩子安全回来就很好了,以前的事能不能不要扯到现在,你离家这么久,你母亲并不好受。”

“父亲,我以前为什么没发觉你是这么关系维护她呢,是什么让你改变了性情?”

温景晞转头问他。“我不知道母亲在您面前如何说,可是,有的事不是说算了就能算了的,就算你觉得那些能过去,可是留下的都是结痂的伤口,慢慢的伤疤。那时候,我知道了星辰在学校的不公平待遇,她忍气吞声。我知道了她被迫到离家很远的学校上学,一人在外生病没有人理会,她什么都不说,也不敢说。寄人篱下的负担在她心里一直存在,生活费她不敢乱花,有时候学校庞大的开支她只能去一些黑店洗碗赚着外快。后来本可以考上心心念念的学校,却被母亲从中作梗。”

温景晞见温明凡隐忍的表情,继续说道“父亲,星辰做错什么了吗?她的人生、生活,全都被母亲插手毁掉。那个时候她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本应该快乐无忧的年纪,她却过得沉重而压抑。您带她回温家,为什么不好好保护她。”

最后那句话,沉沉地击中了温明凡的心,他深吸了一口气,沉默了很久。

室内一时无人说话,温景晞等待他的回答,而温明凡,则是沉浸在一些事上。

“景晞,我欠你母亲很多。所以有些事,我无法去指责什么。”

“所以这些都要让星辰帮您承受吗?您有您的原则,我有我的方式,只希望日后有些事,您不要和母亲一起来阻止我。”

说完,温景晞抬脚转身准备离去。正欲打开门的那一刻,温明凡忽然说话了“今晚宴会后,你带星辰走

吧。离开可能会让她更自在一些。”

没有回答,温景晞拉开门出去了。

留下温明凡一人,看着眼前的事物怔怔发呆。

*******

夜幕降临,此时温宅灯火辉煌,在静谧的夜色中显得格外奢华亮丽。

宴会厅里,随着侍者们端着精美可口的点心佳肴放在桌上,宾客们觥筹交错,小提琴和钢琴缓缓地合奏着,伴随着酒杯的轻轻碰撞声,以及宾客之间的交谈声,令平时沉寂的宅子此刻增添了一些生机。

宴会上,温家在商界和政界的朋友来了一半,还有一些是温景晞和沈星辰在校时的校友同学。

温景晞搂着沈星辰下楼的那一刻,人们的视线几乎都聚集了过来,有好奇,有疑惑,他们都打量着沈星

辰,这个传说中温家的养女,以及温家少爷的旧爱。

听闻,温家养了一头白眼狼,当年温家将她带回家,后来却误伤温家女主人。

听闻,温家少爷以及现星耀财团首席执政官抛弃新欢,苦恋旧爱。

听闻,温家少爷为爱与家人决裂,三年不曾回家。

不过这些都是听闻,此刻眼前两人一起出现在温家,之前的传言是否都不攻自破呢?

感觉到众人的视线,沈星辰放在温景晞掌心的手变得有些僵硬。

温景晞察觉到身旁人的反应,他另一只手轻揽着她,微微安抚着“有我在。”

站在众人的温明凡复杂地看着两人,心里叹了口气。

陆惜云此刻和朋友说着什么,见两人相依一起下来,眼神微闪。

“温夫人,此前的话还作数吗?”她身旁一个贵妇人问她。

从沉思中听闻这句话,她笑着回答“当然,不过先等等,两个孩子才刚出来。”

温景晞带着沈星辰到一旁的沙发坐下,给她递了一杯果汁。沈星辰刚接过来,就听到人群中有人在喊她的名字。

下一刻便看到几个人围了过来坐在她和温景晞的身边。

“星辰,你回来了啊,可算是见到你了。怎么回来也不通知一声,我们还以为你真的出事了。”其中一个女生说道,她的眼睛里溢满了兴奋。

沈星辰在脑海里搜索着记忆,终于记起了她是她曾经的同桌易子琪,那时候她头发很长,而现在是微卷的短发。“子琪,好久不见。”

“哈哈,星辰,我还以为你不记得我名字了呢。”易子琪开心的笑起来。

“星辰,星辰,还有我,我就不用你费力回想了,我是安杰,就是那个小胖子。”

“星辰,当年的聚会你也没回来参加,去哪里潇洒了?”

………

………

见那些人和沈星辰聊的正开心,温景晞并没有打扰,他看着眉间带着笑意的沈星辰,渐渐放心下来。

他担心她会不自在。

起身将位置挪开,温景晞站在不远处与一个合作人交谈,期间与沈星辰飘过来的眼神对视了一眼,示意着他会在一边等她。

沈星辰收回视线,继续听着身旁的人兴奋地讨论,以前的记忆也渐渐溢出来。

他们和星辰讨论着当年哪些人向梦中情人告白被拒绝最后伤心的去操场宣泄被教导主任抓包教育;讨论着

当年学校新年晚会上,班上一些特别的人物一起表演着一个喜剧令观众捧腹大笑;讨论着某某打赌输了请全班吃饭,结果导致啃了半个月的馒头。

有些话题,令沈星辰也跟着忍不住笑起来,而她正笑的时候不小心看到温景晞也在看着她。不自然的别过眼,继续听人叙说。

“我还记得当时陆离在学校舞台上跟人家学姐表白,结果浪漫没成功,倒是被罚扫了一个月的厕所,哈哈……”

“陆离你倒别说,他做了太多奇葩搞笑的事儿了。倒是自从毕业了就没见过他了。”

“陆离?你们不知道吗,他去世了……”

其中一人接话道,刚说完他便察觉气氛不对,在座的人有震惊,也有了然,有人还倒吸了口气。“你别乱说话啊!”

易子琪气愤地说道。

“没有啊,我当时……”

……

……

沈星辰只觉得耳膜一阵,她的心狠狠地被重击了一下。听不清耳边还说了什么,她只是猛然抬头看着那人,冷冷地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