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拾感者

第四十六章 死遁

拾感者 刘三十 2258 2017-07-14 21:14:00

  一周前.

  天气有些阴冷,大风坐在副驾驶,此时他完全不知道要开到哪里去,看向驾驶室的伊兰,她双手握着方向盘,一路眉头紧缩,颠簸的盘山路上都是弯道,不知道他们不知开了多久,终于翻过眼前这座山。

  停下车,伊兰率先下车。走到面前空地上。大风也快速下车,忍不住问道“兰姐,我们来这里是??”

  伊兰面朝大海沉默许久,才转过头对着他道“大风,这件事情该做个了解了。你答应我,我一会将要和你说的话,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石岐和兮兮!”

  “兰姐,你……”大风心中突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知道的,浩然现在己经开始联络各个元老想把我架空,可是我收到消息,他竟然联系到黑手党的人……”伊兰说到这里停顿了许久,仿佛陷入沉思。

  “他要对付的人莫非不是你,他的目标也不是要坐上老大……”大风灵光一闪道。

  伊兰苦笑着摇摇头,“如果他要做老大,就等着我交接就好,何必这么麻烦。他要对付的是干爹…他这是要瓦解干爹苦心经营多年的基业…”伊兰平缓的声音听着很是疲惫,转过身再次看向远方。“他一直怪干爹当年拆散我们……其实他始终不明白,拥有的就已经是最好的安排……”

  “所以,为了解开他的心结,我准备要在他面前死一次!”说这里,她转身对着大风一笑道“大风,我需要你帮我实现。”

  伊兰的计划便是假死遁世。她死了,浩然便不会再有理由纠缠石歧和兮兮。这听起来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只是大风越听越心惊。因为整个计划很多个时间点上,伊兰都是拿命来拼。涉及到拆弹的技巧,少个几秒都会被炸的尸骨无存。

  一周的时间,让大风印象深刻。伊兰争分夺秒的在做一件事-拆弹。刚开始是2分半,一分半,一分……她进步的很快。可是当她真正将炸弹绑在身上的时候,大风还是忍不住捏了把汗。大风看着他一次一次快速拆弹扔到水中,眼里满满都是疲惫但是依然浑身斗志。

  第二阶段则更加困难,她需要带着炸弹跳入水中,然后在水中拆弹并且逃离……

  所有的一切只剩3天的时间,伊兰不眠不休的循环做这一件事情。大风也丝毫不敢懈怠。终于等大风对她报出30秒的好成绩,刚刚从水中露出得小脑袋才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

  ……………………………………………………………………………………………………

  刺鼻的药水味道充满鼻尖,伊兰的意识逐渐清醒。眼珠动了动,周围一片白茫茫。窗外有树,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窗前。是大风。伊兰合上眼,泪珠从眼角滚落,是的,她还活着。

  她清楚的记得自己的被炸弹的卷起的水流冲往海洋深处,身体被撞到不远处的船体受了伤,她奋力游到之前储存潜水仪器的地方,穿戴好。她一直努力支撑着自己不要昏倒,她知道大风很快就回来救他。只是一想到石歧伤心欲绝的样子,她的心就不断抽动,疼痛的感觉千倍万倍袭来,她就真的晕了过去。

  门被推开了,一个老者跌跌撞撞闯进来,他这一辈子,从来没有这么不淡定。伊兰那天在众目睽睽之中带着炸药跳入大海,随即便爆炸,大家都以为她尸骨无存。今天接到大风电话,简单给他讲了前因后果。他便立刻赶来。

  “伊兰,好孩子,你为了帮派,为了浩然做的,我都放在心上了。”于长丰一向威严的脸上老泪纵横,伊兰与他来讲早就超越了主仆关系,她是他心爱的女儿,现在要为了他的儿子从此不明不白的以另外一个身份生活在世上,而且再见的机会几乎为零,想到这里,多年以来她们相处的一幕幕立刻涌现在眼前。

  “干爹,你答应我,不要告诉任何人我还活着…包括石歧…”伊兰紧紧握住于长丰的手,艰难说道。“浩然哥哥他只是一时糊涂,你给他一次机会……至于,石歧,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放手让他管理公司,什么时候他想走了,就放他走……”

  “好好,我都答应你!别说了,你需要休息……”

  “干爹,我以后不能经常来看您了,您好好保重自己,伊兰,这辈子从来没有后悔过做您的女儿……”

  于长丰走后,伊兰坐起来,抹了抹眼泪。

  “兰姐,你没事吧!”大风的脸上满是担忧。

  “大风,我没……事”浑身像被剥了一层皮一样,每一寸肌肤都在抽痛着。咬紧牙关坐起,伊兰已是满头大汗。

  “兰姐…对不起…”大风一向平静无波的表情终于有了松动,双眼中透着光切和内疚。

  伊兰生平第一次疼得想哭,这种新奇的感受原来并不好受。忍住泪水艰难开口,“大风,后续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船我已经安排了,今晚就会到达广州,小七和小艾会过去照顾你一阵子,人多了反而会引起别人注意,我会对外宣称他们两人回老家了……”

  “另外,事故现场警方那边我已经安排人去处理。”

  “这件事情,浩然哥受的打击很大,据说老爷已经亲自给Kimin小姐打电话过来照顾他了……”

  伊兰听他有条有理的一一道来,后背的伤疼得她极尽忍耐,甚至想努力扬扬嘴角都做不到。无奈的想到,如果让兄弟们看到,会嘲笑她吧,她这个大姐大竟然想哭真么无能。

  脑海里突然跳跃出石歧痛彻心扉又视死如归的样子,他那种自信而灿烂的笑容让她心神恍惚,让她差点心软放弃整个计划。唉,她这一辈子最难以割舍的便是这个情字……

  “兰姐,兰姐……”大风提高音量。

  “啊?”抬眼间泪水终于滴落,伊兰连忙转过头擦干。

  “兰姐,石大哥他,他先是把自己锁在屋子里,不吃不喝,公司的事情也不管了,不过这两天从屋子里出来,又开始忙活公司的事情。他说,你没有死,只是暂时离开了,会回来的……我看他究竟是接受不了你的死讯!”

  “会好的,会好的……”伊兰低下头再次擦了擦眼泪,艰难的抬起头“好了,准备出发吧!”

  夜色中,一辆黑色林肯从医院出来直奔码头,伊兰趴在小床上,看着一点点远去的愚人码头,想着他们第一次谈话就是在码头,那时候她邀请他来管理公司,石岐手里拿着一杯咖啡递给她,脸上挂着温暖的笑容。

  抬头仰望美好的星空,眼泪再次从眼角跌落,再美好的爱情,也会归于平淡,而石岐终究会忘记她的,王秘书已经被派到身边照顾他,相信那个日子会不远吧!

  闭上眼,泪如雨下。真的好疼,好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