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难以相忘

13.梦回,人生若如初见(四)

难以相忘 风子_ 2025 2016-10-03 23:49:42

  人与人之间的友谊就是那么慢慢的建立起来,虽然我和浅之他们不同班或是不同级,可是偶尔课间和放学时我们都会一起聊天玩耍,和他们在一起时,我总能感受到欢声笑语,我觉得那是久违的幸福,我终于不再孤独。

在温家待得第三个月时,温家的女主人回来了。

那天我像以往一样回到温家,便看到客厅里坐着一个端庄优雅的女人。

听到了我这边的动静,她抬起头看向我。

她很美。

当时我的心里只有这一句惊叹。

我又看到她那略显冰冷地眼神,然后她对我浅笑了一下,说道:“你就是星辰吧。”

一时间我忘了回答问好,当看见她眉头轻蹙时,我忙忙点头答道:“阿姨好。”

而后她只问了我一些问题,便示意我可以走了。

上楼的时候,我的心里沉甸甸的,我能感觉到她对我的疏离,也感觉到她对我和温叔叔对我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我有些明白,她大概是不喜欢我的。

那日,我待在房间的阳台画着远处的风景,想分散我的心事,在比划的时候看见温家花园里的座椅上靠着一个人,那是我一个月未见到的温景晞,这一个月我每天坐车去学校时,并没有看到他。

他总是出现的那么让我措不及防。

这天的阳光格外的好。他姿态优雅地靠在椅子上,一手拿着书,另一只手撑着自己的额角,阳光将他侧面的轮廓照的忽明忽暗,深邃的眼睛,笔直高挺的鼻梁,轻抿着的薄唇,以及那优美的下巴。我看的有些失神,然后手上的笔也不自觉地动了起来。

那天以后,我发现温景晞偶尔会抽空在花园里看书,散步,或是摆弄着一些花草。那个地方除了一些处理花草的花匠,一般几乎没什么人去,那应该是属于他一个人的地方。

渐渐地,快到了我11岁生日这天,我没有期望他们会记得我的生日,温叔叔平日里工作特别繁忙几乎见不到他,而温阿姨对我只能算得上客气,至于温景晞,我对他是有些胆怯的。

浅之他们为我买了一个小蛋糕是我没有意料到的,我眼里模糊,在他们的生日歌中吹灭了蜡烛,迎来了我的11岁。

放学时,我从校门口左拐,走到了离学校不远的黑色车子里,上车时我就看见温景晞在里面,他似乎盯了我好几秒然后移开了视线,待注意到我坐好之后便吩咐了前面的司机开车。

车子开出去一会儿后,我听见他好听的嗓音。“头发上有东西。”

我愣了一下,然后慌乱的到处摸了摸,却什么也没摸到。一旁的身躯微微靠近了一些,他抬起手摸了摸我头发上的某一处,顺手往一旁抽出来一张纸巾轻轻帮我擦拭着。

半分钟后,他才停手开口道:“好了,怎么弄这么多奶油在头上。”

我想了想,应该是刚才弄蛋糕的时候浅之他们弄上去的,想到刚才那一场蛋糕大战我不由弯起了嘴角。

车厢中再次陷入了沉静,我才想起刚才好像忘了回答他的话。抱着书包的手紧了紧,感觉到里面的东西,犹豫了片刻,我终于鼓起勇气拿出盒子中还有一半的蛋糕,轻轻问道:“我过生日,要不要尝尝,很好吃。”

温景晞凝视着我许久没说话,然后看着蛋糕挑了挑眉,摇摇头说道:“谢谢,但我不喜欢这种甜腻的东西。”

不知为何,听到他的拒绝我心底有一些失落,然后只能将蛋糕收回去。一路上我都有些心不在焉。

快到温家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他对我说了一句。

“生日快乐。”

那一刻,我心里被莫名的喜悦满满占据着,说不清,道不明。

晚上整理我的书包时,发现少了一个东西,那是我的素描本。虽然用的并不久,但是那上面有很多我随手或是精心的画。脑海中忽然想到今天放学在车上拿东西的时候将它放在了车座后,可能忘了收回来了。

于是我下楼准备去找那辆车的司机,但是天色很晚,司机已经下班,无奈下我只能打算着第二天再去找他拿。

等到上楼回到我的房间时,看见房间门口站着温景晞。

温景晞听见脚步声后转过身来看着我,他的手里似乎拿着一个东西。

我不解地抬头仰望着他,11岁时的我完全像发育不良,身高才到他的腰际,而16岁的他身高已经快到1。80,所以我和他的身高实在相差甚远。

只见他将他手中的东西递给我,说道“这个好像是你的,落在车里了。”

我仔细一看,发现正是我寻找的素描本。然后我接过本子,猛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他会不会已经看到了里面的内容。

这里面几乎有一半画的是他,也许一两张并不能说明是或不是他,但是好多幅拼凑在一起就像是一个系列,同一个人,所以并不难猜出。

“谢谢哥哥。”

我慌张地回答,便想说完就溜走。但是他却又开口问道:“你画的是我?”

我尴尬地看着他,脸有些发烫,吞吞吐吐的说道:“对……对不起,我,我只是正好在画画的时候看到了哥哥。”

他沉默了片刻,脸上并没有什么生气或是不满的表情,而是在说:“嗯,还勉强像我。继续努力。”

话落,他就转身去了另一边的走廊,我压下紧张的心情,回想着他最后的那句话。

我在心里想着,他这是默许我以后可以画他吗?

自那以后,不知何时,我开始明目张胆的画他,有时是在车上等候红路灯时,有时在温家的宅子里。每次我画完一幅画都会像献宝一样给他看,而他偶尔会平淡地说还好,偶尔会点头不语,偶尔会轻轻弯起嘴角说有进步。

渐渐地,我喜欢和他待在一起,即使有时什么话也不说,但是那时候我有一种安逸的感觉。我开始亲近他,甚至主动跟他说一些苦恼和学习上的难题。

我忽然觉得,他其实没有那么冷漠遥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