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过去结局

11

过去结局 沙度冷轩 1792 2016-09-23 19:23:44

  莱娜离开后,我第一时间打开了Facebook。既然决定一起吃饭,光知道一个名字是不够,至少要看一看戴樱最近的动态,从字里行间感悟出她的喜好。话虽这么说,等我花了五六分钟才从繁杂的好友列表里找到一个叫“莫妮卡·戴”的人,并确定其便是戴樱后,已是兴致全无。点开她的头像,中分长发,穿着和服,打着和伞的形象跃然纸上。她的主页大部分都是自己拍的一些相片,青山绿水、蓝天白云,又或是喧嚣街头、月夜奢靡,总之是一些讨不得我欢心的景色。除此之外就是一些无聊的小测试,我也实在提不起兴趣。整个主页上有她敲打出的文字委实不多,不像莱娜那种无论去哪里玩都要自拍并附上地址和游玩所感。

戴樱的主页给我的感觉是自由,这些五彩斑斓的相片无声地诉说着一个像风一样的女孩,她可以飘到任何她想去的地方并融入环境,感受世界上不同的美丽,之后用镜头把这些美丽定格,记录下来。

可惜我不是一个想要随风而去的人,我更喜欢安安静静的在一个地方呆着。纵然窗外之大千世界包罗万象,我愿独居一室。在这里我感到熟悉,感到舒适,这就是我的自由。

如此说来,我跟戴樱并不合适,但饭还是要一起吃的,答应莱娜了嘛。

莱娜把见面的地点选在了旧市政厅,餐位订的下午5点半。她说从旧市政厅到餐馆步行十几分钟就到了,所以4点45分到那里就可以了。

我决定提前半个小时到旧市政厅,我没去过那里,对陌生的地方还是有些不放心。据说这个市政厅一度毁于雷电和战争,现在的建筑是二战之后重建的,我到很期待见到它的样子。

我穿了一件乳白色的衬衫,一条黑色修身小脚裤,踩一双淡色反绒皮鞋,再搭上一件猩红色的风衣。自从上了大学,我不再喜欢格子衫这类的的衣物,我坚持每件衣服整体上都是单色,全身上下都是大块单色的拼接,也就跟T恤无缘了。

搭乘地铁,我按照预定的时间抵达了目的地。其实从地铁站出来就可以看到不远处那座高耸的哥特式建筑,沿路走过去,一种华丽高贵的气息扑面而来。旧市政厅像是中世纪的贵族屹立于地表之上,它正在向周围的行人、建筑甚至一草一木讲述着一个城市的严肃。它是如此之雄伟,却又是那么的朴素。历史在它的似脸庞的墙壁上镌刻出一道道裂纹,看着这些纹路,感受到的是多少年如一日无怨无悔的奉献。它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它的一切一切,都被塔楼上那面钟表无声地记录下来,奏成一曲黄昏的钟声。

我站在市政厅广场的喷泉前边,这里是进市政厅大楼的必经之路,想必莱娜他们过来时,我们能第一时间发现对方。

接下来是百无聊赖的等待。性格比较急的人觉得等人是一件非常烦的事情,也有人觉得等人时候,站在那里无所事事的过程非常之尴尬。有了大学四年的等人经历后,我发现心里有目标的人根本就不会在意周围的人在做什么,相反能发现你是在等人的人,大多数也在等人,所以根本就不必感到尴尬。没意识到这点的人为了避免这种尴尬总是要在等人的时候做些什么,比方说玩手机。玩的太过沉浸以至于别人来了都没有注意到,这才是真正的尴尬。

莱娜和迈克尔并没有让我久等,我站了不到十分钟就看到了他们的身影,这个国家的人还是非常守时的。

迈克尔穿了一件红白的棒球衫,一条深灰色的运动裤,头顶黑色帽子上用白线绣着圆体“Yankee”字样;莱娜则身着一件白色的短款皮夹克,内搭灰色圆领衫,腿上穿着她标志性的蓝色九分裤。这两人的衣服搭配丝毫没有美感。

我跟迈克尔打了个招呼,无论如何也是好长时间没见这个好哥们了,虽谈不上想念,但也算得上开心。莱娜冲我这个方向笑了笑,说道:“你们都来了啊。”

听到这话,我的头不由自主地朝左边摆向了左边,看到一个女孩正在把头转向我这边。我早就注意到这个女孩了,我前脚刚到这里,她后脚就跟过来了。只不过她没有像我一样选择在一个地方安静地等待,而是到处乱逛。她一会儿跑去市政厅大楼前边,好似在欣赏这座建筑;一会儿跑到喷泉前边,一边看在里边玩耍的孩子,一边发呆;又突然跑到路口,给过往的一辆不常见的缆车拍相片。我以为她是刚来这里的游客,浑身上下都是激情,没想到她就是我今天要见的人。

我正想跟戴樱打个招呼,却被一只强有力的胳膊抱住了肩膀,不由分说,我被迈克尔拖拽着向前走去。

“冷轩啊,这个许久不见,甚是想念啊。”迈克尔跟我形成了一个勾肩搭背的姿势,他重重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你知道吗,我跟你说啊,事情是这个样子的,我最近啊,在研究这个‘V’字形发动机的缸室角度和燃烧室容量跟扭矩的关系……”

我觉得之前搬出来是一个绝对正确的选择,我决定以后还是少见他比较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