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拾感者

第二十八章 幕后黑手

拾感者 刘三十 3278 2017-06-27 22:15:50

  石岐醒来的时候发现嘴被人用胶布封上,双眼也被蒙住,眼前一片昏暗,手脚都被绑在椅子上。他朦朦胧胧记得自己走到了地下车库然后就被人打晕,后来的事情便不记得了。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得手将他推到这样一个孤立无援的地步,先是被迫和伊兰冷战,再后来便是May的事情,让他明知是局都不得不入;后来这么巧竟然再送她去码头时候,祝彪赶来,将他们抓住。

  这一连串的事情现在想起来,就是一场有预谋的陷害,他们大费周章的目的就是要除掉他。即使伊兰来了,证据面前她也无从袒护他。毕竟盗窃公司机密,和祝彪的女人厮混,这其中任何一条都可以治他于死地了。

  这一切已经想通,人也变得清明许多,现在什么都不能做,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如果没有猜错,他们会让伊兰来,让她看到这一切,让她对他死心才是目的。所以,他还能等得到伊兰,见她一面……

  半山别墅里,伊兰蹙着眉头挂了电话,犹豫再三,又拿起电话,迅速按了几个号码,“对,是我!带上家伙……石岐被人扣住了!”

  伊兰一路脸色凝重,大风从后视镜里面看到,不禁安慰道,“兰姐,我认为这件事情上,石大哥是被人陷害的!”

  “我当然相信他,可是证据在他们手中,谈判的话我们并没有胜算!”伊兰用手扶扶头,烦恼不已。

  潮湿的码头,货仓中一片黑暗。大风推开门,祝标的兄弟们立刻围了上来。二当家祝标在人群簇拥中出现。

  伊兰皱了皱眉角,祝标这个人生性好赌,而且输少赢多,早年他跟着干爹混的时候为他顶过2年牢,还被人剁掉过一个耳朵。在帮派资格老,虽然人品极差坏事做尽,但顾念旧情,没人该敢跟他对着干。

  祝标的公鸭嗓在货仓里尤为突兀,“兰姐,怎么,亲自来看看我是如何处罚这个叛徒的?”

  “叛徒?”伊兰一丝笑容挂在嘴边,随意说道“事情还没有问清楚怎么就成了叛徒?说来听听吧,他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让祝二爷您这么生气!”

  “好,好!”祝标目光中闪烁着恶毒的光芒。“我让兰姐你好好看看石歧这贱人!把他们两人带上来!”

  很快两个人就被推搡上来,灰暗的小灯照在阿May浓妆艳抹的脸上,伊兰慢悠悠走到她身边,看见她一脸惊恐的样子,身上想必也是有不少伤,她揭开她嘴上的胶布问到“我问你,你要老实回答。你有没有和石岐在一起?他有没有强奸你?还和你私奔?你知道,兰姐我从来不会冤枉人,但也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说谎的人!”

  “那天石经理将我按在沙发上……事后他还说……给我一些钱让我不要和别人说……”

  说到这里,May开始抽涕道“后来又有几次,可是我很害怕,我怕祝二爷会发现,就拒绝他,他就便说要带着钱和我跑路……”

  “好了!”伊兰深深闭上眼睛,秀眉紧蹙。

  “兰姐,你看,我没说错吧,石岐就是一只喂不饱的白眼狼!”祝彪看伊兰此时的表情得意的很,她从来都是指挥若定,气势凌人,何尝有这种时候?

  伊兰睁开双眼,看向在一旁的的石岐,他被绑住双眼,嘴也被封住无法说话,可是明显是听到这边动静,竭力对他的方向摇着头。伊兰知道他是被冤枉了,只是事情来的太突然了,她没有时间去找证据了。

  “兰姐”,祝彪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喊你一声兰姐,是因为你确实将帮派运行的不错,可是自从这个男人来了之后,我们老一辈都过得很辛苦。现在他还吞我们帮派的钱,你说,让我们怎么咽的下这口气!”祝彪甩了甩脸,恼怒道,“何况他还玩了我的妞,还要连夜私奔,现在也背叛了你!你说,这样的人是不是该死呢!”说起来,祝彪的愤怒的掏出手中的枪,抵住石岐的脑袋。

  也就在差不多同时,大风的枪也抵住了祝彪的头。双方形势一触即发。

  “大风,住手!”伊兰怒喝道。

  “兰姐!”

  “放下枪!”

  大风乖乖的将枪扔到地上。立刻有人将枪拿走。

  “二当家,你说,你要怎么样才肯放人!”

  “既然兰姐你说情,那就两件事,于私,他上我的妞,我要五百万了事;于公,他私拿公款,我给他一枪,如果他能活过来,就算他命大!”

  “600万,把May也给我!”伊兰如愿看到祝彪露出贪婪的神色。

  “好,兰姐爽快!”祝彪呲牙狞笑,平白多了一百万进帐,可以买很多妞了,谁还知道阿May是谁!

  伊兰给大风使了个眼色放了May.那个女人一被松绑,马上惊恐的看着伊兰和大风。伊兰冷冷开口。“现在石岐与你应该两不相欠了,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

  May迅速的跑出去,头也不回。伊兰在大风用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找人跟着他……”

  祝彪摸不清她的套路,突然想起还有一枪要结果石岐,便随即掏出枪。“现在我要开枪了,把那个贱男人给我带上来!”

