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难以相忘

21.你配不上他

难以相忘 风子_ 3124 2016-10-25 21:29:54

  文姨来喊沈星辰用餐时,她正在窗台前发呆。

  夜幕已经降临,一天又即将过去。

  下楼去餐厅,她发现温景晞并不在。落座后打算等待一会儿,却听见文姨说:“先生说让您先吃,不用等他。”

  沈星辰垂眸,桌前的饭菜看起来很精致可口,几乎都是她常吃的食物。

  可是她却也没什么胃口。不过沈星辰几乎是秉承着不浪费食物的心态,还是拿起筷子慢慢吃起来,因为就算她不吃最终也会被倒掉。

  见她吃的心不在焉,文姨忍不住出声问道:“星辰小姐,是不是不合您的胃口,需要我让厨房重新弄吗?”

  沈星辰摇摇头说不用,吃了几口后最终还是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文姨,麻烦帮我准备一下温景晞的晚餐。”

  文姨听闻这话,眼角不自觉的弯起,然后点头回答:“好的,我这就去。”

  沈星辰端着东西来到书房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门,直到里面传来温景晞的声音“进来。”

  打开门她发现他似乎在忙碌着,带着金丝边的眼镜,一手在敲击着键盘,另一只手拿笔写着什么。

  他专注于工作中,没有抬头随口问了句“什么事?有什么事待会再说,我现在忙。”

  她想着,温景晞应该以为是佣人。

  久久没听见回答,温景晞的眉头轻蹙,这才抬起头“怎……”

  刚想说出的话在看到来人后硬生生的吞了下去,温景晞清清嗓子,看她一眼后又低下头去。“吃过饭了吗?”

  “嗯。”应了声后,沈星辰走上前,将手中的托盘放在他的桌子上,“先吃饭吧。”

  看到眼前的晚餐,温景晞心里明了,刚刚一直压在心口的阴霾微微散去了一些,嘴角忍不住勾起:“谢谢,我忙完就吃。”

  沈星辰听后没有回答,但也没有离开。她就静静地站在桌前一动不动。

  态度已经很明显,温景晞无奈的笑了笑,然后拿起餐具开动了起来。

  他的星辰固执起来还是以前那样。

  思绪忽然飘到她十七岁那年,温景晞记得当时他忙于一个棘手手术的方案,那天他和她有约,可他忙到很晚才记起这件事,正着急赶回去的时候他看到星辰坐在楼下的台阶上发呆,听到他的动静她看着他笑着,“好了吗?”

  在没有星辰在身边的那些岁月中,他在寂静无声的黑夜里总会失眠,亦或是梦见和她以前的事情,温景晞才发觉,以前太多时候他忽略了星辰,忽略了她的心事,忽略了她脸上划过的情绪。以至于后来,那些事情爆发时,才会变得那样无法挽救。

  而沈星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视线不自觉落到他的身上。

  温景晞吃饭的时候很安静,慢条斯理,动作不做作还显出另一种利落姿态,咀嚼食物的时候喉间轻动。夹菜的习惯很好,不会胡乱翻动。

  看着他吃完后,沈星辰起身正准备拿出去时,却被温景晞给阻止“让他们收拾就行。”

  沈星辰没有放手,依旧端着托盘“没关系,正好出去。你工作吧。”

  说完走到书房门口,又轻轻地带上了房门。

  温景晞看着手边飘散着热气的茶,鼻尖划过沁人的茶香,心里一丝暖意拂过。

  ****

  翌日,天气有些雾蒙蒙的,太阳被厚厚的云层包围住只能透出白光。

  而这天上午,温景晞的母亲陆惜云来了。

  沈星辰看到她的时候,她正姿态优雅的靠在沙发上,正端着茶浅尝着。

  听到沈星辰的动静,陆惜云视线看过来,停留了几秒然后移开,又投入她手边的杂志中。

  可是却开口说道:“为什么回来了。”

  这像是一个疑问句,但是又像是陈述句。

  沈星辰走进她,在另一侧的沙发坐下,“阿姨,我是c国合法公民,又为什么不能回来。”

  陆惜云手指翻阅杂志的动作顿住,她看着眼前波澜不惊的人,眼眸划过一丝冰冷。

  “才两年不见,说话的功夫倒是长进了。”

  陆惜云眼神直逼,撇了她一眼,“温家待你不薄吧,我们可没教你目无尊长。”

  “温家对我的恩惠,我没齿难忘。只是阿姨,我有一点不明白,您为何这么讨厌我。我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了吗?”

  “我没有讨厌你,所以哪来的理由呢。我只是看不惯你缠着我的儿子。”话锋一转,陆惜云目光犀利冷冽的看着她,

  那个平日里大家都觉得亲和的外交官夫人,只在她的面前才会变得这般苛刻。

  这到底是她的幸,还是不幸呢。

  很久以前陆惜云对她只是面上冷漠疏离,却不见得说讨厌她。可是后来她总能看到陆惜云眼底的厌恶和嘲讽。她还记得那个时候陆惜云主动找她时说的话“温家只是暂时收留你。有些逾越的事情我希望不会再发生了。你和景晞,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怎么能和他待在一起呢?”

