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难以相忘

12.梦回,人生若如初见(三)

难以相忘 风子_ 2724 2016-10-03 12:21:39

  十岁这年,我来到了温家。

褪去那些破旧不堪的衣服,离开福利院拥挤嘈杂的房间,我住进了与之前截然不同的世界。偶尔会有一些人对我礼貌问候,或是精致可口的饭菜,即使是佣人和管家,他们给我的感觉也是优雅得体。

而这些奢华而尊贵的东西,让我无法习惯,也不安心。

有时晚上我会从睡梦中惊醒,我梦到母亲满脸鲜血的模样,福利院的孩子对我的讥讽嘲笑,我环视着 偌大的房间,感到无限的寂寞。

我想念母亲,甚至有时会想念父亲,我渴望回到八岁之前的时候。我不明白,父亲为什么在母亲临死的时候都不来看她,是不知道还是不愿来。我不懂为什么父亲对我和母亲这么狠心,每当想到父亲那时看我的眼神,我在想父亲是不是恨我。我也想过我可能不是父亲的孩子,不然他怎么会抛弃我去了国外。

我以为温叔叔只是是一名普通的成功人士,却没想到温家庞大的财富后面还有着雄厚的势力,地位在A市举足轻重。

我在温家大多数都只是待在房间里,一待便是一整天,只有温叔叔在家的时候我才会出去转悠。因为我不想承受那些人的鞠躬问候,这让我觉得难受。我很清楚自己的立场,我不过是寄人篱下。

“星辰,还习惯吗?”

看着一直低头吃饭的我,温叔叔给我夹了点菜,然后询问道。

我慢慢吞下饭,抬头冲他笑笑,“我很好。”

温叔叔点点头便没再说话。

温家的餐桌上,在吃饭时很少说话,平时只有我和温叔叔两人在吃饭,所有有时候几乎无言。他不在家时我也不会来餐厅,太过空旷和寂寥,让人压抑。

用完餐时,温叔叔又跟我说:“星辰,你的入学手续我给你办好了,下个星期你就可以去上学了,以后会有司机送你。学习进度你努力抓紧。”

我乖巧的点头,然后便目送他上楼去了书房。

对于要去学校,我的内心是喜悦的,因为可以不用整天待在这偌大而空寂的房子。而我也想有些事做。

到了上学那一天,我换上了新学校的校服,背着书包便下楼去,温叔叔刚好入座,看着换上校服的我,他眼角溢出笑意:

“起得很早,过来吃早饭吧。”

早餐又是在无声中度过,幸好我已经习惯。

经过一些日子的相处,我渐渐了解到温叔叔是一个话不多的人,但是他给人的感觉不是冷淡疏离,反而是一种随和。

吃过早饭后,温叔叔上了另一辆车走了。而这时,一辆黑色的轿车慢慢停在我的面前。

知道那是送我上学的车子,我打开后座的车门,刚坐进去发现身旁还有一个人,那是自从第一次见到之后几乎没怎么看到过的温景晞。

依旧和上次一样,他慵懒的靠在座椅上,只是这次他没有低头看书,而是静静地看着车窗外。

我有些慌乱,因为有些措不及防,不知为何,我现在并不想和这种气质非凡的人待在一起,总会让我有一种压抑的感觉。

但是这些日子我也知道温家人特别注重礼节,而我一个外人更要懂得知礼。我轻声地问候他:“哥哥好。”

这一声刚喊出口,我自己都觉得奇怪了,更何况他呢。

可是都已经喊出了也收不回了,我只得懊恼的看向窗外。

过了十几秒,身旁的人却慢慢回答:“嗯。”

“妹妹好。”

这后一句话瞬间让我觉得脑袋充血,下次绝对经过大脑再喊人,可是他的确年长我五岁,喊哥哥应该没错。但是为什么觉得他这句妹妹回应的这么奇怪,总觉得有故意的嫌疑。

陷入思想混乱的我并没有察觉到,我身旁那人的嘴角不自觉弯起了弧度。

在新学校里,许久没上学的我成绩相对滞后,而我每天晚上只能熬夜苦学,慢慢将之前丢失的全都补回来。每天早上坐车去学校,总会看到温景晞,可是他却从来没出现在餐桌上。温家的宅子太大,我也几乎没和他在宅子里相撞过。

