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过去结局

05

过去结局 沙度冷轩 2637 2016-09-21 22:42:55

  徐师傅叫了一辆出租,不久我们就停在了一家餐馆门前,我已经料到喝酒在所难免了。他似乎对这家参观非常的熟悉,这应该就是别人嘴里他经常吃饭的地方。他非常流利地点了些东西,我们两人就去了一个小包间。菜还没上来,徐师傅就已经给我倒上酒,并没有什么礼节性的示意,他就开始喝了,而且喝的很快,但是看到他并没有强求我的意思,我也就随便随了一下。

待他喝完两杯,我觉得有些不耐烦了,于是问他:“徐师傅,您今天邀我到这里就是想我让我陪酒?”

徐师傅抬头看了我一下,他明显有些醉了,看得出平时并不经常喝酒。他点上一支烟,把烟盒和打火机扔到桌上,吐了一口烟之后对我说:“我是想谢谢你,你给了一个外地人足够的尊重。”

我点了点头,徐师傅的意思大概是他听懂了那些乱说话的厨师讨论的事情。一个人在外地住时间长了,或许不能流利地使用这个地方的语言,但是把意思听个大概还是没问题的。

“你为什么不解释。”然而我的疑问也呼之欲出。

“我干嘛要解释啊?”徐师傅畅快地笑着说道。我懂得这笑声,在很多人看来看来一切冤枉都是不能被原谅的,这涉及到了一个人的名誉,徐师傅这么认同了别人的流言总会让人不解。但第一面见徐师傅,我就认定他是一个淡泊名利的人,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的是独善其身的智慧。

徐师傅见我半天没动静,以为我尚有疑惑,又笑着对我说:“冷轩啊,没有必要对现在或未来为自己服务的人做过多的解释,因为你要知道,他们是为你创造财富的人。”

我原本以为徐师傅会给我讲些大道理,从没想到他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这话像一柄沉甸甸的铁锤,重重地砸在了我的胸口。一开始,我以为这仅仅表现了徐师傅的大度,但思索片刻,我心里愈发震惊,原来这就是最纯粹的统治。我怀疑其他人跟我一样并不知道徐师傅的真实身份,包括那些说闲话的厨师,他们不知道这个被他们说三道四的人随便一句话就能让他们丢掉饭碗。徐师傅没有这么做是因为他们是他的人,为他服务,为他赚取钱财。在他看来,被手下的人说几句无可厚非。

“但是……”徐师傅的话打断了我的思路,“我今天想向你解释,或许我们以后不会再见面了,所以我不想让你对我一直有一个坏的印象。”

在这一瞬间我有冲动打断徐师傅,想告诉他我对他的为人绝对是信任的态度,但是忍住了。徐师傅认为我是一个值得他解释的人这本来就是对我的一种肯定,如果我不让他解释反而有一种瞧不起别人的感觉;再者,一个人需要喝酒才能够说出来的的故事,一定是一个深藏已久的故事。

徐师傅又点了一根烟,脸上不再是他管有的那种“无所谓”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迷茫与不安,深邃的眼眸诉说着一件无言的痛苦。他拿起酒杯猛地喝了一口,故事也就开始了。

“我原来并不是一个厨师,也从来没有想到某一天会当厨师。我没读过多少书,高中没读完就开始自己搞点小生意做,没想到后来生意竟然做大了。我不到25岁就结婚了,当时已经是我们村子数一数二的有钱人了,第二年我就有了一个女儿,她……应该跟你差不了几岁。”徐师傅的声音不是我是熟悉的苍劲有力,飘渺虚无,好似从远处被寒风吹拂到我耳边。

徐师傅停了一下,又喝了一口酒。我不耐烦的感觉加深了,我特别讨厌别人在我面前表现出自己的情绪,不过一个连自己女儿年龄都记不得清的父亲,这更让我感到不自在。徐师傅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的感受,我也没指望一个不胜酒力的人喝成这样还能管这顾那的。