  忽然,沈星辰轻笑了下,如星光灿烂夺目。

  陆惜云皱起了眉头,“你笑什么?”

  沈星辰收回笑意,然后迎上她的目光“我在想,我的手段是有多厉害,才让您的儿子这么死心塌地的对我。所以我需要缠着他吗?”

  “只要你不出现他面前,他怎么可能想到你?”

  “您也说了,只要我不出现他面前,可是,这样反而让他更想念我不是吗,更何况,是您的儿子自己找上我的,所以何来的纠缠一说?”

  “也只有这张嘴,让我不得不佩服。让我发觉你真是一点也配不上景晞。”

  沈星辰清眸微闪,这才说道“可是阻挡不了您儿子在乎我的心。”

  话落,一杯茶水就这样泼向了沈星辰的脸。

  瞬间,她的头发和衣襟上占满了茶水和茶叶,模样稍显狼狈,可是沈星辰确实不怒反笑。那清淡的笑容竟然闪着冷意。

  一旁的文姨想上前来帮忙处理,却被陆惜云阻止“文姨,这个时候轮得到你来吗?”

  文姨无奈看着沈星辰。

  沈星辰安抚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说道:“阿姨,俗话说事不过三。这画面我倒觉得似曾相熟,这是第二次了。我尊敬您是长辈,也想到您对我有恩。可是再而三的这样就有些过分了,我没有义务被您侮辱。”

  陆惜云冷笑一声,“你是我见过最厚颜无耻的人,享用着温家的东西,连我的儿子也不放过,不要逼我做出更过分的事。”

  “您做的还少吗?”

  沈星辰回答,她从纸巾盒中抽出张纸巾,擦了擦脸上残留的茶水,定定地看着陆惜云:“我的学业,我的爱情,我的生活。您干预的还少吗?”

  “不要乱冤枉人,我可没那么多时间去关心你的事,我们也不废话了,你这次要什么?”

  沈星辰沉静了片刻,“您的意思是,什么都可以?”

  “只要你别出现在a市。别出现在景晞眼前。”陆惜云见她有妥协的意思,脸上的神情一半不屑一半轻松。

  沈星辰点点头,她慢慢站起身,“我要温家家产的管理权,我要温景晞。”

  吐字清晰,声音平静,她的脸上写满了认真。

  陆惜云猛地抬头看着她,似乎有些被气到。

  “您给我百万千万,倒不如把所有权归我所有,岂不是更好?”

  “你……”

  “母亲。”

  陆惜云正想说话却被打断,只见温景晞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客厅门口,他此时穿着正装,像是中途回来的,他的领带被稍微松开,扣子也解开了一两颗,外套还穿在身上没来得及脱下。

  总之,她不知道温景晞是否听到她说的话了。

  沈星辰看过去的时候温景晞也在看她。她移开视线,不愿去想他是否是因为担心她才这么着急回来。

  陆惜云涌上来的怒气只得硬生生的吞下,她忍耐自有她的原因。“不是在工作吗,怕我欺负她?”

  温景晞走上前来,他早就看到了沈星辰身上某些深色印迹,心也了然。于是吩咐一旁的文姨“带星辰上去换件衣服。”

  文姨点点头,然后拉着沈星辰。

  沈星辰向陆惜云弯腰示,嘴角勾着浅浅的笑,像是和她结束了一场顺利的谈话。然后和文姨上了楼。

  待他们走后,温景晞这才开口“您来有什么事吗?”说话间,他将外套脱下来放在一边,又拿着放在桌上的茶壶倒了杯茶,喝进嘴里,他觉得幸好这茶水并不是那么的滚烫。

  “没事我就不能来看你吗,儿子,我是你母亲,你做一些决定能不能和我商量一下,这个丫头就是个吸血鬼,扫把星。你想再被毁一次吗?”

  “母亲!你从未这样失言过,扫把星这种字眼是您以前会说的吗?”温景晞冷声回答道,他的眉头皱起,额角有些抽痛。

  陆惜云坐在他身旁,“你能不能清醒点,那么多好女孩你不要,却偏偏是沈星辰。你忘了……”

  “这是我的事,您别再管了,我累了,先休息了。”

  说完他便起身准备上楼。

  “温景晞!”陆惜云大声喊他。

  温景晞沉沉地叹了口气,没有回答,也不想去争辩。

  “既然你执意这样,何不带回温家,总要给你父亲一个交代。”

  陆惜云看着他的背影继续说道:“沈星辰也算是温家的养女,该有的礼数不能忘。”

  温景晞停下脚步,侧过脸回答:“只要您别做多余的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