这让我不仅奇怪他平时到底都吃饭没,平时都待在哪里,可是这都是人家的事,我无从探究。

这日下午,已经放学半个小时,而我也终于解决好了我的习题,这才伸伸懒腰整理好东西就离开了教室。独自一人走在教学楼的走廊里,倒也觉得悠闲自在。

忽然听见砰的一声,这着实将我吓到,然后伴随着一声噼里啪啦的碎片声。

我便感觉额角有些刺痛,我伸手一摸,便看见是鲜红的液体。

而这时走廊的外面有人的喊叫声:“陆离,你这个笨蛋,球不是你这样打的,你说怎么办!!!”

“我又不是故意的,还不快去捡球。真倒霉!”

渐渐地,走廊尽头跑来两个身影,但是我的视线却变得有些模糊,然后在他们向我跑来时,栽倒在了地上。

晕厥中,我依稀还能听到那女生焦急的嗓音:“怎么办!!!她不会死了吧??”

而另一个男生接话道:“笨蛋,快去叫叶然过来帮忙,我手受伤了抬不动人啊!”

我不由得心想,他们不会是想要毁尸灭迹吧,可是,我觉得我还好啊,离死还远着呢。想着,我就这么睡了过去。

********

醒来的那一刻,我看见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在看着我,和她对视了好几秒,她忽然兴奋地尖叫起来:“啊!她终于醒了,差点把我给吓死。”

我愣愣地看着她,清醒一点才记起她是我昏迷前看到的那个女生。

“夏浅之你能不能别每天一惊一乍的,吵死了。”

另一个手绑着绷带的男生没好气的看着她说道,然后他对我抱歉的笑了笑。

叫夏浅之的女孩不服气了,她使坏的戳了戳那男生受伤的胳膊,然后跳出‘不安全’地带,冲着他喊:“这都怨你,不然别人怎么会晕倒。我这是惊喜!人都抬不动好意思说我!”

“你……”

男生咬牙倒抽了口气,他刚想追上去便被另一个忽然进来的男生制止住:“陆离,浅之,你俩别吵了,还是先想想怎么把那块玻璃修好吧。”

那人来到我面前,他目光柔和,整个人像春风般柔和,让人看了很舒服,我听到他在向我替他们道歉。

“不好意思,我朋友们打球的时候太不小心,额头的伤口不深,已经帮你擦过药了。”

他的态度很诚恳,而且我的确没那么严重,便冲他摇摇头才说:“没事,小伤而已。”

心想我晕倒可能只是因为晕血吧。

而那争吵的两人此刻也安静了一会,然后都凑了过来。

“同学,你没事就好。陆离这家伙球技实在是太乱,连我都不敢恭维。”

夏浅之故作嫌弃的看着陆离,然后抓着我的手问着:“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夏浅之,咱们算是不撞不相识啦。”

我愣了片刻,没来得及回答却被打断,“夏浅之,你最近皮越来越痒了,等我手好了看我怎么修理你。”

夏浅之朝他吐了鬼脸,继续和他呛道:“等到那一天你再说谁修理谁吧,话别说太满。”

……

我听着他们一人一句的争论,忽然觉得有些好笑,然后也就不由得笑出来。

“你好,我叫叶然。不要介意,他们每天都这样。”

一旁安静的男生忽然说道,我转过头看着他,他的眼眸清澈明亮,里面充满了真诚和暖意,和我之前所看到的讥讽,嘲笑,冷漠截然不同。

然后我也回应他一个微笑,回答:“星辰,沈星辰。”

一只手猝然伸了过来握住我的右手,“我叫陆离!以后好吃好喝好玩我可以带你……”

“人家又没问你,你瞎凑什么热闹。”一旁的夏浅之又继续说道,她握住我另一只手笑道:“星辰,你以后就叫我浅之。”

傍晚,夕阳的余晖染红了天空,映在周围洁白的墙壁上,窗外微风拂动着窗台上的窗帘。我仿佛感觉到了夕阳那残余的温度,仿佛听到了夕阳对我的轻声细语,我的身心和它渐渐交融,周遭的一切变得温暖而明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