“我的这个女儿啊,她非常的怪,倒不是说她脾气怪,她脾气可好了,跟我一起做事的人都说生这么个闺女是我的福分。她呀,怪就怪在不喜欢吃那些饭店里做的山珍海味,她就爱吃我做的菜。”说道这里徐师傅的语气里满是自豪,他大笑着拍了拍胸脯,之后竖起了大拇指,但是他的眼眶已经发红,泪光已经悄然落下。我不想听他继续说下去,而我又没法阻止他继续说下去,更无法大喊一声“与我何干”,直接起身从这里离开。这个房间是徐师傅用心打造的牢笼,唯一的钥匙就是听他把故事讲完。

包间的门突然开了,服务员端着菜正往里走,看到这一幕呆在了门口,我示意她把菜端进来。菜刚放下,徐师傅就拿起筷子边夹菜边冲我说道:“这菜特别好吃,快,趁热吃。”

等服务员快步离开之后,徐师傅问我:“这菜好吃不?”

“好吃。”我非常配合的说道。

“我就知道。”徐师傅笑的更开心了,“你跟我女儿一样喜欢吃我做的菜,我女儿喜欢吃这道菜,我知道你肯定也喜欢吃。”

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徐师傅因为我再次惦念起了自己的女儿,我知道我接下来会听到什么了,但看到徐师傅在笑,我也面带微笑,又夹了一点菜到盘子里。看到这幕,徐师傅立刻指着那盘菜说:“喜欢吃就多吃。”

说罢他又喝了一口酒,叹气道:“可惜啊,现在什么都没了。”

他吸了吸鼻涕,用手摸了一下眼眶渗出的泪水,从衣服内口袋了拿出了一个香包,又从香包里拿出了一撮头发,之后用另一只手抚摸头发周围的空气。他的手抖动着,眼泪开始下落。我看得出他想将泪水强咽下,尽管非常努力,依旧无济于事。他颤抖地说着:“这是她做化疗前留下的,因为我对她说过我特别喜欢抚摸她头发的感觉。”

我觉得嗓子被什么东西堵住了,所有的饭都卡在那里咽不下去。那时的我是一个拒绝被别人感情影响的人,因为我非常不擅长安慰。可对面坐着的这个男人体内的悲伤穿过我们相隔的空气向我袭来,我还是有些招架不住。我们就这么沉默着,直到徐师傅的情绪稳定了一些,又继续说道:“这个城市是我最后一次陪她玩的地方,她说她喜欢这个城市,这家餐馆是我最后一次陪她在外边吃饭的地方啊。五年之前她离开了我。”

因为一个人,留在了一座城市,只有这家餐馆还记录着他们来过的痕迹,徐师傅把自己的过去和对女儿的思念全都埋葬在了这里。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徐师傅起身了,他走到我身边拍了拍我肩膀,离开了。我过了很久才离开,徐师傅叫出租或是步行离开都需要一些时间,我不想与他碰上。在这期间,服务员自始至终没有再次出现,原来他只点了一盘菜。

或许大家会觉得我这个故事太虚假,这一顿饭间剧情发生的太快,完全没有真实的气息,更不会存在像徐师傅这样的人。我承认略过了很多细节,毕竟这件事过去那么久了,如果我还能把它像昨天发生的一样详细地描写出来,肯定是有问题的,多半就是编的了。

当我把这个故事讲给莱娜的时候,她确实也感到难过,但是跟我一样也并不强烈,她甚至还调侃徐师傅,觉得一个大男人不应该为过去这么久的事情落泪。我想这是因为她的经历导致的。

那现在我就来说一说跟莱娜第一次敞开心扉的聊天,当然只是部分心扉,但也就是经过这次对话,她对我产生了一点信任感。那是我得到雷曼夫人的认可不久之后发生的事情,在一个周六的早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