  几个人将他脚部松绑,绑到柱子上。这个时候祝彪也用绷带封住了眼睛。

  伊兰心里知道,帮里想给人机会都是用绷带遮住眼睛,然后开枪,不过祝二当家年轻时曾经是警队射击队的,可以达到听声辩位。所以石岐要想躲过,几乎是不可能的……

  石岐眼睛看不到,只能听到伊兰走过来,在他耳边轻声说,“石岐,不要怕,我们很快回家了!”随即他感觉自己的耳朵也被人用耳塞堵上,他心里有个不好的预感,甚至能想象到伊兰对他说话时候,嘴角绽开的那抹柔柔的笑容。

  “砰!”枪响的声音响起,石岐听得模糊,很快感觉到一个人趴在他的身上,随即起身。

  是谁?替他顶了子弹?然后是祝彪的大呼大叫声音,还有很多人细碎的脚步声,隔着耳塞都能听到,过了不知多久一片安静。可是伊兰呢?她在哪里?

  眼布被揭开的一瞬间,双眼被强光刺到,他蹙了蹙眉头,手脚终于可以动了。

  “石大哥。”是大风的声音。

  “伊兰呢?”石岐一把拔出耳塞,抓住他问道。

  不远处一个人躺在地上,石岐慢慢走过去。她身穿一身大红旗袍,后背中了一枪,猩红的血落在地上,淌成一片。

  “伊兰!”石岐解开身上束博,从地上将她抱起,满地的鲜血映红了他的眼,伊兰脸色苍白的牵出一朵笑容“这下子,你不用觉得我是因为要报恩才……才嫁给你了吧!”

  “你别说了,别说了……”石岐拼命按住伤口,可是血却不断的往外涌出。“我错了,对不起,伊兰,我错了……”他将头埋在她的发间,眼泪混着她的血留在伊兰的脸上。

  “别哭,傻瓜。”伊兰抹了抹他的脸。“一把年纪,还……还哭鼻子……我……我相信你,永远都相信。”

  石岐说不出话,满心都是恐惧,心疼,愧疚,多重心情交杂,一时哽咽不已。

  伊兰努力扯出一个笑容,用手拂上他的脸“别哭了,我告诉你个秘密,其实我……不怕疼的!”

  石岐根本以为他在逞强,心像被人一刀刀割着一般痛楚,摸摸她苍白的小脸,柔声安慰道“救护车马上就到,马上就到,你坚持一下。”

  伊兰眼前终于有些模糊了,她半闭着眼道“石岐,我有些困了,睡一会儿……”

  “伊兰……”石岐的声音仿佛从很远传来,然后就是很多人跑来跑去的声音。感觉有人将她抬到床上。还有很多人很吵的说话声,意识消失了……

  …………………………………………………………………………………………

  暗黑的夜仿佛无穷无尽,May 一路狂奔,仿佛生怕后面有人追她似的,终于跑到一个黑色大门前,他惊慌失措的敲门,还在不停的左右看。

  两个月前,May在酒吧里认识了一个男人--Vision。她被他的多金帅气,嘴甜舌滑所吸引。在她知道他的身份后,更是决定要好好抓紧这颗摇钱树。她本来认得“干爹”就是台湾帮响当当的第二把交椅。所以当知道Vision要夺权时候,便义无反顾为他规划筹谋。如今计划失败,Vision答应过,会送她去国外。

  想了想,她继续敲门,终于,门开了,一个穿着睡衣的男人寒着脸,冷冷的看着她。

  “Vision,我被他们发现了,快,我们快跑吧,他们,他们会杀了我的!”

  男人冷冷的甩掉她的手,May没有站住一下子倒在地上,Vision蹲下用两个手指夹起她的下巴,阴森道“我让你杀了石岐,你说要让他生不如死!现在计划失败了,你跑到这里,恐怕就连我的行踪也被暴露了。你说,你这样没脑子的,我留着你干什么呢?”说罢狠狠将她摔倒地上。

  她被说的愣在原地,眼看大门在他面前要关上,她蹭一下从后面抱住他,“别这样Vision ,你知道的,我那么爱你,不如你再给我机会,我会好好做的,真的会好好做!”

  Vision转过头,她立刻站起身抱住他,“对不起,你给我个机会,我会好好做,别不要我……”

  Vision看了看远处一闪而过的人影,叹了口气,伸过手抱住她,温暖的怀抱让May心头一紧,可是口里的话冰冷的可以“我生平最讨厌死缠烂打的女人!”

  May疑惑的看着他,再低下头看着自己胸前的枪眼,仿佛他在思考着他话中的意思。很快的,她便倒在地上,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手帕,擦了擦这柄短口径手枪上的血渍。蹲下对着还在地上抽搐的女人,拍拍她的脸,冷冷地看着她口中的血大口大口的吐出。

  金色边眼镜反射出眼角的冷光,“你让她受伤,我怎么能放过你?对我来说,她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人。你不懂,你们都不懂……”站起身,闭上眼,那个纤细的身影撞入脑海里。

  手机却在此刻不合时宜的响起,他接起,“恩,好的,我明天就飞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