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过去结局

07

过去结局 沙度冷轩 2533 2016-09-21 22:42:55

  在谈论迈克尔·茨威格之前,让我们先来聊一下莱娜的父亲——雷曼先生吧。虽然在跟莱娜的谈话中关于雷曼先生的语句并不多,但这并不妨碍我对他建立一个基本的印象。我非常没理由的相信一个能懂得《教父》并能够向老教父维多·柯里昂学习的男人绝度不会是非常差劲的人,这种想法是绝对偏执的,因为总有人所谓的学习只是单纯模仿别人的动作,真正内在的东西在他们看来没什么必要了解。于是我通过问雷曼先生的事业以及他妻子对自己的态度来做进一步的判断。我相信雷曼夫人的性格一定会对他丈夫的大部分行为进行干预,无论是询问还是提意见,这都是很“致命”的。事业和家庭是要分开的,对事业要绝对理性,而对家庭更多的则是感性。家里人的话总是会对一个人产生影响,只不过影响严重与否因人而异。雷曼夫人多方面干预自己的丈夫,导致他本应该拥有绝对理性被感性影响,后果很严重——他或许会错过一个不错的机会,在会议上表达一个不够具有说服力的意见,或许这一切的缘由就因为雷曼夫人说了一句我觉得这样不好。

这时候难免有质疑,如果一个人被自己妻子影响的判断失误,那他太无能了吧。恰恰相反,这不是无能,而是对妻子的爱。拥有改变一个人想法能力的人不会是他的上司或者朋友,更不会是一个路人,而是真正值得爱的人。当雷曼夫妻离婚之后,变没有什么能够影响到雷曼先生的理性判断,于是他在事业上变得成功。

这么来说,雷曼先生是一个接近完美的人,他的婚姻不幸应该归罪于他的前妻?肯定不是的,既然离婚,那么两个人必然都有错误,只不过通过刚刚跟莱娜的三言两语我是在无法做出更进一步的判断,但是我猜测雷曼先生很可能是一个寡言的人。而后来随着我跟莱娜交流次数的增多,我的猜测被证实了。

迈克尔·茨威格——我曾经提到过的两个奇葩舍友中的一个。

他跟我在同一所学校里,也都是在读研究生,只不过我们的专业相差甚远,所以很难会在这方面深入探讨。他非常的聪明,对待学业和工作都是一丝不苟,我很欣赏他的这个品质,聪慧与勤奋并在,这种人在国内那就是成功人士的基础。但是他的故事似乎并没有他本人听起来让人满意。

记得有一次我在屋子里看一个视频,他突然就冲进来了,脸上是那种“我求婚成功了”的表情,手上拿着厚厚的一沓纸。他两步走到我身边,把那沓纸放到我的桌子上,用力拍着我的肩膀大声说:“冷轩,你绝对想不到我做到了什么。”

我暂停了视频,我很清楚在他向我滔滔不绝地讲述完他的成就之前是不会让我安心看视频的。我不反感他这种做法,因为他很真诚,不会在这方面夸大其词。我不苟言笑地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迈克尔把手放到胸前,做了一个准备推东西的动作,有些心潮澎湃地说道:“昨天我从导师拿到了关于倍耐力轮胎的一个函数——轮胎磨损与摩擦力系数,通过这个函数我求出了赛车过弯最大速度与轮胎磨损的函数。虽然算了将近两天,你说,我这个时间花的值不值。”

就如我之前所说,他确实是一个能够做到废寝忘食的人,但是除了他导师给他布置的课题外,他总是走得有点偏——正常人都知道他刚刚算的那个函数是不存在的,就算能算出那也是非常理论化的,把赛车手当超人啊。

“你怎么算出来的?”我毕恭毕敬地问道,一副“你好厉害,烦请告知于我”的样子。

“其实很简单。”他似乎对我的反映非常满意,“我跟你说,就是,你看啊,这个车的质量是个常数,就算里边的油量有所变化,但是造成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所以我们设它为M,而车手的体重虽然会因为脱水而改变,但是造成的影响比油量还要小,所以我们设它为m。所以,所以我们的下压力是不变的。记住啊,我说的不是F1,而是……”

我有没有说过他说话很啰嗦还模棱两可,经常让倾听者晕头转向。如果他说完,你表示每台听懂,他就会变得着急,用一些更没头绪的话来解释他刚刚就没有解释清楚的东西,当然这种情况一般发生在一些本来解释起来就很复杂的东西上。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跟他交流这些东西,我会就我能理解的反过来给他解释一遍,看他是否同意。如果你的理解跟他一样,他会喜出望外地笑起来,并且赞许你是多么优秀,是那种打心底的赞美。他就是这么单纯。

但这一次听完他的长篇大论,我只问了一个问题:“为什么飞机能飞起来?”

“冷轩啊,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吗?你真是得好好补补空气动力学了。”迈克尔看起来非常的惊讶,“你听我给你解释啊。这个飞机的机翼呢是流线型的。为什么是流线型的呢?这个流线型可是非常有讲究的,上凸下平,这么一来当风吹过就能提供向上的力。其实呢,这个力是不准确的说法,那是因为这个。应该这么说,等量气体流经机翼,上边凸起下边平整导致上边的气流比下边的快,所以上边的压力小,于是形成了压力差。记住,是上边的压力小,下边压力大,所以就把飞机给推上去了。懂了吗,跟汽车的尾翼正好反着。尾翼的作用呢我想你是懂的,随着车速快呢,它让车更加贴紧地面……我的天!”

之所以没有把这一段啰哩啰唆的话省略掉,是因为我想让大家感受一下他说话的方式。他经常犯这种显而易见的错误,随着车速增加,下压力怎么可能不变呢。同一屋檐下,他会把他所有新的想法第一时间告知于我,而每当我听到他这种不切实际的理论出现时都会找出一个小话题让他说道,之后就是上边那种剧情,他把自己说明白了。

这么说来我们两个岂不是非常适合做朋友?没错,朋友绝对有得做,但是舍友可不是大家说说笑笑没事吹吹牛这么简单的问题了。

他有一个习惯是我很难接受的——半夜公放音乐。我是一个绝对注重规划的人,所以很少会出现事情没做完需要通宵达旦的情况,一般会在11点准时上床休息。迈克尔是一个发愤忘食的人,也是一个广交各类豪杰的人,他特别喜欢跟朋友出去玩,哪怕是单纯的出去开车兜风他都愿意,这个时候什么工作学业都得靠边站了。等他游玩回来,时间已经不早了,所以熬夜做事对他来说就是家常便饭。为了让自己更有精神,他总是要在熬夜的时候听音乐,一对50瓦的喇叭将查斯特唱满了整个夜晚。

我曾经好几次跟迈克尔提到过他晚上听音乐影响到我休息的事情,他也向我道歉并且表示以后一定会注意。随着晚上的乐曲由林肯公园变成了以残忍死亡金属而著称Suffocation,我明白过来他之前的话表的态只是说说而已。我不会向一个人重复说一件事太多遍,我也实在忍受不了在半夜享受那种雨点般的鼓声,这也就是我选择搬出来的原因。

总而言之,我对迈克尔的印象可以归结为九个字——智商高,情商低,好哥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