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拾感者

第二十九章 拾感者

拾感者 刘三十 2006 2017-06-29 07:53:02

  伊兰独自坐在桌子前发愣,回忆这段时间以来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久久不能回神。她是一个从来没有痛感的人,干爹说过,这是天赋,是干这行的好料子。后来浩然带她去看过医生,医生说是心理上的问题很难治愈,再后她来干脆味觉也不怎么发达了。她想开了,也不在乎了,反正谁又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呢?生死的问题伊兰看得很开,做她这一行,今日不知明日事。

  她的父母在她5岁时候遇上车祸双双去世,随后她便被亲戚们推诿间的一点点长大,小小年纪便早早看尽人情冷暖。没有人供她上学,她便做自己做小买卖挣学费。

  15岁的时候她只是一个摆摊的小妹妹,放学之后在KTV门口卖烟挣钱,正好几个黑社会混混来这里玩,其中的一个大哥看上了她,那一次被带进KTV忍受大哥变态折磨虐待,她全程都没有哭,只是事后淡定的穿上衣服和他说要加入帮派。对她来说,进黑社会比在亲戚家讨白眼要好得多。当时她的态度就赢得大哥的赞赏,说她日后必定青出于蓝。随后她便休学跟了他。

  18岁,那个大哥在械斗中死掉,她作为继任老大认识了当时台湾黑社会头目也就是她的干爹,她的勇敢淡定一见面便得到了他的赏识,说她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随后便认了她做干女儿带在身边,教她练武,修习各种礼仪。

  20岁,帮派夺权,干爹被手下人暗杀,她从30多人手中救出干爹,身后中了数颗子弹却没有死,请来的那个江湖大夫没有带麻药,子弹被硬生生从后背取出来,她全程眉头皱都没有皱一下。手术后略加休息便接着处理伤害她和干爹的人。

  25岁干爹被起诉要做5年牢,她替干爹顶罪入狱,熬过了警察变态审问,在监狱里被人打被人欺负,还有各种监狱里的酷刑让她几度昏迷,可她还是挺过来了。

  30岁,从监狱里出来,回到帮派从头做起,2年内赢得大家的信任,干爹退下来,他就被推举为继任的老大。她从来都知道自己干的是刀剑上舔血的生活,打打杀杀的早已司空见惯。17年来,她一直生活在枪林弹雨之中,而她又用女人的手段生生从男人手中夺权。

  伊兰从来不知道什么叫疼,冰冷麻木的身体她早已经习惯,还适应的很好。那一次替他挡了一枪,她选的角度很好,虽然流血流的多,但没有生命危险。只不过看到石歧推她进手术室时候那种彷徨无助,痛彻心扉的样子。那一刻,她很想摸摸他的手告诉他,不要哭。看着他哭,她会跟着难过。想着想着,她突然感觉到漫无边际疼痛来临,这种新奇的感受涌来,她甚至要欢呼起来……

  再后来她从医院醒来,第一眼就看到他睡在床边,看着他好像一下子苍老了很多的睡颜,伊兰心里充盈着满满的感动与心疼。她就这样看着他,看着他。直到石歧发现她醒来,先是兴奋又紧张的跑出去找大夫看她,然后又开心打电话的嘱咐琴姐做好吃的送过来,最后紧紧拥住她,向她道歉,一遍遍说着爱她,不能没有她。

  伊兰没有说话,眼泪却止不住留下。她知道,她的病好了,因为伤口还在隐隐传来炙热的疼痛。

  指尖划过腰腹部,摩挲着这个新伤口,她没有发现自己的眼角都柔和了,不过很快,又黯淡了下去。

  …………………………………………………………………………………………………………

  敲门声响起,石歧端着盘子走进来。

  “伊兰,来喝点粥,琴姐煲了一整天,很香。”石岐盛了一碗,小心翼翼的从里面挖出一勺在嘴边轻轻吹了又吹递到她嘴边。

  “我自己可以了……”她低下头不看他,接过勺子将粥放到嘴里。

  “你…怎么了!”自从她这次生病后明显在躲着他。再看到她现在故意生疏的样子,石岐突然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哦,那你先休息吧!”

  “石岐,我们,分手吧……”话在嘴边兜了几圈,咬了咬牙终于说出。

  “你病还没有好,多休息!”石歧不想理她。

  “我是认真的!”伊兰终于看向他,面上平静无波。内心却暗涌不断。

  “我们是不会有结果的!”伊兰转过头不看他的样子,她也很心痛,但是这是最好的结果。

  “为什么?我哪里做的不好?你告诉我,那个May是个误会,你不要信他说什么……我爱的人是你!”他一把紧紧抱住伊兰。

  “你别这样!”伊兰强忍住留住他的话语,继续道“我们根本就不相配,我是混黑社会的,我的生活处处都是危险,充满变数,很可能不知道哪天就,就死在路边……”说到这里不禁神色黯然。

  “伊兰我知道,我知道……”石歧摸着她的双颊,心疼她的憔悴和坚强。

  “而你,可以有大好前途,去美国定居。做上等人,那些社交名媛才是你的菜!”

  “伊兰你听我说,听我说……”石岐激动的扳过她的脸,认真的看着她,温柔的眼神能流出水来。“伊兰,自从知道了自己对你的感觉,我就决定要一辈子陪在你身边,照顾你,保护你。尽我所能的对你好。我知道我很没用,很多时候都要靠你保护……”说到这里,双眼发红,低头抹了抹眼角,再涌出,再抹去。后来干脆拥紧眼前的人,将泪水打湿她的衣服“”对不起,对不起……但求你……但别让我走,别让我离开好不好……我舍不得你,舍不得……”

  伊兰心里又酸又涩,石歧自己都不知道,那一夜之后他煮的粥已经恢复她的味觉,这次枪伤,她已经有了痛感,这样的她,越来越像普通人,再也不是以前英勇无惧的那个她。又如何能保护他们父女?恐怕她的身份会带给他们是更多的危险。

  可是石歧怀中的温暖却是她这一辈子追寻的梦想,被他抱着,她无法再次说出分手的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