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难以相忘

17.归国,记者疯狂追问

难以相忘 风子_ 1797 2016-10-08 00:05:49

  飞机落下的那一刻,沈星辰有些恍惚。她又重新回到了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有些熟悉,更多的却是陌生。

  也许心境已经不一样了,看到事物的心情也就不一样了。

  A市的气温比苏格兰稍微高一些,但是风吹来还会觉得冷意。

  手被温景晞牵住,沈星辰别过头看去。

  “冷吗?”

  沈星辰摇摇头,看着正向他们走来的人。

  “温先生,机场门外都是记者。您看……”

  温景晞眉心不着痕迹地微蹙了一下,有些沉静地回答:“加点人手,让司机把车子停近一点。”

  那人点点头,然后快速往外走去。

  “外面人可能有点多,你稍微忍耐一下。”

  见沈星辰轻点着头,他牵着她走了出去。

  两人刚出机场的门口,便看到一群记着一拥而上,闪光灯迅速的闪起,温景晞快速将她用衣服包裹在自己的怀里不让别人看到她的脸,身边的人护着他们前行。

  沈星辰听见周围的嘈杂,只能乖乖待在他的怀里。

  “温先生,你此次出国这么久是有什么新的投资项目吗?请问你是和佳人有约吗?”

  “温先生,请问您和苏楠小姐已经分手了吗?苏楠小姐她……”

  “温先生,听说您和苏楠小姐分手是因为初恋情人,请问和您一起的这位小姐是……”

  听到记者口中的某句话,沈星辰身体有些僵硬,于是她把头埋得更深。

  察觉到她的动静,温景晞冷冷地扫了一眼那两个问话的记者,紧抿着唇。

  身旁的秘书江清会意到温景晞的眼色,然后点点头。并且上千他帮忙阻挡在温景晞前,“今天温先生不接受任何采访,还妄各位媒体朋友们不要报道些子虚乌有的事情。”

  终于上了车后,车窗将外面的一切给遮挡住。沈星辰挣脱了温景晞的怀抱,一言不发的看向车窗外,神色有些发沉。

  “路程有些远,你先靠着休息会。”

  温景晞说道,然后吩咐司机把车里的温度稍微调高一些。回头见沈星辰依旧不好的脸色,伸手握住了她。

  “星辰,你别乱想。”

  见她不回答,他便抬起头准备捏向她的脸。

  沈星辰别过脸避开了他的手,瞪着他说道:“手别乱动。”

  看着她恶狠狠的模样,他却觉得可爱而有趣,于是失笑着说:“好。”

  接下来的一路两人没说什么话,温景晞在一旁看些资料,而沈星辰听着他翻页的声音,呆呆地看着窗外想着不知道想些什么。

  望着外面的街道与建筑,她有些神情恍惚。阳光穿过树叶洒在地上的斑驳光影,川流不息的柏油马路,一座座耸入云层的高楼大厦,行走在路上的行人脸上带着或悲或喜的神情。时间在悄然的前行和流逝,周遭的环境在渐渐地斑驳变化。

  也许有的变了,有的还维持着原本的模样。

  明明车里弥漫着温暖的气息,可是她的心却如此的荒凉而冰冷。

  温景晞。

  日后你会后悔带我回来吗。

  两个小时的路程。

  车子渐渐停靠在一片宁静整洁的地方。

  沈星辰下车看着眼前的房子,微微有些愣住。

  那是一栋与树木结合,又依傍着山水的建筑。一共有三层,每一层的景色又各有千秋。院子里沿着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一直到达别墅门口。

  温景晞拉着她进了院子,她这才更清晰的看见了院子里的景致。如山水般秀丽,又如田园风般优美。

  她本以为他会带她回温家。而这栋房子的装潢和设计,她竟然会有些熟悉。

  想到那年春日的午后,他在一旁看书,而她静靠在他的身边,拿着铅笔在画本上勾勒着。在温暖的阳光下,她昏昏欲睡,于是画画到了一半便没有继续下去,就成了一个半成品。后来某一天她忽然看到那幅未完成的画被人他继续了下去。

  那也是她第一次知道他竟然会画画,而且画工很好。

  而那幅画作,便是眼前房子的设计图。

  那是沈星辰曾经憧憬而期待的未来,而是后来却没有实现。

  想到这,沈星辰觉得有些讽刺。因为她觉得曾经的她如此的天真。

  快走到别墅门口时,她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现在那里,竟然是文姨。

  想着之前那些巧合,她也了然了。

  正沉思间,忽然听温景晞说话:“文姨回来照顾你我放心一些。”

  “也待不久的。”

  她轻声回答,然后和文姨相视笑了笑走了过去。

  看着她先进了屋,温景晞就和身后的人交待了几句。

  “今天的事你好好处理。星辰回国的事暂时不能被人知道。”

  “好,我明白。”江清回答道。

  “嗯,就不留你吃饭了。”温景晞忽然说道,语气没有那么生冷了。

  江清撇撇嘴,“温总真是小气没良心。”

  “这你以前就知道了。多说无益。”

  “真是将万恶的资本家演绎的淋漓尽致。前段时间你不在国内压榨了我那么多时间,你总该给我些时间我陪老婆吧。”

  江清打趣,很快又继续问他:“听说你找阿旭帮忙,怎么了?”

  “有些事需要调查,阿旭在欧洲的人脉比较多。”

  “行吧,那我先走了。记得给我多放几天假!”

  温景晞淡笑着目送江清离开。

  看着眼前的房子,他的心柔软了起来。

  这栋冰冷的房子,他终于看到了光亮。

  因为他的温暖正在里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