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难以相忘

02.似是故人

难以相忘 风子_ 1932 2016-09-21 22:50:05

  如果说在找到叶然之前夏浅之的心情是充满着喜悦和希望的话,那么在找到叶然后她却又更多的是绝望吧。

夏浅之盯着眼前不为所动的人,心里犹如被刀割般的疼痛。

  “浅之,你回去吧,就当没有看到过我,就当……我死了。”

  叶然转过身抬眼看去,他看着夏浅之,犹如透过她看到了什么,心里更是下了决心。他只想到了楼上那个让他心疼的人,心想的是再也不要将她带到深渊,不要让她痛哭流泪。

  说完这句话,叶然便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就因为一个不在的人……”

  看到远去的身影有些僵硬,她继续说着,“叶然,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你放弃家人和朋友,不顾爱着你的人消失了三年。三年前的事已经过去了,你为什么还放不下,难道只有你一个人会心痛吗!”

  叶然覆在扶手上的手猛地收紧,他抬头看看窗外阴沉沉的天空,像是想到了一些什么事。“浅之,有些事不是说过去了就能过去。你不明白。”

  明白什么?你不过只是还爱她罢了,可我好像仍然等不到你。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却怎么也擦拭不完。但是下一秒她擦拭着眼泪的动作顿住,心就突然被什么紧紧抓住,只因那楼梯上那突然出现的身影。

  “阿然……”

  这道声音令夏浅之幽梦初醒。她死死的看着下楼来的沈星辰,白皙的皮肤近乎透明,整个人瘦骨如柴,她的头上戴着一顶针织帽,只露出齐耳的短发。好像和记忆中的那个人的面貌一模一样,又或者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沈星辰。三年前所有人认为已经死去的人,此刻却好好地在眼前。

  她转头看向一旁的叶然,似乎是不敢相信,她的嘴唇发颤,脸色更加苍白。她抚了抚额,将有些凌乱的头发抚平。“阿然……”

  她擦着流下的眼泪,声音更加哽咽,“你告诉我,她是星辰吗……”

  叶然没有回答她,只是上前搂住单薄的沈星辰,帮她紧了紧搭在身上的针织衫。“怎么下楼了来了,是不是吵到你了。”

  沈星辰摇摇头,她好奇的看着流泪不止的夏浅之,见对方也一直在盯着她看,便回避了目光。“她是谁?为什么在哭?”

  叶然为她整理衣衫的动作一顿,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顶随即转过头。“浅之,如果你还在意星辰,你就当什么都没看到。”

“送小姐回房间去。不是说了要照看好小姐的吗!”他吩咐着跟在沈星辰身边的女佣,语调夹杂着不满。

佣人赶紧点头拉着疑惑的沈星辰打算回房间去。

叶然这才看向夏浅之,没有解释她的疑惑,语气坚定地说着:“浅之,我叶然没有求过什么人,可是今天我想请求你,你忘了今天所看到的一切吧,就当我们认识十多年的情分。”

  而夏浅之呢,她看着眼前仿佛置身事外的人,听着他云淡风轻而又带着坚定的话语,忽然莫名的想大笑。于是也真的笑出声,并夹杂着那么多的眼泪。

她的心仿佛被击中了什么一样,她有些崩溃的大叫:“叶然!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是不是疯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都做了什么!!!”

听到这声喊叫,沈星辰转身返回,她不解地看着夏浅之,然后上前抓住了叶然的手,“不怕……”

  夏浅之看着她一系列的动作和那看向她自己陌生地眼神。忽然觉得眼前的沈星辰有些不一样了,夏浅之想要证明一些东西,于是她冲上去紧紧的捏着沈星辰的双肩,“星辰!我是浅之!!!你不认识我了吗??”

  近乎疯狂的质问让沈星辰措手不及,她恐惧的看着夏浅之,眼里是满满的抗拒,这些场景是那么的似曾相识,而眼前的人让她有些害怕。她想逃离这种场面可是怎么也挣脱不开激动的人。逐渐的她眼底有什么愈演愈烈。

  看着沈星辰的脸色愈加的苍白,叶然心里一紧,急忙推开夏浅之紧紧将沈星辰带进怀里。

  “浅之,你冷静点!”说完便将木讷的沈星辰抱起走上楼去,脚步有些急切。

  夏浅之呆呆着看着离去的两人,她没有想到,找到了叶然,也撞破了他消失的秘密。这像是真实而又不真实的画面怎么也挥不开。 三年前所有人以为死去的人,此刻好好的活着。她又想到叶然那近乎绝望却又执拗的眼神,如果谁阻止他就会和谁拼命一样。

她有些高兴,却又有些心痛。

高兴的是星辰还在,心痛的是叶然的所作所为。

所有人都中了魔吗。

  来不及遐想,楼上忽然传来一声声尖利的叫声,东西的破碎声,哭声……

  她冲上楼去,透过半开的房门,尖叫声更加清晰。走上前,里面的场景令她震惊。

  那个人,还是她记忆中的人吗,明明面容一模一样啊!可是记忆中待人一向亲切浅笑的神情此刻变化成了面目狰狞、疯狂的表情,仿佛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那么恐惧和绝望。

  耳边还传来那一声声的斯歇底里的叫声。“不要碰我!!!滚……”

  她看着曾今温润如玉的叶然,此刻狼狈的抓紧乱踢乱砸的人,他的脸上不时被她拍打,被抓伤。可他依旧耐心温和的在她耳边低语着,替她擦拭着泪水。“星辰,你不要怕,我是阿然啊……”

然后便看到一旁的佣人连忙上前帮忙抓住挣扎的沈星辰,其中一人拿着针管扎进沈星辰的手臂里,渐渐地,她停止了挣扎,眼神开始变得涣散和迷茫,然后沉沉地睡了过去。

  夏浅之如被抽离了所有力气,她靠在门边缓缓滑落坐在地上,犹如明白什么一般,失声痛哭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