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过去结局

04

过去结局 沙度冷轩 1842 2016-09-21 22:42:55

  在刚住进雷曼家的几天里,我对莱娜的印象并不好,我想主要原因还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给我留下了一个非常莽撞的印象吧。而且莱娜并不喜欢在家里呆着,一般情况都是早上出去,直到夜晚才回来,所以我对她并没有太多时间来了解,她见了我也就是礼貌性地打个招呼。与此相反,在这段时间里我跟雷曼夫人的关系变得好了很多,大概她发现我喜欢安静的性格完全符合她对房客的要求,所以也就没有刚开始那种严肃。其实她的严肃对我并没有什么影响,反而她后来的好客让我感到不适应,这种感觉让我不自然地过分注意自己的行为,当没做一件事都需要思考这么做对不对时,就会感到非常不自在,甚至疲劳。

雷曼夫人总是喜欢做一些汤和小糕点让我来品尝,我不得不说她做饭的确非常好吃,也非常惊叹于她的手艺,当然这都是在我知道她的工作其实是一个餐馆的主厨之前。她真正认定我是一个好的房客是因为有一次我在跟她聊中国菜,并且在那天晚些时候亲自做了一道中国菜之后。其实在外国做一道中国菜家常菜并不是什么难事,所谓的调料不好买都是瞎说,大部分超市里都有出售,实在不行可以去中国菜馆里买。真正不好解决的是外国人对做饭排放的油烟有非常高的要求,像我们在家那种爆炒在外国是绝对不被接受的,而且这种环保意识深入人心,所以我在经过雷曼夫人同意我使用炊具并在她外出的时候才开始做饭。

说句实话,我之前其实并不会做饭,至少大学毕业也就只能做点让人吃下去不饿的饭菜,对于如何让饭菜色香味俱全的精髓是一窍不通的。出国之前的假期里,父母一直认为国外的东西肯定吃不习惯,所以强行给我报名参加了一个烹饪速成班,于是我就做了一个假期的厨师。父母的考虑并不是没有道理,但是更多的成分是多虑了,我并不认为适应西餐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是有多么的困难,至少我周围的人包括我在内都适应的非常好。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聊一下教我做饭的那个师傅,因为我觉得他是我出国之前遇到的最后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人。师傅人姓徐,40出头,留着平头,个子不高但是不同于很多厨师给人那肥头大耳的感觉,他拥有结实的肌肉,而他的皮肤或许是因为整天在油腻的环境下工作而变得暗淡。总而言之,他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简练,而他的故事从他的嘴里说出来也非常的简练,但对我却又很强的震撼力。

在讲他的故事之前先来铺垫一下吧,说说我跟他是怎么认识的,或者说我是怎么找到这么一个烹饪老师的。

我父母给我报的这个烹饪速成班特别有意思,餐馆老板订了条规矩,让学员先品尝各个师傅的手艺,之后按照自己的喜好来选择师傅,我觉得这种模式应该是这里绝无仅有的。也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我选择了徐师傅作为我的老师,因为我不喜欢吃辣,其他师傅做的菜都非常有我们这里的地方特色,也就是说用辣椒来提高菜的味觉效果,唯独徐师傅做的菜与众不同,比较清淡却入味三分。在跟徐师傅交流之后我明白了为什么他的菜独特的原因,他并不是本地人,听口音应该是北方人。

徐师傅说过的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句“如果想判断一个厨师好不好,就看他刀法如何”。这句话应该是他作为一个厨师的座右铭,所以第一个星期的课就是熟练地使用刀处理各种食材。这种教学方式引起了我母亲的质疑。

“这刀法还用刻意练?多做菜自然就知道什么应该怎么切了啊。”

其实徐师傅教课还有很多特别的地方,比方说他从来不会告诉我应该怎么做,他只是半靠在灶台上,注意力似乎完全没用到我身上,但是每当我有什么操作不当的地方他总是能立刻提出来。而他最大的特点还是不与人交流,别的同事都在聊家常或者相互吹牛,他总是自己一个人抽烟,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当然这也不能全部怪他,其他人都在用方言聊天,他一个外地人又怎么好插嘴呢。

徐师傅这种性格引来了同事们的议论。有人说他40多了没有老婆孩子,肯定有问题;有人说他应该有老婆孩子,说不定欠了高利贷,自己一个人逃了;还有人说他从来不在家里吃饭,而是去一家小餐馆,说不定跟餐馆某个服务员有关系。

他们的这些话我并没有放到心上,因为我不在乎徐师傅在私下是怎样的一个人,但是我喜欢他做的菜,也喜欢他这种教学方式,这对我来说就足够了,我能达到我来这里的目的就可以了。所以每当有人用方言劝我别跟他学了的时候,我都是笑笑,回一句“没事”。反观徐师傅,他似乎并没有把这种看似公然挑衅的行为放在心上,而是继续独自抽着烟。

我的课程很快就结束了,厨艺有所精进,但是跟任何一家餐馆的厨师都没有可比性,这倒也无可厚非,速成班嘛,“速”字体现的淋漓尽致,但是成不成就看个人修行了。最后一堂课之后,徐师傅突然要请我去吃饭,我想拒绝,但实在想不出什么理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