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难以相忘

19.宿命,飞蛾扑火

难以相忘 风子_ 1796 2016-10-16 10:44:06

  这天是母亲的忌日。

她醒的很早。看着窗外未完全亮起的天,她起身下床走到窗边打开窗户。由于很早的缘故,外面有些阴冷的空气侵入室内,而她浑然不觉。

昨晚沈星辰做了一个梦,梦里母亲抱着她在给她念故事,温柔的嗓音让她在母亲怀里渐渐昏昏欲睡。

她总觉得额间还有母亲温热的手掌的印迹,像是从未离开她身边,并且那么多年。

母亲被葬在她曾生活过的地方,z市一个小城里,没有那么繁华和喧闹,却让人觉得宁静而安逸。后来母亲和父亲生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直到她死后。

A市离那里的路程差不多两个半小时,路上她和温景晞均都保持着沉默,车里出了车子的声响和呼吸声几乎无声,前方的司机被这气氛弄得也是不敢多言。

温景晞余光看着身旁的人,抿紧了嘴唇,而后吩咐前方的司机“老赵,开一下音乐。”

舒缓的钢琴曲渐渐响起,给安静的氛围增添了丝生动。

看着离母亲越来越近的路,沈星辰心里有些酸涩,一路上她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直到听到耳边传来的曲子,她才回过神来。

察觉到沈星辰的动静,温景晞说道:“马上就到了。”

“嗯。”

终于,车子停在了一处空地。

沈星辰下车望着眼前长长的台阶,终于开口“我自己上去就行。”

温景晞的脚步顿住,想了想便点点头“好,我等你。”

她手捧着束花,然后慢慢拾阶而上。

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温景晞这才靠在车前,从口袋掏出烟盒拿出根香烟,青烟渐渐从他指尖袅袅升起,朦胧的烟雾看不清他此时的神情。

随着母亲的墓碑闯入视线,沈星辰的脚步开始有些变得沉重,墓碑照片上母亲的笑脸越来越近,她的视线也越来越模糊。

母亲去世的时候太年轻,那时候她的照片都还是她年轻时的样子,眼角的笑纹很少,笑起来温柔而娴雅。

很久以前,她不能理解母亲的行为,为一个抛弃自己的人重度抑郁而自杀太不值得。

可是如今,她明白了。母亲是太爱父亲,以至于后来伤到自己。

沈星辰忽然想到那年父亲的眼神,那是质疑无奈和疼痛,他是爱母亲的,可是,爱在信任面前总是那么容易崩塌。

蹲下身放下怀里的花,她跪坐在地上,抬手抚摸着墓碑上的照片,想拂去上面的灰尘,可是无论怎么抚摸,她依旧看不清母亲的脸。

视线终究是被泪水模糊。

母亲,九岁时我失去您,很多个日子里,我很想念你。很多时候,我心里的委屈和难过无人诉说。我以前怪过您,和我同岁的孩子里,她们可以享受母亲温情的爱意和照顾,而我只有冰冷冷的房间无人陪伴。我第一次生理期,不是您告诉我。我生理疼痛到彻夜难眠,没人告诉我如何缓解疼痛。我第一次喜欢上人时,没有母亲您分享,我为爱疼痛迷茫时,没有母亲您安慰指引。生病不再有您的担心和照顾,我不敢再生病。人人都说,女孩应该好好待在母亲身边,然而这是我望成莫及的。

可是,我还是很爱您。

我忘不了你把我抱在怀里温柔轻哄的场景,忘不了你是怎样在我生病时焦急的快要疯掉的场景,忘不了你把我抱在怀里痛苦大哭的画面,只因为我不吭一声的消失一天。

也许是我和您的母女缘分太浅。

这些年,每每静下来,她才觉得那短暂的几年是那么的幸福而温暖。

“母亲,这么久没来看您,对不起。我很想您。”

眼泪顺着脸颊缓缓的流下,泪珠愈来愈多。

“我很疼,心里很疼。”

我和您一样,有一个很爱很爱的人,可是却爱到疼痛。如果您在,是会支持我,还是劝我呢。

沈星辰忍不住抽泣起来,她似乎想把忍住的情绪全发泄出来。

“母亲,你不会觉得不值得吗,那么多年,他没有来看过你,甚至可能都不知道您的离世……母亲,好想您告诉我,我做的是对还是错……”

她忽然想起,那年她睡在床上,母亲哄她睡觉时给她念故事故事。她记得,母亲跟她说:“星辰,永远不要后悔自己所做的事……”

许久,哭声停止,微风拂过她脸颊边的发丝,沾到她湿润的脸颊上,她似乎看到母亲对她浅笑。

“我和您一样,即使心里很疼,可是……”

停顿了几秒,她才说道:“我走了,您保重。”

像是和母亲的一场面对面谈话,她离开的时候心里异常的平静,没有了压抑和不安,而是舒畅和轻松。

来到了山脚下,沈星辰看到温景晞正靠在车旁,她又看到了他脚边的几根烟头。

听觉到她的脚步声,温景晞抬起头看过去,映入他眼帘的是她有些泛红的眼睛和红红的鼻头。不等她走近,他已经快步走上前去。

“好了吧。没事吧?”他关切地问道,即使语气平淡到如常,可是他眼里的汹涌沈星辰真切地看到了。

不再像以前那般冷漠疏离,星辰弯起嘴角,然后环抱他住的腰际,轻轻说道:“温景晞,以后不要抽这么多烟。很难闻。”

她的转变让温景晞一僵,他有些颤抖得抬手搂住她,终于忍不住扬起微笑回答:“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